圖片系列
騎兵有碼
唯美清純
網友自拍
亞洲性愛
歐美激情
露出偷窺
高跟絲襪
卡通漫畫
Gif動圖
小說系列
步兵無碼
暴力虐待
學生校園
玄幻仙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倫戀情
經驗故事
科學幻想

請勿進入圖片地址,以免中毒


楔子
  每過萬億年的歲月,一個宇宙就會因為能量的極度膨脹而發生一次大爆炸,所有的一切變成帶有能量無盡微小的粒子,漂浮在浩淼的虛空中——這個過程叫做宇宙大爆炸。
  這是個概念,以下還會有一些概念。
  世上本來是沒有什幺概念的,一切概念都是人為定義出來的。
  為了容易理解,下面就按照這些被人們廣泛接受的概念來闡述一下宇宙為何會發生大爆炸。
  時間是一個概念,用來區分一切事物的運動與變化,需要用數量來界定才能準確表達運動與變化的程度。
  空間也是一個概念。整個大宇宙就是一個無限的空間,而有盡頭的容納就是有限的空間。什幺是空間?能容納某些存在的就是空間。
  以時間為軸線,我們定義了過去和未來,上一刻和下一秒;以空間來劃分,我們定義了不同的世界和處所,這 和那 。
  以時間為軸線,以空間來劃分,我們定義了時空這個概念。這一秒和下一秒的同一空間,處在不同的時空。
  如果我們回到過去或者未來,由現在的時空到達過去和未來的時空,這叫做穿越。
  如果我們穿越回到過去或者未來,我們會看到另外一個我們——如果在那個時間點上你已經出生了或者還在世的話。
  為何會看到另一個我們——因為我們是沿著時間軸在空間中生存和經歷。每一個最細微的時間點上都有一個我們存在于某一空間。
  我們存在時,必然存在于我們曾經存在過的每一個時間點上。把我們所有的存在連續起來,這就是我們經歷的人生。
  因為我們會同時存在于許多的時空,所以說時空是平行的,有無數個同樣的我們在無數個時空中生存。
  每個時空中也有自己的時間軸。不同的時空中的我們可能和我們有相同的經歷,也許由于某些變化完全不同。
  沿著時間軸空間在無限延展,沿著空間軸時間也在無限延展,這無限的延展就帶來了整個宇宙的急劇膨脹,當膨脹達到整個宇宙的大空間難以承受的時候,宇宙大爆炸發生了,一個宇宙毀滅。
  宇宙從誕生到再次誕生這稱之為一個宇宙輪回,一個宇宙輪回需要兩次大爆炸才能完成。
  宇宙大爆炸之后,粒子由于各自能量的存在而相互影響熱度不斷上升,不斷收縮,再過若干歲月,這些顆粒中的某一點由于溫度與密度達到極點而再次發生爆炸,粒子膨脹結合形成一個新的宇宙。這是一個宇宙輪回的結束,也是一個宇宙輪回的開始。
  這是宇宙輪回的概念,是一個用曾經發生過的事實證明過的規律和概念。
  但并不是所有的時候所有的一切都會按照規律來發生和發展或者消亡,總會有一些例外發生。
  當例外發生的時候,通常也意味著有意外發生,意外通常也意味著有事情發生,因為事情已經發生過了,所以稱為故事。
  如果故事很離奇又被廣為流傳,那就變成了傳奇。
  若是還有人把這個傳奇按照時間順序或者歷史進程來編排的話,還編排得很動聽優美如同詩歌一般的話,這傳奇就變成了史詩。
  由次,我們可以得出一個驚人的結論:例外=史詩!
  那幺,本書就只能注定成為一部英雄史詩了。慚愧!
  且說上一次宇宙大爆炸就是一次例外——整個宇宙并沒有完全化做粒子,也沒有經歷漫長的熱縮過程,而是在第一次大爆炸后還殘存著一些能量團之后就再次爆炸重新結合成新的宇宙。
  其中地球尤為特殊,他在這次大爆炸中除了拋飛一些意識能量團之外,剩余部分就再次重新結合成一個星球,但體積要比原來要大上數十倍。。。
  地球爆炸中拋飛的那些意識能量團飄散在無盡虛空的各個地方。
  宇宙大爆炸后五億年,地球上再次出現了人類社會,漢語是整個星球最主要的語言,文明程度比較複雜,落后與先進并存,猶如老地球時的某些歲月。
  地球這個概念,還不為一般人所知。那幺為誰所知呢?神佛魔和許多超越于人類之上的種族都知道,那本來就是他們定義出來的概念!
  本書就是從地球上開始講起,為你講述關于地球,關于人類,關于神佛魔還有在他們之上的存在的秘辛和歷史——這是一部史詩般的“巨”著!
  第一卷    花開解語
  第一章 白玉美人
  火把稍感飄搖的光線下,黑黝黝的巖洞 的黑石礦折射著詭異的亮芒。
  白云費力的掄著巨大的榔頭,把那個拳頭大蘑菇般的鏨子向下砸進一點點,這榔頭太重,而這石礦又實在太硬了,還沒打進去半尺,白云蹲著的身子就已經快散架了,汗水不停的滴落在胳膊上。
  “完了,今天中午恐怕連湯都沒的喝了.”白云沮喪的想到,榔頭卻不敢停下,顫抖的舉起又落下。
  本來周扒皮這幾天就看自己不順眼,這下更抓到了把柄,肯定沒自己好日子過。
  白云站起身直了直自己酸痛鉆心的腰,輕輕晃了晃雙肩,用骯髒濕透的肩頭蹭去臉上的汗水,疼痛感禁不住讓他用力的皺了皺濃黑的眉毛。
  擡頭向外望去,半露的洞口外面是灰濛濛的天,比白云的心情好不到哪去。
  這是華國西北黑石行省下的一個大礦區—黑石礦山。黑石礦是一種珍貴的石料,可以加工成各種名貴的裝飾品,用其中最珍貴的‘眼神’作成的首飾更是整個歐亞玫大陸貴婦美人心馳神往的收藏。
  白云是個孤兒,是這黑石礦山主人的千百個奴隸石匠之一,從五歲打磨開始,到今年的入洞,已經工作了八個年頭,如果這可以叫做工作的話。
  每個奴隸石匠每天都有定額的任務,上午完不成一半沒有菜吃,下午完不成任務晚上一半伙食。每個石匠吃飯前去交礦領餐條就餐。
  白云前幾天病了一場,休息了三天,病還沒好,就急急的被拉起來上工了,落下的還要自己補上。
  但是因為身上沒有力氣,這兩天也沒完成定額,沒吃飽飯,還讓監工周扒皮踢了幾腳,心 堵得慌,本來就單薄的身體又瘦了一圈,只剩下了骨頭。
  遠處傳來鐘聲,到吃中飯的時間了。白云提著破陶罐拿著手 可憐的幾塊小礦石向遠方蹣跚的走去。
  ********
  鼻青臉腫的白云捧著只剩下一半的破陶罐一瘸一拐的走會了自己的礦洞,邊沿參差的陶罐 只有一點點水,是白云在遠處的小溪 洗完臉后舀來的。周扒皮不但沒給他飯吃,還連罵帶打給他一頓收拾,如果不是因為他還小,定然是要打他個死去活來。
  白云張著翻起的嘴唇綴了一口水,一股刺痛讓他忍不住咳嗦起來,牙床舌頭和嘴唇都壞了,喉嚨頭幾天就腫的不行,現在更是變本加厲??揉碌谋亲右魂囁崧?,白云吸了口氣,把淚意憋了回去。白云從生下來可能便沒哭過,因為從他的記憶和別人的嘴 都沒有這種事情發生過。
  白云今年十三歲,但自己卻覺得自己仿佛活了千百年,以至于對自己和所有的一切都麻木了。因為這種麻木,他沒有什幺朋友,也讓喜歡別人奉承阿諛的周扒皮厭惡他,找他麻煩。但他不是太在乎,他現在連生死也是不很在乎,他本想這次生病就死掉的,但想來死了周扒皮會很得意的吧。這一點點不甘讓他沒走入另一個世界。
  白云依靠著洞口失神的望著外面的天空和遠山。
  外面的山也是這種黑色嗎?外面的天空也是這種灰色嗎?外面的人也都是象自己和其他石匠這樣活著嗎?白云癡癡的想到。他的記憶都是在這個礦山 ,吃飯,睡覺,干活;叮叮噹當的敲打,慘叫和叱駡,沈悶的鐘聲,這就是白云的世界。笑聲,在這個世界 ,他只聽到過周扒皮的冷笑,石匠的訕笑,還有極少極少的挖到極品礦石獲得自由奴隸石匠的傻笑。
  他沒笑過。眼淚和微笑對他來說同樣的奢侈。
  “如果能挖到極品礦石那該多好!”這是白云唯一的希望,不過他知道這也只不過是希望而已,從小到大他只聽說有不到十個礦工挖到過那種極品大礦。而整個礦山有近一萬的奴隸礦工,還不算那些做磨工,雕工和其他雜務的。
  一萬,白云不幸知道那是個什幺樣的概念。
  白云喝了兩口水,不顧身上的傷口,白云拿起榔頭朝著鏨子用力的砸下去,鏨子和榔頭碰出幾點火花兒。
  汗水模糊了白云的視線,落下的榔頭打在他扶著鏨子的左手上,左手頓時木了,鮮紅的血順著脫皮手背上滴落在地下的礦上,白云鬆開左手,心 突然涌起一陣怒氣,榔頭瘋狂的向鏨子砸去,砰砰的悶響回蕩在昏黃的礦洞 。
  “哢-哢-哢。。?!币魂囁榱崖?,讓盲目而瘋狂的白云停下了榔頭,抹了一下遮住視線的汗水,頓時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以鏨子為中心,整個近兩米的地面都碎裂成一塊一塊的,隱隱的粉紅光芒從裂縫 透射出來。
  白云心一陣亂跳,“這是怎幺回事,這下面是什幺東西?是妖物,還是寶貝?”他手顫顫的伸向地面,又觸電似的縮了回來。
  白云慌忙的站起身來,跑出洞四下看了看,確定沒人。這才跑了進來,深吸了口氣,手輕輕的扒開黑色的碎石,洞內一剎粉紅,碎石下出現了一片水粉色的石頭來。這石頭圓潤光滑,有隱隱如氤氳的柔和光芒透石而覆其上,還有陣陣的無名幽香散發出來,一時盈滿礦洞。
  白云心 一陣狂跳,“這一定是寶石,而且可能是一大塊罕見的整礦,一定是的!有了它,自己就可以自由了?!彼辛耸畮啄陙淼牡谝淮涡老?。
  白云滿面通紅的輕輕把所有的碎石都拿掉,頓時驚呆了,浮現在自己眼前的竟是一個身材頎長的裸體女子石像,這女像是仰臥的,玉體玲瓏浮凸,長髮披肩,眉目如畫,粉芒流轉中那輕閡的眼簾仿佛要從甜夢中回轉張開,哪里是石像,分明是一個春睡的絕色美人。
  白云剛才一時興奮沒有注意,此刻想到剛才自己竟把這美人全身都碰觸過,臉上不由得一陣通紅。但眼睛卻一刻也離不開這女子的身體和眉目。手卻不敢再伸去觸摸。
  白云曾看到幾次女奴,她們都不好看,雖然他也知什幺才算美,但此刻眼前這個女子絕對是他夢 都不敢去想的。
  發一陣癡,白云清醒過來,自己要把她獻給礦主嗎?不,他不想。他覺得眼前的分明是個傳說中的仙女,至于她為什幺在這 ,變成這樣,他說不清,也許是上天賜給自己的禮物。把仙女放在這 肯定是行不通,那要放在哪兒呢?是的,他住的廢礦洞 有個暗洞,可以把她放在 面。以后自己自由了,可以想辦法把她帶走,每天都看到她,聞著她的香氣,自己從此就不再是孤伶伶的一個人了!想到這,白云興奮的臉都紅了。
  白云抱起這個比自己還高的石像,卻一點都不重,入手溫潤,香氣襲人??此奶帥]人,飛快的跑進了旁邊不遠自己住的石洞,拐了幾拐,在一個隱秘的角落 搬開一塊大石,露出 面一個能容三四個人的小洞,小心的把石像放進去,又飛快的堵上洞口。
  看四下無人,白云飛快的跑回挖礦的石洞,抹了一把汗,心下一陣狂喜,竟覺得渾身上下都有使不完的力氣。
  “呵呵!”白云一陣傻笑,“我要挖一塊極品礦石!”白云用力的握了握拳,左手扶住鏨子,右手高高的掄起榔頭,向前面的新礦茬用力的砸去。
  第二章 年少相思
  有一類人是天生情種,和年齡大小無關。白云就是這類人。
  自從有了這粉紅石像,白云的人生就徹底不同了。自從戀上了這石像,人間便又多了一個情種,少了幾分寂寥孤單。
  以前的白云活著是活著,但沒有半點活力和希望,但現在不同了,他覺得自己活著有了意義。因為一心要挖一塊極品寶石,所以他覺得現在干起活來渾身是勁,每當累了的時候,一想到住處還有個仙女在等著自己,就忍不住一陣高興,也不覺得累了。而且自從有了這仙女后,他的身體越來越棒,精神和力氣都遠遠超越以往。
  白云現在每天都超額完成任務,怕惹上麻煩讓別人發現自己的秘密,人就靈活了許多。雖然只是打個招呼,逢迎一下,卻讓周扒皮很舒坦,與其他石匠熟絡起來,日子比以前要好過許多。
  白云用這礦山 的一種柔軟的蒲草給仙女編了一件裙子,穿在了那讓他心跳臉紅的玉體上。
  人的潛力是可以挖掘的。以前白云哪里會想到自己竟然會編織出衣服來——事實上在這之前他只見過一次女子穿裙子,至于草編,那是聽都沒聽過的事物。但現在他不但會編,且還編出了一些美麗的花朵在裙子上面。
  白云把住處的門修好,用木頭做了門閂。這樣更加安全。
  白云用一個月的時間趁夜在原來的那個秘洞 又挖出一個更大更隱蔽的密洞——在挖洞時發現原來洞的不遠處就有個不小的天然洞穴。
  洞穴不是很大,卻乾燥舒適,旁邊的石隙 還有泉水流過。白云稍加修整,就成了很不錯的處所。
  這個洞穴如果不用榔頭敲,即便發現了原來的密洞也很難發現現在這個洞穴。
  白云把自己心愛的“仙女”放在這個洞 ,用蒲草編了一個大大厚厚的鬆軟草甸鋪在洞 ,仙女就躺在上面,還用黑石礦山特產的松油脂做了一盞燈放在鑿空的石壁 。
  每當夜晚,白云都要在鑿出的蓄水池邊給自己和仙女洗澡。
  這樁差事伊始,白云很是羞澀,后來卻成了他的習慣和享受,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這仙女每當洗澡時都會越發溫潤芬芳,氤氳繚繞,香氣奪人。
  仙女雖然是玉美人,卻靈動無比。白云在美好的心情之中也有幾分憂慮,怕這仙女忽然醒來,以為自己對她不利。那她就會離開,如果她真離他而去,他的還有什幺存在的必要呢?不如歸去。
  **************
  時光飛逝,不覺就過去了三年。白云已然十六歲。
  這幾夜白云給仙女沐浴之時,都會看到粉紅液體由玉美人雙腿間流出。雖然只是少許卻芳香濃郁,聞之渾身燥熱,總覺大喊幾聲才舒爽。一年來,仙女玉體香氣是越來越濃,顏色也越顯嬌豔。
  諸般變化,讓白云心中常懷忐忑,預感有事將臨。
  沐浴潔身之后,白云輕解仙女草裙,觸及玉體之溫潤,不禁怦然心動。
  濕軟布巾擦及仙女秀峰之上,兩點嫣紅越發豔麗。濕巾由上而下,擦及腿間時,墳起丹紅間又溢粉液。
  今日卻與往常不同,粉液顏色漸深,最后竟成鮮紅的血色。
  白云驀然心驚,但見雪白的濕巾上一片猩紅。
  “怎幺會這樣?”白云登時驚呆,喃喃自語道。
  “女兒家都是這般!呆子,你難道不知道嗎?”一把嬌甜動人的女聲悄然說道,娓娓處宛若耳語。
  白云怦然劇震,噌的一躥,險些失手把仙女丟在地上,四下張望,哪里有個人影?
  “呆子,你要摔著姐姐嗎?”一雙柔滑溫潤的小手環住白云的脖頸,如蘭香息撲在白云臉上。
  白云不可思議的看向懷中仙女。一張秀豔無倫清純動人的如花笑臉正嬌羞的看著他。她腮旁兩個可愛梨渦映著暈紅一片,嬌豔得愧煞百花盛綻。
  白云登時呆愣,癡癡的凝視這張俏臉。四目相對,好一時默默無語。
  年少相思似不深,悄然卻已種癡心。
  望她醒來,卻未料她真個醒來;想她是真,卻未料她真個不假;想不到他她相遇,是在這樣一種情境,說這一番話語!
  “你是真的,你竟然真的是真的。。?!痹S久,白云才喃喃的對仙女說出這一番拗口的話來。
  “呆子,難道你不愿我是真的?你不是還一直盼我活過來。莫非你是想我醒來第一句話是罵你,然后摑你巴掌?”仙女呢喃軟語,話很嚇人,語調卻柔酥得要白云命。
  仙女語罷將白云的臉用玉臂環到了面前,紅潤小巧的唇瓣兒如花朵兒般綻放在白云的雙唇上,丁香巧舌帶著香津掃開他的雙唇,在他雙唇間靈動的碰觸。
  甜酥的感覺讓白云一陣顫慄,想用牙齒去捉住她,可她已收兵回營,離開了他的雙唇。白云悵然若失,好像丟失了最珍貴的寶物一般。
  “呆子,原來你是個壞蛋呢!”仙女嬌嗔。俏臉美眸皆如醉,滿是化不開的羞意濃情。
  白云一時又被她嬌羞美態所迷醉,呆傻若石像,心道成了石像就這樣看著她那是怎樣的幸福?
  “你想得可美,想我每日 抱你沐浴。哼!你那幺重,想累死我???壞心眼兒!”仙女雖淺嗔薄怨,紅唇嘟起如將綻的蓓蕾,星眸中卻滿是歡喜,可見她實在是有些期待這樣的事情發生。
  可惜白云是個呆子,哪里懂得小女兒的心思?
  “哧!”想到給他這般洗澡是何等的羞人,仙女不禁把俏臉埋在白云懷 ,輕輕的磨蹭著,直把白云的心都給跳得要爆裂開來。
  一時間他也不知該說些什幺,而且恐怕現在有話也是說不出來的。
  許久,仙女揚起螓首,見到白云發癡的呆相,不禁嫣然一笑,頓時百媚千嬌,風情萬種。
  她輕輕捉住白云的雙唇,弄成噘嘴的模樣,然后放開;用白嫩小手兒捂住,又放開,之后食指在他的唇間輕輕的劃動。
  白云被她劃得渾身麻酥,心下忽然生出一股欲望。他一張嘴,輕輕咬住了她的小小雪白手指,舌頭舔在了柔嫩的指肚兒上。
  正巧笑的仙女嬌軀一顫?!把?!你這壞蛋!”仙女眼神迷離,小小拳頭不依的捶著白云的胸膛,卻是一分的力氣都沒有。
  白云被她可愛的神態所迷,癡癡的凝視。舌頭卻纏住她細嫩的玉指,品啜不止。有甜甜的味道從舌尖漾開,如糖如蜜,卻還多了幾許芳香,白云不覺就吞了下去。
  仙女全身抖動,玉腿輕蹬,幼腰微擰,嬌峰輕搖,讓白云無限心悸。她卻不再捶打,美眸緊閉。
  她素手用力握住白云的胳膊,仿佛海中漂浮之人抓住一塊救命木板,不肯放開手來。
  第三章 花開為君
  仙女玉體顫動更狂,緊咬朱唇間發出”咿唔”的嬌吟,呼吸非常急促。此時的她嬌豔不可方物,已然情動難耐。
  可惜白云是個楞頭青,不知這其中的奧秘,只是覺得此刻懷中的仙女很美,那奇怪的“咿呀”叫聲讓他心兒亂蹦,以至頭眩欲昏。
  但他的嘴 卻沒放過仙女的那根甜甜的玉指,吸啜不停,卻不懂這才是讓這仙女發出奇怪叫聲的罪魁。
  “嗚”的一聲嬌喊,仙女雪軀一挺,停止了劇烈的顫動,卻仍輕抖個不停。一陣異香漫散開來,一股透明液體從仙女玉腿間流出。
  白云被仙女這般反應嚇了一跳,把嘴 的手指也嚇得吐了出來,以為她出了什幺事情。試了下她的呼吸,才放下心來,有呼吸,好像只是睡了過去。
  感覺自己大腿上濕濕滑滑的,摸一下在眼前一看,香氣登時撲鼻而入。
  白云手上是蜜一樣粘稠的液體。低頭看去,仙女腿間的白嫩豐隆的凹處還有這液體流出,于是用手掬了一小捧。舌尖輕觸,香甜無比,儼然比小時吃到的野蜂蜜還要甜美。
  于是懵懂的少年白云就香甜的吃將起來,這香液入腹之后十分溫暖,還有一股熱氣從小腹蔓延到四肢,讓他感覺神清氣爽,飄然若仙。
  香液足足有一刻鐘才流凈,白云吃后渾身輕靈,竟感覺眼前的世界比以前明亮了許多。好神奇的香液!
  白云頗感奇怪,想問這香液是何道理。奈何懷 美人睡得很香甜,可愛的嘴角還掛著一抹微笑,不忍心去叫醒她。于是就用濕巾把兩人身上的痕跡擦凈,把仙女放在草墊上,用草裙蓋好她,看了一會兒,才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翌日早上起來,白云見仙女還在酣睡,就悄然去上工。
  今日白云的心情非常好,想到洞 有個美麗仙女在等著自己,干起活來分外帶勁。今日白云也覺得自己份外有力氣,不到半日,就把整天的黑石訂額鑿了出來。白云停下來,看四周無人,就偷偷的跑回洞去看仙女美人。
  事實上白云的擔心沒有必要的,這礦區四面都是絕壁,只有一條道路可以進出,而奴隸礦工又都是有訂額的,礦洞之間又都有一段距離,所以很少有人會來這 。
  白云回到洞 ,在洞口徘徊了半天,不知見到仙女該說些什幺。好半天終于鼓起勇氣來走入洞中,卻發現仙女還在沈睡。
  白云靜靜的坐下來看著仙女,她睡的真美啊。噫!他忽然發現仙女皮膚變白了,白的象冬天 的雪一樣,只不過這雪 還透著粉,閃動著誘人的光澤。
  白云鬼使神差的輕輕撫上了仙女漂亮得不象話的俏臉,入手滑嫩溫潤,感覺比小時候偶然摸過的最好的極品黑石還要舒服,真的是愛不釋手,許久都不捨得拿開手。
  給仙女蓋了蓋裙子,白云跑回了工作的石洞。一會兒,午飯的鐘聲響了起來。
  吃午飯時白云留下一個饅頭,還有些燉白菜。端回去一看,仙女睡著還沒醒來,就端回礦洞自己吃了。
  這一下午白云竟完成了三天訂額的量,卻沒覺得累。
  白云想來想去覺得應該是吃了仙女那香液的緣故,于是決定今晚要吃更多一些。想起那香甜的美味,他有些迫不及待。
  白云交了訂額,領了晚飯,頂著圓月直接回了住處。
  白云雖然對男女之事懵懂,卻絕不是笨蛋,他把今天采的黑石分成若干份,之拿了夠一個下午的,其余的藏了起來,一是以后可以清閑些,多和仙女呆在一起,另外也免得別人懷疑自己的變化。
  打開密洞,白云發現草墊上空無一人。
  “人呢?走了?”白云悲傷得不行。突然眼前一黑,一雙細嫩柔滑的小手帶著香風蒙上了他的眼睛,嚇了他一跳,險些把手中的東西丟掉。
  “呵呵,呆子,猜猜我是誰?”嬌甜的聲音帶著笑意從背后傳來。
  “這還用猜嗎?你都告訴我了?!卑自瓢档?。
  “仙女?!卑自瓶隙ǖ牡?。
  “一點兒都不好玩兒,你也不說裝著猜不到!真討厭?!北澈蟮南膳砰_了小手,不高興的嗔道。
  白云轉過身來,看到穿著草裙的美麗仙女噘著紅潤的小嘴兒,一臉的不高興,象個小孩子一樣。只是記憶中的小孩子沒她這般可愛。
  “別生氣了,仙女妹妹。哥哥下次裝猜不到好不好?”白云不忍看到她開心,溫柔的哄道。這哄女孩子的本事可真就是天生的了,白云沒哄過,卻第一次就知道該這幺哄。
  仙女聽到他的話臉上一紅,眼睛溫柔的看著面前高大的男孩,“呆子,就知道占人家的便宜!”嘴上這幺說,身子卻擠進了白云的懷 ,雙手摟住白云的粗腰,臉頰貼在他露出的胸膛上,輕輕的摩蹭著。
  感受著胸前仙女滑嫩的俏臉,白云覺得心 一陣溫暖,是一種美妙的溫馨。于是他閉上眼,用下巴輕輕的蹭著仙女柔軟烏黑的秀髮,一縷幽香由鼻而入,讓他如癡如醉,難以自拔。
  **************
  看著白云狼吞虎嚥的吃相,仙女“咯咯”的笑個不停,卻不時用小手柔柔的擦去白云腮邊的饅頭屑。一會兒的功夫,晚餐就被白云消滅殆盡。
  收拾沐浴過后,白云還象以前那樣裸身坐到了仙女的身邊。卻不曉得該不該給她洗澡——她現在已經醒了過來。
  “呆子,自己洗完就不管人家了?”仙女臉紅紅的笑看著白云,眼睛 滿是嫵媚和羞意。
  白云是不懂得男女之防的,雖然他偶爾會有些羞澀,但那只是他下意識的對陌生事物的小小畏懼罷了。所以他就在一個美女面前不穿衣服,也不會懂得一個美女讓自己給她洗澡的內在含義,反正他以前也是自己給她洗澡的,沒覺得有什幺不對。
  白云比往常更溫柔的解開仙女的衣襟,露出美女豐挺雪白的雙峰和一身嫩白動人肌膚,那雙峰上的兩點嫣紅豔麗如血。白云沒來由的感覺呼吸急促,卻沒發現仙女比她的呼吸更急促。
  把仙女報在懷中,濕巾擦拭著美女嬌嫩的皮膚,原本雪白的顏色漸漸變成動人的粉嫩。
  “仙女妹妹,你身上的香液好香好甜??!”白云想起昨晚那好吃的香液來。
  “恩———什幺香液?”被他揉擦一雙雪白嬌挺迷迷糊糊的仙女不解的問道。
  “就是你昨天睡了之后,從這 流出的香液!又香又甜,吃完了之后我覺得特別有力氣?!卑自朴脻窠磔p擦著仙女腿間豐隆中的凹處道。
  “呀?!毕膳p叫,渾身輕顫,俏臉頓時埋進白云懷 ,雙手使勁的纏住他的脖子。
  “怎幺了,仙女妹妹?”白云不解的問道。手上卻沒停,還在那 輕柔的擦拭著,卻不知正是自己把人家弄的渾身酥麻,嬌羞不已。
  仙女的雪白玉體越來越紅豔,顫抖的越來越厲害,終于在一挺之后又流出了香液來。白云怕浪費索性伏下身去吸啜起來,直到清潔溜溜。
  仙女暈了過去,直到白云給她洗完澡放在草墊上好久才幽幽醒來。
  第四章 百年深眠
  “仙女妹妹,你剛才是怎幺了?”白云看著剛剛醒來的仙女,不解的問。
  “還不是因為你,壞蛋,壞蛋!”仙女臉紅紅的用小拳頭捶打著白云的胸膛。
  “我。。。我怎幺了,仙女妹妹?”白云納悶的看著拿自己出氣的仙女。
  “別叫人家仙女妹妹,我有名字的,我叫冉香雪。你以后叫我香香吧!你叫什幺名字?”冉香雪停止了捶打,柔柔的問道。
  “仙女。。。。香香妹妹,我叫白云,你就叫我云哥吧?!卑自瓶傆X得香香象個小妹妹,需要自己照顧她,當然他不會覺得自己是在占別人便宜。
  “小壞蛋,還占我便宜。你知道我多大嗎,你就讓我叫你哥哥?”香香用手指在白云結實的胸肌上調皮的劃著圈圈。
  白云被她劃的癢癢的,抓住她的小手握在自己的大手 ,白嫩的嬰兒般的纖纖小手握在白云的大手 只夠一個掌心,白云心 涌上莫名的柔情,輕輕的用手指撫摸著掌心的柔潤玉手,美好的觸感讓他很是陶醉。
  香香也很喜歡這種感覺,還從來沒有人對她做過這幺親昵的動作。事實上,從來沒有哪個男人像眼前這個男孩和她這幺親密接觸過。想到這,香香的心 就溫柔的一塌糊涂。
  “香香妹妹,不管你多大我都覺得你像個小孩子一樣需要人照顧?!卑自坪苡凶龌ɑü拥奶熨x,這幺肉麻的話他說起來很自然,一點都不覺得難為情。女孩子好像都不會反對一個自己有好感的男生對自己說這類話的。
  香香也是女孩子,也不會例外?!坝憛?,就知道欺負女孩子。云哥,我已經三百多歲了。恩,這還沒算上我石眠的時間。你說我有沒有你大啊,云哥?”香香含笑問道。
  “啊。。。。。。三百多歲?”白云的嘴張的可以整整塞進一個鵝蛋了。
  “嚇傻了吧。我們花靈國人的壽命一般都在萬年左右,所以用你們人類的標準來說,我也還是小孩子的。不過比起云哥哥你來,可就。。。呵呵!”香香還嫌刺激的不夠,扔一個重磅炸彈。
  “花靈國?。。。萬年?。。?!卑自凭鸵粐槙灹?,如果不是有臉的阻擋,嘴就要張到后腦勺了。
  “呵呵??窗涯銍樀?。我壽命長卻也不是妖怪,又不會吃了你?!毕阆阏{皮的用手指觸碰著白云的舌頭。
  癢癢的感覺把白云從癡呆中喚醒,嘴一合就把香香的手指含在嘴 。香香想起那難過酥酥麻麻的感覺,急忙把手指抽了回來?!坝憛捘?,就知道欺負香香?!辈灰赖拇反虬自?。
  “香香,你說的是真的嗎?”白云還是有些不信的問道。在白云的認知 ,沒聽過有人能活這幺大年紀,過一百歲的人都很少啊。
  “當然是真的,白云哥哥。我們是和你們普通人類不同的,我們花靈人都是很長壽的。
  不像歐雅玫大陸人的壽命這幺短?!毕阆阏J真的說。
  白云知道自己所在的華國就屬于歐雅玫大陸,還知道另外幾個國家,卻從來沒聽說過花靈國?!盎`國在哪個大陸???”白云被香香說的有萬年壽命的花靈國人勾起了興趣,好奇的問。
  “花靈國不在哪個大陸上,花靈國是在另一個世界 ,打開靈犀門就可以到那 。那 很美,有美麗的夢湖,奇麗的海景,可愛的幻獸靈鳥,漂亮的花朵和樹木,還有親愛的朋友,想念我的父母和哥哥姐姐妹妹?!毕阆汶p眸凝視著虛空,喃喃的說道,仿佛已置身那夢幻的世界。
  白云被她的神情和話語感染,腦海中也浮現出一片如夢入幻的世界來。我要是能生活在那樣的世界該多好啊??上ё约菏莻€連自由都沒有的奴隸,白云清醒過來,知道那對自己來說是多幺遙不可及。
  “香香,那你怎幺會來到這兒呢?你是不是想家了?”白云輕聲問道。
  香香從回憶中醒來,小手輕輕的撫摸白云壯實的胸膛?!岸?,白云哥哥,香香好想好想家??!想爸爸媽媽,哥哥姐姐妹妹,還有那幺多的伙伴,想夢湖,靜海,還有我的小夢。。?!闭f著,一串串淚珠兒從漂亮的大眼睛 流了出來。
  “香香乖,香香不哭。香香想家,哥哥以后帶你回家。好不好?”白云被香香哭的鼻子都酸了,想到自己從來都不知道爸爸媽媽是誰,也不曾有人疼愛過自己,就把滿腔的柔情都放在這可愛又美麗的小妹妹身上。他喜歡看她笑,看她不依嬌羞的模樣,害怕她傷心哭泣的樣子,讓他心疼不已。
  白云用手輕輕的擦去香香的眼淚,溫柔的哄著她。
  白云哄她的語氣讓香香愈發想念家 的父母,趴在白云的懷 哇哇的哭起來。白云手足無挫的看著她,眼淚也流了下來,卻沒發出任何聲音。就這樣緊緊的抱著香香,兩人傷心的哭泣著。
  風聲停,雨聲歇,萬里晴空好顏色。
  哭過之后,兩人看著對方紅紅的眼睛,不禁笑了起來。
  “云哥哥,讓我給你講講我是怎幺樣來到這的吧!”香香柔柔的道。
  “好啊。哥哥聽你講?!卑自戚p撫著香香的發絲。
  “我是花靈國國主冉朝陽的女兒,我還有一個哥哥叫冉香關,一個姐姐叫冉香菲,一個妹妹叫冉香蔻,我的母親叫柳絲絲。因為我生下來就身帶異香,膚白似雪,所以爺爺給我取名“香雪”。
  我出生后身體就一直不好,總是生病,要知道,我們花靈人一般只有到了很大年齡才會生病的,小孩子身體都很好,父王找過好多大夫,給我輸了很多功力,吃了很多珍貴的藥材,可是我的病還是不好。
  到了我三歲的時候,身體已經差的不行,幾乎總是處于昏迷狀態,只能靠萬年玉髓和父親的天靜功力維持生命。到了金羅花開的時候,我已經奄奄一息了。
  就在父母已經絕望的時候,忽然有個神秘的老頭拿著皇榜找到了皇宮??吹轿抑笾皇侵皇切α诵?,給我吃了一顆丹藥。那老頭對我父王和母后說:“此女天生異秉,恐怕尋常男子難以消受。三百年后該有一厄,記住無生息時封于人世黑石山。以后的機緣就要看她的造化了。說完飄然而去。
  吃下丹藥后三天我就清醒了過來,沒多久身體就好了,看起來似乎比尋常孩子還要健康。
  后來我長大了,成了花靈國出名的美人,有了好多追求我的男子,只是我一離男子太近他們就會被我的香氣弄暈。呵呵。于是男子就不再接近我了,也讓我少了好多煩惱。
  后來我和父王來過人間兩次,才知道原來世上還有和我們不同的人。三百二十歲的時候,我突然患了重病,父母感覺到事情不妙,在我還清醒時,父親悲傷的和我說了小時候的事,告訴我要在我沒生息的時候封在這人間的黑石山。等我醒來后記得回去看他們?!毕阆懔髦鴾I回憶完往事。
  “不知道已經過去了多少年,花靈的一切不知道怎樣了?!毕阆汔牡?。
  “你還記得你當初患病時是什幺時候嗎?”白云關切的道,把香香的眼淚擦去。
  “應該是人間的神宗三年?!毕阆阆肓艘粫旱?。
  “那還不久,只有五百年。你不要難過了,這五百年對于你們花靈人來說應該不算長?!?br/>  白云安慰道。只是白云有些納悶,照理說香香是花靈的公主,又那幺受寵愛,怎幺竟沒有人守護著她呢。
  “云哥哥不知道,花靈與人世的通道不是時時都開的,而且一般花靈人只能在人間呆不長的時間,否則身體受不了的。除了我,即使是父王也只能在人間停留一天。父王帶我到人間的兩次回去后都要修煉好長時間才能恢復過來。而且,那老人家也說是要靠我自己的機緣的?!毕阆爿p輕說道。
  “你怎幺知道我想的?”白云忽然想到自己根本沒說來而只是想了想,她怎幺會知道呢。
  “我也不清楚,反正你心 想的我都能聽到。呵呵!看你以后敢有什幺壞心眼兒!”香香又恢復了那調皮可愛的神態。
  第五章 兩情繾綣
  “那你真的算是仙女了。能活一萬年,又知道別人想什幺?!卑自朴X得自己撿到寶了,不過也覺得有些擔心,萬一自己不小心想到讓她不高興的事情豈不是壞事嗎?
  “知道就好,以后一定要讓我開心才好?!毕阆阌眯∈州p輕捏白云的鼻子。
  “我會的,香香,哥哥一定會讓你開心的!”白云認真的說。這幺可愛美麗的女孩他怎幺會讓她不開心呢,而且她開心的時候是那幺美。
  “云哥哥,我知道你會對我好的,因為自從你把我從石頭 救出來以后就一直對我好,香香雖然石化了,可卻能感應到你心 的想法,還有你以前的經歷。云哥哥,香香也會永遠對你好的?!毕阆闳崆樗扑哪暟自?,獻上一個香吻。
  白云不知為何臉就紅了起來,覺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
  “香香,為何你一抖,睡去后便有香液呢?!卑自葡肫疬^往情景,好奇得很。
  香香看到了白云腦海中那對自己的諸般癡傻行徑,羞不可抑。
  “云哥哥真壞,云哥哥真不害羞?!毕阆銒尚叩泥恋?。
  白云不明所以,看著香香不依的可愛模樣發傻。遇到香香后,他的智力明顯的降低了,癡傻呆的時候非常之多。
  “云哥哥,你知道嗎?女孩子的身體是不能隨便看的,除非是她的心上人或者丈夫。更不能隨便碰的,尤其是你剛才碰的那 ?!毕阆阒腊自撇欢眠@些,雖然有些害羞,還是要講給他聽。
  “那人間也是這樣嗎?”白云覺得那可能是花靈國的規矩。
  “人間就只有丈夫才可以,婚前是不可以讓男子看的?!毕阆愕?。
  “我知道了香香,那我以后就不給你洗澡了?!卑自坪苁请y過,想到自己不過是個奴隸,香香這樣的仙女怎幺會喜歡自己呢。念及此他萬念俱灰。
  “云哥哥,香香不是說了要一輩子對你好嗎。你就是香香的心上人和丈夫?!毕阆阒腊自菩闹懈惺?,用溫柔的吻來撫慰他自卑敏感易傷的心靈。
  白云由不懂到懂得,兩人沈醉在銷魂蝕骨的熱吻中。
  許久之后二人才不舍的分開,相擁而談。
  “一般女孩子的身體好敏感的,尤其這 和這 ?!毕阆阒钢约旱难┓搴兔厶?,
  “而香香的身體更敏感,云哥哥一碰香香就會麻麻的。你吃的。。吃的香液是香香極度情動時才會有的,但那是不可以吃的?!毕阆銒尚叩牡?。
  雖然嬌羞,但香香從小就學過雙修方面的典籍,而花靈人也男女之事看成是必然和尋常的,因為他們崇尚雙修。這也可能是他們長壽的一個原因。
  “為何不能吃呢?香香的花蜜很香甜的,比我吃到的任何東西都好吃?!卑自撇唤獾膯柕?,在他看來,那是最好不過的美味。
  香香確實從白云的回憶中了解到了那香甜的滋味,自己也很詫異,不明所以?!耙驗槟鞘求v的?!毕阆阈叩?,從來沒聽說過有哪個男人吃女人的那個東西。
  “我覺得香香的一切都是乾凈的,我喜歡吃。我以后要天天吃?!卑自瓶隙ǖ恼f,他對此深信不疑。
  “討厭?!毕阆愕穆曇艉苄?,又是羞又是莫名的欣喜。
  “香香,我吃完香液之后身體很有力氣,我今天干完好幾天的活?!卑自聘吲d的道。
  “那我就天天給你吃?!毕阆銒尚叩牡吐暷剜?,美眸中柔情似水,能融化世間萬物。
  “香香真好?!卑自葡肫鸱讲琶篮玫母杏X,把香香抱在懷 親了一口。
  “云哥哥要吃香液嗎?”香香誘惑著懵懂的白云,眼睛 柔波蕩漾。
  “要!”白云吞咽著口水急急的道。
  “那你要聽香香的話,表現好香香給你好多香液吃?!毕阆阋荒樀膵趁?。
  “好的。我聽香香的?!卑自粕瞪档牡?。
  先是熱吻,然后在香香的誘導下漸漸吻到了那粉嫩嬌挺的雙峰,直到撫吻得櫻桃紅透,才一路下去。吻遍了全身,香香早已嬌吟不止,卻忍耐著沒讓自己攀上頂峰。
  “云。。云哥哥,你躺下來?!毕阆銣喩硭周?,在白云的攙扶下才勉強坐起來。
  香香深吸了口氣,風情萬種的看了白云一眼,慢慢的跨坐在素手輕扶的堅挺上。
  “啊。云哥哥。好疼?!卑殡S著香香的嬌吟,白云只覺得一股溫熱酥麻的奇妙感覺從腿間蔓延到全身,他進入了香香美麗的玉體。
  香香一邊嚷著疼,一邊卻動作起來,春色一時滿洞府。
  許久,隨著香香一聲嬌喊,白云也覺得有東西從體內爆發了出去。
  白云幫香香洗澡,看到她腿間那神秘的粉紅美麗上的血跡和混雜的液體,他有些心疼與迷茫。
  “這不能吃,香香明天給你吃?!毕阆沣紤械娜崧暤?。
  白云覺得此刻的香香原來美了好多,讓他一看心就蓬蓬跳。
  沐浴過,又相擁著聊了會兒,白云才把香香哄睡,抱著她香暖滑潤的玉體,沈入了夢鄉。
  清晨醒來,白云看到香香美麗的雙眸滿是溫柔的看著自己,不由得香了一口?!跋阆闼暮脝??”白云關心道。
  “不好,因為你使壞?!毕阆銒舌恋?,小手握住了白云雄起的命根兒。
  “對不起,香香,是你太好了?!卑自戚p撫著美女柔嫩動人的雪峰。
  香香被他撩撥的情動,沒一會兒就在嬌吟輕顫中流出了花蜜,讓白云大快朵飴。
  因為時間還早,兩人索性來場別開生面的鴛鴦浴。
  “香香,你餓了吃什幺?”白云抱著香香坐在草墊上,用一塊干布擦著香香烏黑的長髮。香香是不吃飯菜的,白云知道。
  “我在家的時候吃的是各類水果,我們花靈盛產各類水果,每個人都吃水果?!毕阆爿p撫著白云英俊的臉。
  “那我一會兒上后山給你摘一些來,雖然比不上你家鄉的,但是也能充饑,以后我們想辦法逃出去,那就能讓你吃到好的東西了?!卑自破鋵嵲谧蛲硭熬拖氲揭@得自由,要帶香香離開這 。自己可以吃苦,但怎幺能讓香香吃苦呢。作為一個丈夫,怎幺能讓原本貴為公主又這般美麗的妻子呆在這樣的地方,吃這種苦呢?挖到極品黑石是很難的事情,只有逃走才可行。
  “不要了,云哥哥,其實我半年不吃東西只要喝水也沒事的,你別去后山,太危險了。你出事香香該怎幺辦???”香香擔心的道,現在香香沒有法力,和普通人差不多。
  “乖,香香。哥哥不去了,哥哥不會丟下香香不管的。香香要乖乖的呆在洞 ,別出去亂跑,好嗎?”白云親了一下香香的小嘴兒。
  “我會聽話的,云哥哥放心吧。云哥哥也要小心。香香等你回來?!毕阆憔o緊的摟住白云,給他一個熱吻。
  白云依依不捨的離開洞,仔細的關好洞門,走向遠方的領飯點。
  第六章 珠聯璧合
  “小白,今兒怎幺變帥了,不是吃了仙丹了吧?”周扒皮淫賤的笑道。
  白云微笑無語。領了早飯朝礦洞走去,心 想著香香,覺得自己很幸福。幸福的感覺,很美好。
  狼吞虎嚥的吃完稀飯鹹菜,白云甩開膀子干起活來。
  今天白云感覺身上更有力氣,聽覺也比以前要好得多。叮噹的聲音以前沒覺著怎幺樣,今天卻覺得震耳欲聾,遠方的聲音也清晰可聞。白云為此開心不已。
  看來香香的香液真的對他有好處,想到昨晚的纏綿。白云不由得渾身發熱,真想跑回洞去親密一番——想歸想,他卻不會做危及香香的事情。
  沒到半上午就鑿出一周的訂額,白云放下工具,見四下無人,就溜去了后山。
  中午時分。白云一進密洞,軟玉溫香就撲進了白云的懷 ,溫存了好一會兒。
  良久,二人坐在了權做石凳的條石上。
  “給,香香?!卑自平o香香洗了幾個野果,遞給她。
  “云哥哥,你真好?!毕阆闾鹉亱烧Z。
  “云哥哥你的腿怎幺了?”香香看到白云的褲腿上破了一個大洞,鮮血淋漓的。急忙蹲下身去察看。
  “沒事,干活的時候碰的?!卑自蒲b作不在意的說,心 卻不由得想起摘果時險些掉落懸崖的情景。
  “還騙我。你看你傷的?!毕阆隳弥鴿窠斫o白云擦著傷口,傷口很深,都露出了慘白的骨頭,好在已經不再流血,傷口上結了一層薄膜。香香的淚水滴落在白云的傷口上,疼得白云直哆嗦。
  白云卻不管自己的傷痛,把香香橫抱在懷 ,用嘴唇溫柔的舔掉那些淚珠兒。
  “香香別哭了,云哥哥的腿不疼,可是你這一哭心就疼的要命了。乖,別哭了,哥哥以后小心些就是了?!卑自坪逯荒橂y過的香香,心疼得很。
  “還有下次?再有下次我就從那懸崖跳下去,讓你嘗嘗擔心的滋味?!毕阆闵鷼獾牡?。
  “香香乖,哥哥不敢了,沒有下次了好不好?”雖然知道香香是氣話,不過還是把白云嚇了一跳,連忙下保證。
  “云哥哥,我知道你對香香好,可是你也不能不要命啊。如果沒有了你,香香怎幺活下去???你現在是香香唯一的親人啊?!毕阆惚ё“自频牟弊?,深情的凝視他,柔柔的說道。
  吃過午餐,小倆口又甜蜜纏綿了一會兒,白云才跑回礦洞干活。
  下午白云感覺自己的狀態更好,一下午竟把一個月的定額都干了出來,而且還神采奕奕。
  一下午很快在甜蜜的回憶和美好的想像中度過。
  夕陽西下,晚飯的鐘聲在遠方響起。
  白云整理一下礦洞,收拾好工具,拿起飯罐和黑石去領晚飯。
  回到洞 ,那火熱香軟的軀體立刻撲進了白云的懷 ,白云也喜歡香香這種歡迎儀式,兩人就站在洞口纏綿起來。
  纏綿夠了,開始晚餐。二人不時的看對方一眼,遞一個神情的眼神,一頓晚餐吃得含情脈脈,柔情似水,份外覺得香甜美味。
  吃完飯,刷完餐具。白云和香香沐浴,這是兩人的習慣,呼吸一樣自然。
  沐浴中激情難免,在白云飽嘗香香的花朵兒和香液之后,她已經嬌弱無力,氣若游絲。
  香香醒過來之后把白云一頓小捶,嗔他不知憐惜,貪得無厭。卻被白云一個熱吻給打斷,之后就給忘記得乾乾凈凈。
  香香赤裸著雪白動人的玉體躺在白云的懷 ,纖長圓潤的大腿和白云的大腿糾纏著,烏黑的長發散鋪在白色的草墊上,此時香香的美態被任何男人看到了恐怕都會噴血不止。
  白云也是男人,被懷中美女媚態弄的早就熱血沸騰,堅挺的兇器已經抵住了濕潤微開的幽門,只待長驅直入??罩囊恢皇忠舶蜒┌纂p峰上那兩點嫣紅逗的嬌挺起來,讓人有一啜的沖動。
  “云哥哥,你別急嗎,忍耐一會兒,聽香香說完??始绷撕人庞X得甘甜啊。聽話?!毕阆阕プ“自频哪?,按在自己光滑纖幼的蠻腰上,白云的手卻撫上她雪白渾圓的巧臀上,輕輕的揉捏著,那滑膩柔軟的感覺讓白云熱血沸騰。
  香香知道讓他停下來也不可能,只是用小手按著他的大手,否則不知會流竄到哪里作案呢。
  “雖然我沒了法力,但我的香氣卻還在,而且比以前還要濃郁旺盛,可是你和我在一起卻沒什幺事,而且含有我這香氣的體液你吃過后還讓你的體質變好。。。。。?!毕阆闼伎贾?,同時也嬌羞得不行。
  雖然花靈人都對性事不忌諱,且多癡迷于雙修,但也很少有男子會對女子做這種事。而第一次香香教白云吻自己的蜜處也是好奇,事后也很害羞。
  卻不想白云不但把舔吻那 當成習慣,更把吃自己的那個當成了最愛的美味。
  不過說實話,在心 面,香香卻是喜歡白云這幺做的,他可以喜歡自己到這種地步,自己是何等的幸福!哪個女子會拒絕幸福呢?
  愛人之間,作些癡傻之事也很正常,只要彼此感覺到幸福和甜蜜,那還有什幺事情是不可以去做的呢?沒有。
  “而我也覺得現在比以前身體好多了,通過我以前研究的典籍來看,云哥哥,我們最適合雙修,因為我們的體質相合,互有受益,雙修起來會對我們有很大的好處。云哥哥,你知道嗎,象我們這種互益而排他的體質,能碰到一起是千年難尋的,我們就是傳說中的天作之合啊?!毕阆闩d奮的說完,給了白云一個長長的香吻。
  “感謝上天,把這幺美麗可愛的香香小妻子給我。我會永遠珍惜愛護的?!卑自粕钋槟矍暗娜缁谰?,發著誓言。
  “我也感謝上天,讓我遇到云哥哥,我要一輩子對云哥哥好,只對云哥哥好?!毕阆阋采钋榈哪曋自?,說著愛的誓言。
  “我們要永遠記得一刻說的話,永遠相親相愛,不離不棄?!倍瞬患s而同的說,說完,相視一笑,緊緊的擁抱著彼此。
  *******
  從這天開始,白云就在香香的指導和配合下和她云雨雙修,這花靈國的雙修大法果然神奇,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就有了顯著的變化。
  白云的身體越發強健,體力成倍的增長,視覺聽覺也都大幅的增強。他的身體漸漸也有了和香香一樣的香氣,弄的白云去打飯時總要穿汗臭的衣服。
  白云的身材漸漸變得高大威猛,成了英俊的男子,隱隱還有種威凜的霸氣。
  香香自從雙修后更加的珠圓玉潤,曲線驚人,肌膚更加白嫩晶瑩,吹彈可破。烏黑的長髮越發柔順黑亮,閃著異樣的光芒;身上的香氣也越發誘人的芳醇。
  如果說以前的香香是美麗清純,那幺現在的香香不但圣潔高貴,還風情萬種,美豔不可方物。其美麗的境界比往日要高了幾個層次。
  兩人的雙修越來越和諧,慢慢達到整夜在一起纏綿而第二天卻精神百倍。白云和香香也越來越喜歡這雙修的激情游戲,樂此不疲。
  第七章 飄香歲月
  時光如水歲月如梭,甜蜜的時光總是過的飛快。一轉眼,白云和香香已經在這礦山石洞 度過了一年的幸福光陰。
  現在白云已經十七歲,是個偉岸的俊男子。
  香香已經八百二十四歲了,她看起來還是比白云年紀小。
  現在她的身高卻和白云差不多,以白云近兩米的身高,和他一樣高的香香絕對是罕見的,加上她的絕代芳華,相信到哪里都會驚爆眾人的眼球——不過香香卻只喜歡呆在白云身邊,就象在這不見天日的古洞 ,守著眼前豐姿偉岸的男子,卻覺得是天下最大的幸福。
  經過這一年的雙修,現在香香和白云只要彼此靠近就會覺得有暖流遍布全身,身體的接觸更會有消魂蝕骨飄飄如仙的感覺,香香說這是花靈合和雙修大法練到第四層——消魂蝕骨的表現。
  像這種雙修大法即使以花靈人的體質也要兩百年才會練到這種境界,想不到他們只用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已經練成。
  “云郎,香香和你真的是天生的一對兒呢!”說這話時,香香甜噥的聲音加上讓人瘋狂的媚眼,惹得白云立馬把她曲線驚人的雪白嬌軀按在草墊上,一陣輕憐蜜愛,沒一會就把香香的香液從那絕美的蜜處一波波噴涌出來,白云大快朵飴之后就是把那尺寸驚人的兇器擠進狹緊暖滑的柔潤 ,開始激烈的風雨雙修,攀上一座又一座的欲望高峰。。。
  “云郎,香香好吃嗎?”香香赤裸著玲瓏浮凸的粉嫩玉體慵懶的躺在白云的懷 ,媚眼如絲的勾著白云,絕世的仙顏透著無限滿足后的紅潮。
  “小妖精,你不是又想了吧。遲早被你榨成人干?!卑自戚p輕咬啜著那彈力驚人的豐挺玉峰上的紅嫩櫻桃,一會兒就把懷中的美女弄的嬌吟不止。白云停下口來,繼續給香香美人洗澡。香香閉著眼享受著幸福的沐浴。
  洗完澡,香香坐在白云懷 ——這是他們的習慣,像呼吸一樣。
  “好吃嗎?”白云看著香香咬了一口蘋果,那小嘴微張的模樣異常動人。
  “恩,好吃,云郎,你也吃?!毕阆阋乱豢谔O果,輕嚼了幾下,花瓣兒般的香唇貼上白云的嘴,舌尖帶著酸甜的水果沫兒進入了白云的口中,兩人唇舌相纏,好一會兒才分開。
  “云郎,喂香香吃?!卑自埔彩炀毜囊Я艘豢诮浪槎攘诉^去,又是一陣濕吻。(淘書客| )
  經過一年甜蜜纏綿的雙修生活,香香和白云的感情已經昇華到一種常人難以企及的高度,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難分彼此。他們心靈相通,又魚水相歡,感情一直處于熱戀的狀態,而且越來越濃烈。就象現在吃一個水果,他們也一定會是這樣吃,一個普通的水果,能吃出無盡的甜蜜滋味、濃情蜜意來。這就是沈浸在熱戀 的人。
  “香香,我昨天出去的時候買了一個小院子,很安靜?!卑自频?。
  因為白云的聽力和視力有了很大的提高,所以在上半年的時候就了解到只要偷偷給周扒皮一些黑石就可以和送糧食的車溜出去逛逛,只是有人跟著,還要給那人一些好處。白云就找機會給了周扒皮幾次黑石,偷偷溜出去了幾次,原來外面有地方收走私的黑石,白云后來拿了一些賣了,價錢還不低。
  因為香香的緣故,白云也變的深思熟慮圓滑世故起來。他把賣的錢給了跟著自己的那個周扒皮的親戚不少,也給了周扒皮不少好處,漸漸的熟了起來,也可以自由的做些事了。白云偷偷給香香買了些衣服首飾,還常帶些水果,就在昨天,白云出手了一批黑石,買下了一處院落?,F在差的就是如何獲得自由了,有了自由,他們就可以過想過的生活了。
  “那只要你獲得自由,我們就可以象尋常夫妻那樣生活了?!毕阆忝靼装自频南敕?,美眸中滿是憧憬的道,如夢如幻的神采閃動著。
  “不遠了,我相信我們會獲得自由的?!卑自菩判臐M滿的道,實在不行,兩個人就逃出去,以現在白云的體質,雖然不會什幺武技,但力量和敏捷靈活也絕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只要找機會在夜 藏在出礦山的車 ,雖然有些危險,但也應該可以出去。不過白云不愿意冒這個險,萬一讓人抓到,以香香的美麗,一定會被那些富商大官瘋狂的。整個黑龍城甚至整個歐雅玫大陸怕也沒有比香香美麗的女子——通過白云在號稱大陸第二城市的黑龍城的短期觀察得出的結論。這讓白云越發珍惜香香,她根本是上天締造的神跡。
  “我相信云郎的本事,不過即使一輩子呆在這 ,或者什幺地方,只要有云郎,香香都會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眿韶W不可方物的女孩伏在白云的懷中。
  “一個男人一生能遇到一個這樣的女子就應該是幸福,而能讓這樣一個女子癡癡的愛著他,那一定是幾萬年修來福分?!卑自凭o緊摟著嬌軟的玉體,暗暗想道。
  “云郎?!毕阆懵牭桨自频男穆?,幸福的摟住他的脖頸,把濕潤柔嫩的小嘴湊了上去,眼中滿是嫵媚和深情。兩具火熱的軀體又糾纏了起來。
  *******
  白云每一榔頭下去,鏨子都會深深的進入礦石中一部分,沒一會,一大塊方形的礦石就掉了下來。
  現在白云采的礦石據周扒皮說是整個黑石礦區最大整塊的,而且每天交的也都最多,所以認識他的礦工都很佩服他,而周扒皮受到了上面的夸獎,又有白云給他好處,所以對白云也早就另眼相看,吃飯的時候也總會照顧他些好的。
  這其實也是白云想要的效果,他雖然出色,卻不是非常冒尖,以免招惹麻煩,這韜光隱晦的道理,沒人教他,他卻也悟到了。有些人注定就是不平凡的。
  又一榔頭下去,一層巖石脫落了下去,有異樣的光芒放射出來。這光芒給白云的感覺就像是有人在看著自己?!把凵?,一定是這黑石中的極品——眼神?!彪m然白云還沒看清這礦石的模樣,卻敢肯定一定是“眼神”。
  白云放下榔頭,撥開碎石,那柔和動人的光芒從一顆渾圓的黑色石球上散發出來,給人被凝視的感覺,根據從前學到的寶石知識,這正是黑石的極品——“眼神”,而且是一塊品級不低的“凝視的眼神”,這比普通的“眼神”寶石要珍貴很多。
  把那顆寶石取下,放在手 ,清涼滑潤的感覺讓人很舒服,這柔和的光芒也讓人心生寧靜。不愧是極品寶石。想到自己真的可以自由了,白云高興的嘴都合不攏了,擦了擦寶石,“現在就去告訴香香這個好消息,她一定會高興的跳起來的?!毕氲较阆阈ζ饋淼膭尤四?,白云越發的興奮。
第八章 龍出淺灘
  當白云站起時,看到剛才出現寶石的地方四周還有光芒閃現。
  “難道還有寶石?我運氣不會這幺好吧。找到一顆“凝視的眼神”已經夠罕見,如果要是找到兩顆。。。那可就。。?!卑自谱约憾急贿@個念頭給嚇得不輕。
  平靜一下心跳和呼吸,白云用鏨子小心的把巖石從裂痕處打掉,拿下一大塊板狀的巖石,石洞內頓時一亮。
  “天啊,我不是在做夢吧?!卑自瓢V呆的看著那些閃閃發光的寶石。
  這可不止是一顆,而是很多很多顆。一顆顆圓形顏色各異的寶石有規則的形成三個渾圓的圓圈鑲嵌在一塊暗藍色的不明礦石上,五彩繽紛的光芒閃耀著神秘的光芒。這還只是一部分,白云看到露出礦面的圓柱形邊沿,下面應該還有一部分。
  白云深吸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白云用鏨子沿圓柱的四周小心的鑿了起來,一個小時左右,白云終于看到了這神秘礦石的全貌:這是一個半米高,直徑三十公分左右的圓柱。圓柱表面有規律的布滿各種顏色的“眼神”寶石——只是不知道這黑色以外的“眼神”寶石是否還應該叫這個名字。
  除了底部沒有寶石以外,這個圓柱上共有九百九十九顆寶石,寶石都是眼球大小的渾圓。
  這樣的礦石白云聽都沒聽過,而且這礦石雖然像人工製作的,不過經過白云仔細的研究發現它竟是天然形成的。實在是很詭異神秘。
  看了一會兒,白云脫下衣服把這礦石裹住,用碎石把空出的圓洞埋上,看四下無人抱著礦石跑進了自己的住處。
  香香看到這神秘的礦石也傻了,雖然她見過很多寶石,卻沒見過如此神秘奇麗的寶物,整個洞都被這如夢如幻的光芒充滿了,仿佛仙境一樣。
  “香香,我們可以自由了,你看?!卑自颇贸瞿穷w“眼神”寶石,那柔和的光芒讓香香一下子就喜歡上了,不過想到要用這個換白云的自由,香香就馬上裝作無所謂的樣子。
  白云看到了香香那歡喜時閃亮的眼神,卻沒說什幺,只是很感動。白云也沒說什幺,兩人纏綿一會兒,白云回了礦洞。
  高興歸高興,白云卻知道事情要一步一步的來,不能操之過急。
  這顆“凝視的眼神”現在不能交上去,如果一但交上去驗證是真的之后,當天就要離開礦山——即使還做石匠,卻只會派到自由石匠礦區。
  白云在上交寶石之前,有許多事情要做:首先,要把黑龍城 的家布置好,還要積攢一些錢財——他以后不會再做石匠的工作了,礦區離家太遠,香香的安全無法保證;其次,要想個安全的方法把香香帶到黑龍城的新家;最后,還要把這個礦石帶走,如果實在沒機會就要藏起來,等以后有機會來取。
  想好要做的事情,白云就付諸于行動。
  白云把剛才發現圓柱礦石那個礦坑 填的碎石掏出來,又向下和四周鑿了開來。如他所想,在那周圍和下面又挖出四十多顆“凝視的眼神”,雖然已經有那個大驚喜在前,這個收穫還是讓白云懷疑自己在做夢。
  這太不可思議了!如果把這些寶石賣了,他白云就是個大大的富翁。
  整個黑石礦區四百年來也不過發現了四十二顆“眼神”,其中“凝望的眼神”只有四顆,其余有三十六顆是“眼神”,還有兩顆是傳說般的“深情的凝視”和“心碎的凝視”,現在已經不知道在什幺地方了。
  這普通的一顆“眼神”就已經價值連城,更別說“凝視的眼神”了。而他一下子就弄了這幺多“凝視的眼神”來,這如何能不讓人瘋狂。
  再也挖不出寶石,白云才把洞 收拾成原來的樣子。吃中飯的時間還早,白云確定四周確實安全,拿著用衣服裹好的寶石飛快的跑回洞去。
  “香香,你看為夫給你拿回什幺來了?!卑自茖湓谧约簯?的美女說。
  “??!這幺多寶石,云郎,你今天是怎幺了?”香香不可思議的看著衣服 那堆寶石,女生對寶石是有天生的情結的。
  “你不是喜歡嗎,云哥哥都給你了?!卑自茖櫮绲目粗老踩缧『⒆影愕南阆?,把一顆寶石放在她小小柔嫩的掌心 。
  “云哥哥真好。香香好愛你?!毕阆阄罩鴮毷?,撲進了白云的懷 ,給他一個熱吻。
  唇分,白云穿好衣服走出洞外,回了礦洞拿了瓦罐和一份黑石,一邊計畫著一邊走向領飯處。
  和周扒皮及眾工匠閑扯幾句,白云給周扒皮遞了個眼色,周扒皮明白這是要他晚上在河邊等著的暗號,點了點頭。白云端著嶄新的瓦罐走回洞去。
  白云和香香吃飯后一陣纏綿,洗澡時,白云說了自己的計畫,香香也覺得這樣比較穩妥。于是白云更加堅定了信心。
  領完飯后,白云在河邊遞給了周扒皮一塊二指見方的黑石,把周扒皮都樂瘋了,連說你小子真行,真厲害,要知道這黑石由于石質特殊,一般采下來塊徑都很小,一般只有拇指大小,卻也是很昂貴的。石匠一天的定額也不過是一個拇指大的左右,重量等于一個金元寶的重量。
  像這幺大的整塊采起來就很難了,所以非常珍貴,賣了足可以買個大院子外帶兩個丫頭了。周扒皮沒辦法不高興。
  “明天好好去玩玩。哥哥請客?!敝馨瞧っ奸_眼笑的道。
  “謝了周哥,怎幺能讓你破費呢,改天兄弟請你?!卑自瓶蜌獾?,其實他知道周扒皮也就那幺一說,不會真的請自己。
  “好的,改天?!敝馨瞧奉嶎崈旱淖吡?。白云冷笑的看著那背影,轉身而去。
  白云在一個月的時間 在黑龍城的瑞祥當鋪 賣了一大批黑石,因為是熟客,大家也沒廢話,老闆當即給了白云二十萬兩的銀票,還讓白云以后多照顧他的生意。這可是是個大主顧啊,白云賣的這些可以讓自己獲利五十多萬兩,老闆都以為自己是在做夢了。卻不知道那只是白云的九牛一毛而已。
  白云做這件事的時候很小心,每次都佝僂著腰,帶著假鬍子,臉上還弄了刀疤和痣,又是在晚上,對方也懂規矩,所以也不知道白云究竟長什幺樣。這奴隸私自外出就犯了罪,私賣黑石就是罪大惡極了。黑石礦主本身就有爵位,權勢財力滔天,黑龍城都是靠著這黑石礦區興旺起來的,至于說給國家的稅銀更是驚人,所以這黑石礦不止是個人的,也幾乎是國家的。誰能惹的起?雖然做這走私的不少,但白云卻不敢不小心。
  換了個面孔白云打掃好新家,又買了些家俱和糧食以及生活用具。這小巷深處的新家也開始有了家的味道。
  在某一個夜晚,白云拿著那包“凝視的眼神“和換成男裝化了妝的香香鉆進了兩個空油木桶 混出了礦區,在黑龍城 無人的小巷 偷偷溜下了車,走街竄巷到了無名胡同的新家,看到這個新環境,香香高興的一個勁兒親白云。兩人一夜纏綿自不必說。第二天清晨隨著糧車混回礦區。
  第二天夜 ,白云把那根圓柱礦石也帶回了家,藏在了自己挖的地窖 ,依舊在次日隨糧車返回。
  萬事俱備,第三天上午白云把礦洞 剩下的黑石放在那 面的密洞 ,然后把這石洞四面砸掉,用石塊封死,最后把外面的密洞用石塊填滿砸塌?,F在,那 面的一切就成了永遠的秘密。
  白云大喊大叫著拿著那顆“凝視的眼神”跑到收石處,周扒皮和那收石員一看,當時傻眼。
  好一會兒收石員才回過神兒來興高采烈的拿著去總收處鑒定。周扒皮樂瘋了,如果是真品,他能拿很多的獎賞,當即把白云一陣狂贊。
  沒過半個小時,那人笑嘻嘻的跑了回來,激動著喊“是真的是真的”。隨后白云跟著二人去領了張證明已是自由身的契約,竟然還有一點賞錢。
  白云得到了自由后假裝依依不捨的離開礦山,周扒皮還叫他以后回來一起喝酒,白云虛偽的答應著——白云再也不想看到這張丑惡的嘴臉,雖然某些方面也要感謝他。
  第九章 香香有孕
  轉眼白云和香香已在這黑龍城無名巷 的新家住了三個多月,兩人平時基本足不出戶躲在睡房 恩愛纏綿,云雨雙修,其間甜蜜香豔自不必細說。
  大概是因為環境和心情好的原因,這雙修功又進了一層,已到了第五層“云雨雙飛”,只要彼此一個眼神,就會有一股熱力流過全身,聚于丹田。
  香香的豔色更勝,看一眼讓人神魂顛倒,卻也更圣潔出塵,使人不敢逼視——不過對于白云來說效果肯定是差很多。在他看來,無論怎樣都是這小美女在勾引自己。
  香香的法力竟也有了恢復,能夠隱身移物,卻還無法飛騰。
  白云卻只是長的更加英俊,那一抹似邪似邪的笑容也在偶爾陪著化了丑妝的香香逛夜市時迷倒了不少青春少女和成熟婦人。惹得香香這溫柔似水的美人也輕扭他的胳膊。
  雙修如此神奇,兩個人又都可以幾日不眠,這魚水歡騰之事就通宵達旦,日以繼夜,連吃飯都不分開。
  無論以時間和次數計,白云和香香的歡好之頻繁都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空前絕后,古今第一——如果不是白云隔幾日就有事情必須做,二人恐怕就會整月交合在一處,融為一人。
  就在這第四個月的月初,香香發現自己有喜了——花靈女子懷孕后都會以肚臍為花蕊出現花朵的圖案,香香的雪白小腹上就出現了一朵紅藍複瓣的花朵,高興的忘乎所以的白云不認識這花。
  “香香,這是什幺花,怎幺是兩層不同顏色的花瓣兒呢?!卑自乒蚍谧陂缴系南阆阊┌渍T人的雙腿間,仔細的看著那朵不知名的花,手指輕輕的撫摸那美麗的圖案。
  “云郎,這是我們花靈國傳說 的圣花,我曾經在典籍中看到過。這花朵叫“美麗夢幻”,傳說誰能找到一朵這美麗夢幻,誰就可以實現一個愿望?;`女子懷孕后都會有這花朵出現,花朵不同,命運不同,顏色不同,性別不同?;ǘ湓绞钦滟F花卉,誕下的孩兒越是貴氣命運。
  普通花靈女子懷孕腹上都會出現紫鈴花、竹棉花、飛絲花、草蕊花等等,好一些的就會出現丹鳳花、笑眠花、長清花等等,一般淺色為男,深色為女;母親懷我們時出現的是我們花靈的國花金羅花,金色為女,銀色為男。
  卻從來沒有懷孕后出現過這種傳奇中的神圣花朵,云郎,想來我們這孩兒長大后必是那叱咤風云的人物。這複瓣雙色說明這是龍鳳胎啊。云哥哥,我們將會有一雙可愛的小寶寶可以逗哄著玩了?!毕阆忝寄块g滿是為人母的圣潔的光輝與溫柔,偏偏這張臉稚嫩的象十六的少女。女孩子長大成母親,可能只需要一瞬間的轉變。
  “謝謝你,香香?!卑自朴H吻著那美麗的花朵兒。
  “云哥哥,香香謝你才是,你讓香香有了小寶寶,你不知道香香多幺喜歡寶寶?!毕阆銣厝岬挠秒p手捧住愛郎的頭,香唇送了上去,兩人一陣深吻。
  “云哥哥,出現這花朵兒說明孩兒已經三個月了,這花朵出現后一個月,也就是寶寶四個月的時候香香就要開始“春眠”,“春眠”后每三個月可能會醒來一次,“春眠”時我會用花靈秘術潛在你耳后的穴位 ,我們將以另一種方式雙修,你呼喚我的話我們可以心靈相通?!按好摺睂⒊掷m三年,月滿就會生下寶寶。我們就可以重聚了。云哥哥,我知道你捨不得我,我也捨不得離開你片刻,但是為了寶寶,我們也只能暫時分離,其實我們還是在一起的,只是形式變了?!毕阆阋埠懿簧?,但做母親的總不能為了自己不要自己的孩子吧。
  “香香,我們恩愛不在這一時半刻,我們的生命都很悠長,有了短暫的分離在見面時可能會更覺得幸福和珍貴,而且還有一雙孩兒,我們將成為父母,那是多好的餓事情啊。你這調皮的小妹妹都懂得這捨得的道理,哥哥又怎幺會不懂呢?!卑自茞蹜z的親吻著突然間長大的小妻子。
  “云哥哥,春宵苦短,趁還有這一個月的空閑好好的疼愛你的香香妹妹吧?!毕阆愠嗦愕膭尤擞耋w仰躺在塌上,纖潤雪白的渾圓美腿大張著,一雙小手把白云的頭按在那腿間散發幽香的粉紅柔嫩處。
  “可以嗎?”白云的舌頭舔食著那微張花蕾上的清香甜蜜,低聲咕噥著。
  香香沒說話,只是在一聲消魂的嬌吟后用兩條雪白柔嫩的玉腿糾纏著將白云緊緊鎖在那神秘誘人的蜜處。。。
  一個月后,不眠不休癡纏了整月的香香和白云在深吻后暫時告別,香香化做一縷輕煙消失在白云的耳后。在鏡子發現自己的左耳后多了一顆鮮紅的痣,用手輕輕觸摸,有種骨肉相連的溫暖感覺從心底涌出,“云哥哥,香香要睡了。你要好好保重身體,還要找幾個好些的女子來雙修,否則會影響你的修為和身體。想我的時候按著這顆紅痣,心底喊三聲“香香”,我就會同你在心底說話了。好了,云哥哥,香香夢 會和你雙修的。呵呵!”香香的聲音淡去了,白云知道她睡了過去。
  白云卻納悶的想著香香讓自己找女子雙修的事情,香香是什幺意思?
  香香這一睡就是三年的時間,雖然每三個月能夠見一次,但時間也還是短之又短。白云雖然口袋 有一筆鉅款,而且還有那幺多的寶石,如果賣了的話也可以稱的上是絕對的富豪了——還沒有哪個富豪家 有這幺多的“凝視的眼神”呢,皇家也沒有。
  有香香在身邊白云自然不會想著要干點什幺,但現在白云覺得要在這三年 做些事,首先,白云想做的是成為首飾大家,不是那種普通的首飾工匠,而是赫赫有名的首飾製作名家。為什幺要做這個,白云是早就想過。
  第一,他要親手給香香做套用“凝視的眼神”鑲嵌的首飾,這是香香希望了好久的事情,白云不可能找外面的人做,太危險,自己做就最好,不但知道香香的喜好,也能融入自己的愛意。
  第二,不能永遠讓香香和自己過這種偷偷摸摸暗無天日的地下生活,那些比香香差太多的女子都可以風光無限,而美麗至斯的香香卻連露個真面目上街都不敢,雖然香香不在意,可是自己作為一個身高兩米的堂堂男子漢,身上有大筆錢財,卻要讓自己的妻子過這種日子!一定要改變這種狀況,白云要在這三年 建立自己的勢力,要讓出世的孩兒和他們的母親過上優??鞓返娜兆?,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做什幺可以達到這個目的?首飾業!黑龍城的首飾比它的特產黑石更有名氣,在整個歐雅玫甚至其他大陸沒有比黑龍首飾更暢銷和珍貴的商品了。
  黑龍城的六大珠寶首飾鋪:清風軒,明月齋,瑰奇坊,珠光寶氣,天下珠寶,萬通首飾。這些首飾鋪都是華國知名的商號,在各地都有分號,哪一個老闆不是赫赫有名,不被官家保護著無人敢惹?只要成了這樣的人,白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把香香帶出去,更可以把那些寶石明目張膽的
  第三,香香要回家卻還缺少能力和方法,但是如果自己有足夠大的勢力和實力的話,也許會找到一些能人異士出來解決這個難題,錢不但能讓自己獲得自由,更能通天。這是這些日子白云的經驗總結。
  因為這想法的誕生,多了珠寶界一個呼風喚雨的帝王。
  第十章 金寶街上
  黑龍城最繁華的主街金寶街寬闊的街道上人來馬往,真是好不熱鬧。一位身著白袍,高大英俊的少年行走在這南北走向的路右側,因這少年身材比別人要高出一頭,又豐姿神秀,惹得街上的女子側目,男子瞪眼。所到支出一片愛慕和嫉妒的眼神。這少年卻渾然不覺,輕搖摺扇,還不時露出一抹可惡的邪笑來,不知道讓多少少女少婦今夜無眠了。不用想,這少年就是白云。
  黑龍城幾乎所有的珠寶首飾鋪都在這條金寶街上,所以白云也就想到這些鋪面來看看了。
  這些珠寶首飾鋪的生意基本上都很好,有無數的俊男美女,富商大賈奔來黑龍城,就是為了給女眷或自己買些首飾,只有這些首飾才能滿足一下他們膨脹的虛榮心。
  走了一會兒,白云有些厭倦,前面有一座“如意茶樓”,信步走上了二樓。
  “客官,您幾位?”小二看這公子相貌不凡,衣著華貴,忙迎了上來,殷勤備至。
  “一位,要靠窗的座位?!卑自频恼f,最近常出入這些場所,也沒有一開始的拘束。頗有大家的風範。
  “客官,這邊請?!毙《自苼淼酱翱诘囊粡堊雷幼?。這個位置可以將街景盡收眼底,還可以看到遠處的清明山和百塔寺的塔林。白云呼了口氣,收回目光,向樓內掃了一眼,看到這些客人大都在看著自己,看見自己看著他們,就都收回了目光。白云坐了下來。
  “客官,您喝什幺茶?”等在一旁的小二恭聲道。
  “碧螺春吧?!卑自瓶粗巴馕跷跞寥恋慕值?,真想香香啊。白云心底歎了口氣。
  “客官,茶來了,您慢用?!毙《巡璺旁谧郎?,給白云倒了半杯。
  白云忽然看到遠處一大群人堵在街上,叫叫嚷嚷的不知在干什幺?!靶《?,那些人在干什幺?”白云問到。
  “客官您不知道,今天是明月齋林老先生高徒所制首飾的拍賣會,林老先生號稱珠寶首飾第一人,所制首飾皆為皇家巨賈所購,出手即為天價,但是因為技藝高超,還是供不應求,擁有者都引為有身份的象徵。原來林老先生是每年制十件,但今年卻突然封爐了,所以就連他徒弟黃月明的作品也成了稀罕了。其實,和他師傅比起來差多了。但是你看,還是有人頭幾天就從外地趕過來搶購了?!毙《軐@黃月明不已為然。
  “這林老先生現在城 住嗎?”白云拿了錠銀子給小二,問道。
  “謝謝客官。林老先生住在城南清明街的司馬胡同,紅大門的那家就是,不過聽說他從不見客?!毙《屑とf分,仔細的說。
  “小二,你怎幺知道得這幺清楚?”白云奇怪道。
  “小人對首飾方面比較感興趣,所以平時很注意這方面的消息?!毙《暤?。
  “你叫什幺名字?”白云覺得這小二蠻機靈,不由得問了一句。
  “小人李元逢??凸倌??!毙《χ秩フ泻魟e的客人。
  白云喝了半壺茶,看了一會兒閑景。決定去找林老先生,管他見不見呢。起身去結帳,小二迎了上來,“客官,小的已經給您結了?!毙《穆曊f,語帶感激。一錠銀子對白云來說不算什幺,但對這小二來說半年也怕賺不出這幺多來。
  “好?!卑自坪芨吲d,一壺茶雖不是什幺大錢,卻難得這小二懂事理。白云對他點點頭,含笑而去。
  優哉游哉的到了南城,清明街在清明山下,來往的人不象金寶街那幺多,很清靜。正值初夏,萬物生機盎然,偶有青春少女行過帶起一縷香風,感覺很舒服。
  白云在樹陰下的石凳上坐了一會兒,欣賞一下近在咫尺的清明山,輕搖摺扇,很享受。
  又閉著眼養了會兒神,謀殺了不少過路女子的眼球,才精神抖擻的走進了不遠處的司馬胡同。
  難怪那小二說紅大門的這家是,這整個胡同 只有一家有這幺大扇的門面,也只有這一家是紅色的。在華國,只有那些有身份地位的才可以用紅色大門,而皇家的則是紅門金釘。
  這林老先生無疑也是身份頗顯赫的名人了。這點白云早就該想到。
  白云敲了敲門,好一會兒, 面想起腳步聲,嘎吱的一聲,露出一個蒼老的人臉來,“你找哪位?”老人顫顫巍巍的問道,白云真擔心他哪句話就會說不上來。
  “在下白云,前來拜會林老先生。請老伯通秉一聲?!卑自乒暿┒Y說。這些禮節套路都是最近白云學來的,這也是必須懂的東西。
  “抱歉啊,白先生,林老先生不在家,外出了?!崩先祟濐澪∥〉?,滿臉皺紋和花白的鬍子抖動著。
  “是這樣。那請問老伯,林老先生什幺時候回來?”白云扶了一把老人,這老人扶著門的身子直晃悠。
  “這就說不清楚,他沒準兒什幺時候回來,有時候回來,有時候不回來?!崩先速M力的說道。
  “那林老先生去什幺地方您知道嗎?”白云扶著老人的身子問。
  “這老朽就不知道了,他從來不說?!卑自聘杏X老人快要支援不住,一個勁兒的打顫。
  “那我不打擾您了,改日再來拜會吧。老伯,您身體沒什幺大礙吧?要不我給您請個大夫來看看?!卑自茡牡恼f。
  “謝謝了,白先生。老朽沒事,這是老毛病了,歇會兒就好了。你慢走啊?!崩先祟濐澪∥〉年P上了大門。白云也只好明天再來一趟。
  白云打定主意要拜這林老先生為師,心中有了打算,也就不必瞎跑了。既然已經走到了清明山下,不妨上去游玩一番,欣賞一番山林景色。想到這,白云舉步朝清明山行去。
  正是游玩的好季節,這上山的人倒真不少,時有紅男綠女,貴婦小姐來來往往??磥硪膊恢皇怯瓮?,應該還有祈福進香的。這清明山上的百塔寺很有名,香火必然是很鼎盛的。
  白云也肯定會去百塔寺看看的。
  白云不在意往來各類注視的目光,自顧的欣賞著林木蔥蘢,小溪流淌的景色,確實很美,只是人多了些,就少了份寧靜,否則應該更美吧。白云暗暗想著。
  白云知道自己外貌很出眾,香香也因此吃了點小醋。白云卻很不已為然,如果不是因為香香的出現,自己怕早已離開人世了,原來的自己活著沒一點意思。但有了香香以后,自己找到了生存的意義,變的對人生充滿希望,有了活下去的熱情;也是因為香香,自己懂得了什幺是愛和溫馨,懂得了欣賞美麗的事物,懂得了如何適應環境,學習和改變現狀;更是香香讓自己享受了極致的甜蜜和幸福,擁有了強于常人太多的體魄,沒有香香,自己什幺都沒有,更不會存在。所以對于自己的外貌,白云不注重,更注重的是自己的心。這顆心永遠只為那個美麗的香香跳動。其余種種,皆不在白云心上。他現在可以淡然的面對一切,除了香香。
  前面就是百塔寺,寬闊的山門大開,迎接來來往往的男男女女。
  一入山門檀香繚繞,感覺馬上與塵俗遠了幾分,來往的人很多,卻沒有繁雜的聲音,只有遠處廟堂 傳來的誦經聲和木魚聲,還有山鳥鳴叫的動人聲音。果然是名寺,不同凡響。
  第十一章 神手一出
  進了香,拜了佛,雖然白云自從知道香香的身世之后就對諸般說法不是很相信了,那些可能只是比花靈人更厲害的人吧。但卻也很虔誠,沒有不敬的意思,怎幺說人家也是前輩啊,敬老尊賢還是必須有的本分。
  百塔寺的塔林雄奇宏偉,給人歷史的滄桑感和巨大的震撼。就在白云觀完塔林準備回去的時候,突然聽到遠處傳來叮叮噹當的聲響,這種聲音白云很熟悉,是鐵器碰撞擊打石頭的聲音。奇怪,這肅穆的寺院 怎幺有這種聲音呢?
  順著聲音尋去,白云慢慢來到了山后,這距塔林已經很遠,估計也就只有白云的耳朵才能聽到這幺遠的聲音。
  一間無門的石屋 ,一個五十多歲的老者穿著一身灰衣坐在一把椅子前叮叮噹當的雕刻著石像,他面容肅穆,目光如刀一樣注視著雕刻的像,這神態不像是一個石匠,倒像是準備殺敵的勇士。
  老者好像沒看到白云到來,于是白云就在他身旁不遠處看他雕刻。
  老者雕的是羅漢像,從雕好的那部分可以看的出來,白云剛剛在殿上就看過這尊羅漢。
  白云發現這老者是位高手,無論深淺他都是一錘就完成,沒有修改,力量掌握的非常準,沒一會兒,羅漢的頭就雕好了,栩栩如生,那種震懾的感覺撲面而來。厲害,白云暗暗讚歎,以前白云也看到過雕黑石的工匠,比起這老者可是差太多了。
  “老人家真是高手,這羅漢像雕的如此生動?!卑自朴芍缘馁澋?。
  “老了,不比從前了,現在要歇幾歇才能雕好,而這石像只有一氣呵成才能直舒胸臆,意到神到,這一停,就不能渾然一體了?!崩先烁袣U道。望著石像,白云卻覺得他是在看著過往的以前。
  “小伙子,你怎幺到這兒來了?”老者問道.
  “我是胡亂走過來的,碰巧看到您?!卑自铺谷坏?。
  “您就住在這兒?”白云看了一下這附近也沒有房子。
  “不,我住在山下,白天過來干活,晚上回去休息?!崩险哂X得和這少年頗投緣,溫聲說道。
  “那您吃飯是在寺 ?!卑自撇逻@老人是給寺 干的活兒。
  “是啊,這寺 的方丈和我很熟識,我是幫他忙的?!崩先宋⑿χf,看著白云。
  “如果沒猜錯,您就是林老前輩吧?”白云忽然道。
  “你說的不錯,正是老朽林清原。不過年輕人你是怎幺看出來的呢?”林清原微笑著點頭,看白云的眼神滿是關愛。
  “晚輩白云,見過林伯伯?!卑自聘械竭@林老先生的眼神親切和藹,心下歡喜,就勢一禮。
  “好,好,我就認下你這個侄兒?!绷智逶实男Φ?。
  “林伯父,是這樣。今日侄兒去過您家 ,家 人說您外出了,時間不定,剛才我看到您雕刻對于榔頭的力量把握非常好,而且您握鏨的姿勢感覺很像是拿刻刀的樣子,所以我猜您原來一定是作珠寶首飾的大家?!卑自浦斏鞯恼f,這是他拜師學藝的良機,也是林老先生對他的考驗。
  “哈哈,眼光不錯,白賢侄??上Ю闲嘁呀浄忮N了,否則一定如你所愿,送一套首飾給侄媳?!崩先宋⑿Φ?,看白云的衣著,以為是要定做首飾。
  “林伯父,您誤會了,我是向您拜師來的?!卑自凄嵵氐恼f。
  “拜師,白賢侄,別說老朽已經不打算收徒了,即使收,你也恐怕吃不了那個苦,通過不了我的考驗?!崩先藲U息道。
  “林伯父,苦侄兒是一定能吃的,只不知您說的考驗是什幺?”白云道。
  “我要收的徒弟一定是能傳我衣缽,并能把我的技藝發揚光大的。所以不同于普通工匠,我們要做的是成為大師,所以我的要求是手有舉半千之力,眼有觀細微之明,耳有辨輕重之聰,可以三日三夜不眠不休?!绷智逶?。
  “林伯父,只有這些嗎?”白云心下暗喜。
  “只有這些?!绷智逶X得這要求也是幾十年沒人達到的,即使有能達到這標準的武林高手,可不一定愿做一個匠人。
  “師傅,受徒兒一拜?!卑自坡犃T便拜。
  “你能?”林清原詫異的道。
  “徒兒可以?!卑自乒暤?。
  “那你能看輕這是什幺圖案嗎?”林清原拿出一個小小的圖章,遞給白云。
  “這是一幅菊花圖,這菊花的花蕊上都刻有云朵,云朵中刻有梅花,梅花都有五根花蕊,每根花蕊上還刻著新月?!卑自瓶戳艘谎鄣?。
  “。。。。。?!绷智逶髲堉煺f不出話來,事實上他也只能勉強看到梅花而已,自己的師傅也不過能看到梅花花蕊,他想不到白云竟然能看到那上面的新月,那新月據說除了祖師這圖案的創造者以外還沒人看到過,這需要多好的目力啊??墒沁@年紀看著不過十七八的少年竟看到了。不可思議。
  “這很難嗎?師傅?!卑自瓶粗智逶盗说纳袂閱柕?。
  “這。。。。。。哈哈,老天開眼哪。我終于有徒弟了,哈哈。。?!绷智逶鎏炜裥?,把林子 的鳥都嚇飛了,誰看見過這幺恐怖的神經病啊。
  這下輪到白云傻了?!爸劣趩??”白云如是想。
  這林老先生林清原笑過之后也不管這羅漢像了,拉起白云就往山下跑,一縷白煙過處,驚起無數塵埃和見鬼的眼神。
  “來,徒弟,喝一個?!绷智逶闪艘槐?。
  “來,徒弟,吃菜吃菜?!卑自频牡?堆滿了菜。
  “來,徒弟,再干一杯?!绷掷项^又干了一杯。
  “來,徒弟。。?!?br/>  “來,徒弟。。?!?br/>  。。。望著躺在桌子底下的呼呼大睡的林清原,白云無奈的歎了口氣,“找個徒弟不容易啊。。?!?br/>  “林伯,師傅他睡下了,我回去了?!卑自坪皖濐澪∥〉牧植蛄藗€招呼,走出了司馬胡同。
  一個月后,白云以一套“凝思”黑石首飾毫無爭議的奪得了黑龍城首飾大賽的第一名,資深鑒賞名家驚為神人,都稱此人技藝已超過退隱的林清原。一時間,白云名聲大噪。賽后整個首飾界都知道了這個白云是珠寶首飾第一人林清原的唯一弟子,真可為青出于藍啊。
  這套“凝思”首飾以三百萬兩白銀的天價被明月齋購得,據懂行的人說,明月齋最少還能賺這個數,可見其珍貴希罕。
  那個只給林清原打過下手的黃月明也因為沒了價值被明月齋棄之如敝履,趕了出去。
  明月齋及其他五大首飾名號清風軒,瑰奇坊,珠光寶氣,天下珠寶,萬通首飾賽后皆出重金相聘白云,在相互攀比競爭之下竟出現年金五百萬兩白銀,大宅外加奴僕五十的天價,比原來的珠寶首飾製作酬金最高的林清原還要高出一倍,世人皆驚,都想看看這人稱“神手天工”的白云究竟是何許人也,值得這幺多銀子??上н@白云卻自從賽后就消失無蹤,連個人影都看不見。
第十二章 綺夢風月
  白云新買的宅院 ,師徒倆坐在榕樹下的桌子旁悠閑的喝著茶,吃著水果點心聊天。
  “徒弟,師傅都要佩服你啊,你可真給師傅爭臉了。你那套“凝思”真的是絕了,師傅也只敢想想啊,這輩子是做不出來了?!绷智逶吲d的感歎道。
  “那也是師傅您教的啊?!卑自莆⑿Φ?。
  “徒弟,你別怕師傅不高興,有了你這樣的徒弟哪個師傅不開心死。師傅本以為這一身技藝只能隨著我下黃泉了,卻不想你不但得了真傳,而且到了更高的境界,真是想不到啊,你真是個天才,師傅幾十年都比不上你一個月的時間。天才,天才,徒弟,看來我“天工門”名揚天下在你這可以實現了。哈哈?!绷智逶_懷大笑,多少年沒這幺開心的笑過了,終于等到了這一天。
  “師傅放心,徒兒一定會讓“天工門”流芳百世,成為一個傳奇?!卑自菩判氖愕牡?。
  “好,有你這句話,師傅就可以真正的退隱了,哈哈?!毕氲绞嫘淖栽诘娜兆?,林清原沒辦法不高興了。
  “師傅,這個您收著。您別拒絕,我知道您不缺,這只是孩兒的一點心意?!卑自瓢讶偃f兩的銀票遞給林清原,他現在覺得林清原不只是他的師傅,更是自己的親人。
  “云兒,這個就不必了,你的心思師傅明白。只要你記得以后去瀏陽國師傅,師傅就開心了。出道三十五年來,師傅不敢說是富可敵國,卻也絕不是一般豪富可以比擬的。記得看師傅就是了?!绷智逶葠鄣目粗自?,他也一直是把白云當成自己的兒女來看待的。
  “好了,云兒,師傅走了,你就不必送了。這個玉牌你拿著,你到了瀏陽國可以拿著這個去任何一家“風回軒”找掌柜的,他們會帶你來見我?;蛘哂腥四弥瑯拥臋嗾日业侥?,這就是師傅我有事找你。找你時別跑就算是對的起我這個師傅了。好了,云兒,我走了?!?br/>  給了白云一塊玉牌,林清原飄然而去。
  白云的眼中一陣濕潤,吸了口氣。接著喝茶。
  前幾天白云總覺得丹田處有股熱流在涌動,偶爾還會流遍全身,白云不知道這是怎幺回事。最近這情況變本加厲,熱流燒的白云渾身難受,有殺人發洩的沖動。白云隱隱感覺這不是什幺好的現象。
  白云泡在冷水 想讓自己冷靜一下?!霸聘绺?,想香香嗎?”香香甜昵的聲音在白云心底想起,讓白云渾身一顫,一股熱流由小腹直沖腦海,這快感差點讓他叫出聲來。
  “云哥哥,你的體質異于常人,本來如果香香和你雙修的話不但能平復你的欲望,還可以讓合和功力大進,那樣再有一兩年我們就可以修到最高境界——大愛無形。但是現在香香和你這種氣息雙修難以消融你體內旺盛的陽氣,所以你會燥熱難熬。云哥哥,聽香香的話,找幾個體質好的女子雙修,最好是處子,或者你不喜歡可以只與之交合,你的陽氣就會被中和抵消,這狀況就會消失,同時也會讓你的功力有所增長,對香香和那些女子都有好處的。你要給香香多弄幾個漂亮可愛的姐姐妹妹??!好了,云哥哥,香香睡了?!毕阆懔萌说穆曇粝Я?。
  “香香?!卑自平械??!皠e吵,香香好困啊。睡了?!毕阆沣紤械穆曇粼絹碓降?,終于又沒了聲息。
  “這小懶貓?!卑自茻o奈的歎息道??磥碚娴闹荒苋フ規讉€女子來滅滅火了。
  黑龍城最大也最有名的妓院——綺夢樓坐落在城東的小月河畔,每當夜幕低垂,萬花樓 燈火輝煌,小月河上花舟悠悠,好一番旖旎景象。這萬花樓 有來自歐雅玫大陸各個國家的佳人絕色,而且環境優雅,又有賭場,歌坊,服務周到,所以只要是有錢的主都喜歡來這 一擲千金,但這 真不是一般富人可以消費的,不在這 扔個千把兩銀子根本就別來這綺夢樓。
  白云就是在黑龍城曖昧的夜色 進了這綺夢樓,來這兒是白云仔細考慮的結果:一,不能聽香香給她弄幾個姐姐妹妹,他從來沒過這想法,有一個香香自己就知足了;二,只能來妓院,而最安全姑娘最美的就是這綺夢樓了,自己也不會找那些不入流的妓女,自己不缺銀子,更不能辱沒了自己和香香。在這些理由的支配下,白云來到這紙醉金迷的綺夢樓。
  “公子您 面請?!币贿M綺夢樓的外門,大茶壺就迎了上來。白云扔給了他一錠銀子。大茶壺的笑臉就更膩人了。
  綺夢樓果然不凡,一進門,就見林木假山間掩映亭臺樓閣,小橋流水間花燈隨波,好一派美麗景象。
  沿著甬路前行,曲徑通幽間已是換了八個挑燈引路的,白云的銀子就不斷的扔了出去。心底卻暗贊這綺夢樓的老闆真會做生意,哪有妓院可以做到如此規模和氣勢,這走出了二 有余,卻還不曾到得那花樓,可見這綺夢樓的占地之廣。而讓你走出這幺遠,卻在欣賞景色絲竹間不覺疲憊,只想也成那優游間的一人,真是匠心獨蘊啊。
  進了金碧輝煌,燕語鶯聲的綺夢樓,白云遞給老鴇一張萬兩的銀票?!敖o我找間安靜的房間,給我叫上二十個美貌的姑娘?!卑自瓢寥坏?。
  “好了公子爺,您隨我來?!崩哮d欣喜萬分的引著白云去了綺夢樓后的瀟湘院,這樓 很安靜。上了二樓,進了其中一間雅室,氣派豪華自不必說,最特別的是房間的角落 那張超大的床,縵紗低垂,惹人遐思。白云很滿意。坐下喝茶。一會兒腳步聲起,老鴇領著一群年輕美貌的姑娘走了進來。
  白云只是掃了一下,雖然沒有什幺絕色,倒也都青春可人。這綺夢樓真的下本錢,隨便就可以找出這幺多沒有風塵之氣的姑娘來。
  “公子您看中意嗎?”老鴇笑著說。
  “很好,你可以出去了。一會兒不夠我再叫這 的姑娘叫你?!卑自企w內的熱流已然要控制不住。
  “公子您放心吧,我包您滿意?!边@老鴇的神色 有些不信的意思。白云也懶得和她計較。
  “恩,去吧?!卑自撇荒偷?。
  “你們都把衣服去了吧。去那床上五個,剩下的在這 等著?!卑自普f著脫衣服,旁邊的姑娘忙過來幫他寬衣,其余的姑娘也都把衣服寬了,雖然都見過風流陣仗,卻還都不曾有過這二十人一起的,都還有些羞澀。
  一會兒,滿室皆春,一片白晃晃的青春胴體,乳波臀浪。本來白云長的就高大英俊,這脫衣之后露出結實挺拔的身材,讓這些姑娘都忍不住偷偷的看,在看到那胯下近一尺的昂然大物,都又驚又怕又喜。
  白云嘴角掛著那招牌式的似正似邪的笑意,走到了床邊,暗暗運行起那合和雙修大法,登時腰間虬龍騰然而起,仿佛要吃人一樣。把這些姑娘都嚇了一跳。接著暖流奔涌,一股香氣由白云身上散發出來,一會兒就彌漫了整個屋子,這二十個姑娘登時被這香氣熏得渾身發軟,春情勃發。
  白云當下用出和合和雙修大法中的調情手法,本來這些姑娘就已經被白云身上的香氣催起了欲望,哪還禁得住白云的撩撥,頓時一個個都扭動嬌軀、嬌吟淺哼起來,白云見花徑皆濕,便不再遲疑,站在床邊提槍大戰起來。激越的嬌吟聲不斷的想起來,越來越高亢短促,響徹了整座瀟湘樓。
  三天四夜,直到第五天的早上,白云才把灼熱的精華射入一個異常美貌的少女體內。這初次破瓜的少女已經瀉了幾次身,早已昏了過去。
  白云清理一下身體,穿好衣服。把那少女的身體也清理好,穿上衣物。走出門去,回頭看著那屋內躺滿的雪白肉體,不禁皺了皺眉,“這次事情做的有些大了?!卑自瓢档?。
  哭喪著臉的老鴇看到白云出來了,登時眉開眼笑象看到神一樣,“公子爺,您要是再不出來,奴家就只好自殺謝罪了,我實在找不出姑娘給您了。我這沒見過客的未來紅牌清溪姑娘都給您叫來了。您,您可是太厲害了?!崩哮d真是由衷的佩服這位公子爺了。
  “公子爺,還不知道您貴姓呢。您連御百女,我們這綺夢樓的風月榜一定要有您才成?!崩哮d風韻猶存的臉上掛著曖昧的笑意。
  第十三章 清溪柔柔
  “免貴姓白。這名字不刻也罷。倒是這位清溪姑娘的身價是多少?”白云既然把那少女破了瓜,就要對她負責。雖然出身不好,但白云覺得那少女沒有風塵氣,收了將來也能照顧自己的兒女。
  “這,好吧。白公子如此照顧我們的生意,我就忍痛割愛吧。五萬兩銀子?!崩哮d也是無奈,這姑娘破瓜之后就身價大跌,還不如多要一筆銀子,還可以賣個人情,象這樣的生意只要一個月來那幺一趟,也真是對自己這生意的照顧了。
  “一共多少銀子?!卑自茊柕?。
  “公子爺,您這幺照顧我們生意,就二十萬兩吧。您已經給了我一萬兩,還差十九萬兩?!崩哮d媚笑道。
  白云皺了皺眉,想不到花了這幺多。不過銀子現在倒是不缺,想賺也很簡單。遞了二十一萬兩過去?!笆O逻@兩萬兩給你一千兩,剩下的賞給那些姑娘吧。別貪心啊,以后來我再賞你?!卑自莆⑿Φ?。他可不想讓這老鴇吃獨食。
  “公子放心,奴家不是那樣的人,姑娘們都不容易,我怎幺會那幺做呢。白公子,其實本不用那幺多銀子,可是您不知道,跟過您的姑娘最少也要一天才起的了床,這兩天有的客人來了都找不到姑娘。所以。。?!崩哮d得了錢高興,怕這主以為自己枉了他銀子,只好解釋了一番。
  “恩,我知道了,辛苦各位了。好了,給我找頂轎子,我要帶清溪回府了?!卑自频?。
  白云坐在轎子 ,清溪伏在他懷 還在沈睡著。經過綺夢樓時聽 面有人喧嘩,“哪個白公子,這幺厲害?也不說給別人留幾個,他還是不是人啊,一個人要四百多個?”有人生氣的叫道。白云也未生氣,自己這次弄的目標實在是大了點,不過現在確實神清氣爽,感覺合和功又有所長進。只是苦了這些姑娘了??粗鴳?的美人兒,臉上還有隱隱的淚痕。白云有些憐惜的撫了撫她的頭髮。
  清溪睜開眼,看到了那張讓她又怕又喜的俊臉正在向自己微笑,臉頓時羞紅了,趕緊閉上了眼睛。手緊緊的抓著被子。
  白云輕輕的握住了她的一雙小手兒,入手柔弱無骨。清溪本想掙扎,但那雙握著自己的大手好溫暖,給她安全舒適的感覺,反倒希望一輩子被他握著??墒窍氲阶约旱纳矸?,不由得暗自悲傷。忽然想到這不像是綺夢樓啊。她猛的睜開了眼睛,不安的道:“公子,這是哪里?”
  “這是我的家 ,我替你贖了身。以后就跟著我吧?!卑自品砰_了她不在冰涼的小手,把她亂了的發絲掖在耳后。
  清溪又喜又怕,喜的是以后不在流落風塵,能夠跟著這樣的男子,是以前做夢也不敢想的;怕的是以后和他歡好,他太可怕了,昨夜讓自己不知道丟了幾次身子,而那還是在已經和幾百個姐姐歡好之后??墒?,他又真的好溫柔,象昨夜,象剛才他握住自己的手,幫自己撥發絲。他該是個可以託付終身的男子吧。清溪想著,癡癡的看著眼前的男子?!岸?!”她咬著紅唇輕聲道。
  “清溪,你原來叫什幺名字?”白云覺得叫這花名不是太好。
  “奴家原姓朱,小字柔柔。公子就叫我柔兒吧?!敝烊崛彷p聲道。
  “那我以后就叫你柔兒。我叫白云。你以后別叫我公子了,太生疏,你就叫我云哥吧。柔兒,你多大?”白云問道,他不先問人家多大,先讓管他叫哥。
  “稟公子,柔兒今年十六?!比醿杭毬暤?。
  “別再叫我公子了,否則我就不要你了?!卑自蒲b成很嚴肅的樣子。
  “不要把柔兒送回去,柔兒聽云哥的話就是?!比醿簢樀米似饋?,嚶嚶的哭道。
  “別哭,別哭,我是嚇唬你的。柔兒這幺美麗可愛我怎幺捨得不要呢?!卑自葡肫鹆讼阆憧奁臉幼?,愛憐的哄道,伸手把她眼淚擦掉,扶她躺下,她身體很弱。
  “好了,乖,別哭了,是云哥不好,嚇唬柔兒。好好睡吧?!卑自戚p聲道,握著她又變得冰涼的小手,溫柔的揉搓著。一會兒,柔兒就睡了過去,睡著了還偶爾抽噎著??粗@張還滿是稚氣和純真的俏臉,白云是再也不忍心嚇唬她了。
  近傍晚,白云燒了些水,又在離家不遠的醉鄉居定了酒菜,要了一個補湯,一會兒,小二就提著食盒送上門來。
  喚醒了柔兒,扶著她去浴室洗了個澡,過了一會兒,臉色紅潤的柔兒穿一身白裙如出水的芙蓉般從浴室 走了出來,那清純秀美的可愛模樣看的白云一愣。
  柔兒看到白云的樣子,嬌羞的一笑,蓮步走到了白云的近前,握住了白云的衣袖。
  白云牽著她的小手,向飯廳走去。
  白云按著讓柔兒坐下,給她盛了飯和湯,然后坐在她身邊,斟上了酒?!叭醿?,你穿這白裙很美,以后要多穿才是。來,先喝些湯,趁熱喝,涼了就不好喝了。酒就不給你喝了,現在你能喝酒?!卑自瓢褱缀涂曜舆f到她小手 。
  “云哥,你對柔兒真好?!比醿焊袆拥目粗自?,漂亮的大眼睛 溢滿了淚水。
  “好了柔兒,再哭了就不好看了。來,喝湯?!卑自平o她擦去眼淚,用湯匙喂了她一口湯。
  “好喝嗎?”白云微笑著問道。
  “好喝?!比醿盒∧樇t紅眼睛閃亮的輕聲道。
  “那你就多喝些?!卑自频?。
  “云哥也喝些?!比醿簨尚叩囊参沽税自埔豢跍?。
  “好喝嗎?”柔兒也輕聲問道。
  “好喝。柔兒你多喝些?!卑自坪攘丝诰?,極品花雕,味道真的不錯。
  柔兒急忙給白云斟上了酒?!霸聘?,我給你也盛些湯?!比醿旱?。
  “不用了,柔兒,這湯是專門給你喝的。你體質弱,昨天又剛破了身子,多進補才是。我的身體好,就不能再補了?!卑自茰芈暤?。
  “云哥對柔兒真好?!比醿旱拖骂^來喝湯,但白云看見她一臉幸福的可愛模樣,不由得微笑。
  這晚,休息的時候柔兒拉住白云的手沒讓他去別的臥房,說自己一個人害怕,把白云留在了香閨 。一夜免不了的纏綿甜蜜,白云卻沒敢真碰她,只是摟著那圓潤玲瓏的玉體睡了一夜。
  過了兩天,白云買了兩個機靈勤快的丫頭來服侍柔兒,既可以讓柔兒好好養身體,又可以操持家務,相互照應。
  從第三天開始,白云和柔兒合和雙修,想不到這雙修對柔兒好處非常大,不但能夠和溫柔的白云魚水相歡,體質也馬上就變的好起來。不到半月,就可以和白云纏綿半夜了,容貌身材也比以前好上若干倍,讓白云也不由得開始真心喜歡她了。
  白云這半個月來白天一直在找鋪面,當然,他順便也帶著柔兒這美女逛逛街,買些衣服首飾、糕點一類的,至于水粉胭脂,這就不必了,因為柔兒本來就很美,而且白云和柔兒都喜歡自然美。這小姑娘是越來越離不開這溫柔俊朗的男子了。
  白云帶著柔兒上街不知道累壞了多少人的眼睛,流干了多少人的口水,這俊男美女的超級組合實在太搶眼。當然也有那不開眼的,找偏僻的地方準備劫色,不過這正好稱了白云的心思,在大街上你一拳把人打飛十幾米遠實在太驚世駭俗了,但是在這沒人的地方可就無所謂了。白云免費練了好多次手,可惜沒遇到高手。
  第十四章 家國之恨
  這一日白云無聊的走在街上,找那已經尋了一個多月的門面,突然看到有一大群人在街上扎堆兒。
  白云走上前去,稍稍用力就擠進了人群。
  “走,跟大爺玩玩,高興了大爺就放了你哥哥?!币粋€尖嘴猴腮怎幺看都不象好東西的中年人淫蕩的叫道,雙手拉著一個小女孩,旁邊有幾個打手踢打著一個少年,那少年已是滿臉鮮血,不醒人世。
  “放開我,放開我哥哥,你這無賴?!边@個面容清秀大概十三四歲的小女孩大叫著要去救那少年,可是身單力薄無法掙脫。周圍的人都看著,沒人敢出聲。
  白云縱然不想惹事,可見到這般情景也是惡向膽邊生?!澳憷牙训??!卑自埔е来蠛耙宦?,照著那個尖嘴猴腮的胸口就是一腳。那瘦猴被這喊聲嚇了一跳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白云這一大腳踹飛出好幾米遠,當時就暈了過去。
  那幾個打手一看主子挨打了,也都沖了上來,他們的那幾下還不放在白云眼 ,三拳兩腳都揍的暈了過去。人群一看都打躺下了,也一哄而散。
  那小姑娘還不及道謝,白云已經一手抱起他哥哥,一手拉起她朝不遠處的胡同走去。走僻靜,穿小巷,來到了一家小醫館,白云扔下幾錠銀子,“好好的給我看?!卑自茀柭晫芍械?。郎中不敢含糊,看這爺也不象好惹的主兒,急忙給處理傷口,診脈,開藥。
  開好了藥,聽那郎中說只是些皮外傷,加上風寒,沒有什幺大礙,將養些日子就好了。于是白云出去叫了個馬車,三人去了白云的住所。
  敲了敲門,細碎的腳步聲起,“您找哪位?”一把嘶啞怪異的聲音問道。
  “柔兒,是我?!卑自频?,看來柔兒是真的把自己的話放在了心上。
  “云哥哥?!比醿捍蜷_門,小鳥兒一樣撲進了白云的懷 。
  白云親了親柔兒嬌嫩的臉蛋,“柔兒,帶這位小姑娘進去梳洗一下?!卑自迫崧暤?。
  柔兒這才發現還有外人在,羞紅了臉,急忙從白云的懷 起來?!肮媚?,隨我來?!比醿呵懊嬉?,那小女孩后面跟著,白云付好了車錢,把那少年抱起來進了院子。隨手閂了門。
  白云給這少年擦了擦血跡汙垢,換了身自己的衣服。少年還是昏昏的不曾醒來,估計明天可能會醒來吧。
  女孩洗了個澡,換了身柔兒的衣服,又吃了些早上剩下的飯菜,就過來看哥哥。
  “不用擔心,睡好了明天就可以醒來了?!卑自瓶磁n慮的神色,溫聲勸慰道。剛洗完澡吃過飯的女孩俏臉粉紅,可人之極,沒想到這女孩竟也是個美人胚子,難怪那無賴想要霸佔她。
  “我們出去吧,讓你哥哥好好的休息?!卑自谱叱隹头?,女孩和柔兒也跟了出來。
  到了客廳,白云剛剛坐下,那小女孩突然跪在了白云面前,“奴家歐陽蘭雨謝過恩公救我兄妹性命之恩。請受蘭雨三拜?!闭f完便拜。
  白云急忙扶起歐陽蘭雨,“歐陽姑娘,你這是干嘛。舉手之勞罷了?!卑自频?。
  “恩公舉手之勞但對于我們兄妹來說是恩同再造,如果不是恩公,我早已受辱而死,哥哥也即便不被他們打死也不治身亡了。恩公。以后蘭雨的命就是您的了?!睔W陽蘭雨雖然看起來是個嬌柔可人的小女孩,但說話卻是頗有大家風範。
  “我就叫你蘭雨吧。蘭雨,你也別叫我恩公,我看你也沒我大,就叫我云哥吧。這是柔兒。你也別客氣拘束,以后就住在這兒,就當是自己家好了。別再提恩公之類的事了。好嗎?”白云微笑道,他看這兄妹倆面善的很,看境況也是孤苦之人,頓時有了收留之心。
  “是啊,蘭雨,云哥哥不喜歡別人和他那幺客套的。你們以后就安心的住下來吧?!比醿阂踩崧晞竦?,通過這段時間的生活,她知道白云很善良,樂于幫助別人。同時她也很喜歡面前這小妹妹。
  “大恩不言謝。既然恩公和柔兒小姐這幺說,蘭雨就聽云哥和柔兒姐姐的話了?!碧m雨嚴肅的道。那嬌俏的小臉繃起來竟給人一種莊嚴高貴,壓迫的感覺。
  白云覺得這個歐陽蘭雨不是一般人。
  “蘭雨,你和你哥哥是怎幺回事?”白云問道。
  “我正要和云哥說的。我和哥哥不是這個大陸的人,我們是輪回大陸傲天國國王的子女。輪回大陸云哥和柔兒姐姐知道嗎?”蘭雨問道。、
  白云和柔兒都搖了搖頭。
  “輪回大陸和歐雅玫大陸隔水相望,秋風洋的西岸是歐雅玫大陸,東岸是輪回大陸。輪回大陸有十四國,陸地總面積在八千六百萬平方公里公里左右。我們傲天國在輪回大陸的南部,領土面積一千八百萬平方公里,南臨翡翠海,東接落珠海,國土中有輪回大陸的三大河流迂回而過,更有無數的支流與湖泊。我們傲天有肥沃的土地和稀有的礦產動植物,所以我們傲天國不但是輪回大陸 最大的國家,也是最富有的國家?!碧m雨眼中滿是驕傲與自豪的神彩。
  白云和柔兒也不禁想像著那是怎樣的一片土地。
  “兩千多年前,我們歐陽家的祖先歷盡千辛萬苦,用無數家族勇士的生命建立起傲天國,那時整個傲天國土還是一片荒蕪。我們家族又用無數代人艱苦卓絕的與天抗爭,帶領人民疏導了河流淤塞,筑堤壩控制住了洪災;刬除了四處做惡的吃人族,推廣播種各類糧食作物,普及文化知識。傲天的從無到有的發展史,其實就是我們歐陽家族的家族史?!闭f到這 ,歐陽蘭雨的眼中閃動著憤怒與悲傷。
  白云想到肯定下面是仇恨與殺戮了。
  “可是從五百年前開始,不知道為什幺,我們歐陽家開始人丁不振,由原來的十支變成了八支,然后變成了六支,之后減少為四支,到了兩百年前,就只剩下了我們一脈,而且每一代都是單傳男丁,而且都活不過四十歲,我們皇族的勢力越來越弱,實權也漸漸旁落,操控在一些大家族的手中。不知道從什幺時候開始,民間漸漸流傳我們歐陽家是得罪了神靈,受到了詛咒,將來一定會給國家也帶來災難?!睔W陽蘭雨的眼中充滿了仇恨與憤怒。
  “到我父皇德威帝掌政時,通過近二十年的努力不但讓國家經濟有了飛速發展,更建立了一支龐大的精銳部隊以震懾鄰國的蠢蠢欲動,同時也把兵權收回了一些。誰知狼子野心,就在今年年初,右相蕭可法這老賊趁我父皇生病之機讓人盜出了兵符玉璽伙同一般大臣謀叛作亂,逼父皇退位,父皇一氣之下就。。。就仙去了。
  這老賊竟還不罷手,要將我們歐陽家連根拔去,母后也被他們亂箭射死,若不是左相暗中相助及家族死士的捨命相救,只怕我們兄妹二人也死在亂軍之中了。我們一路逃生,那老賊的兵馬一路追殺,最后那些保護我們的人都。。。都死在了他們的手 。
  但天不絕我歐陽家族,終于讓我和哥哥潛入了一艘貨船 到了歐雅玫大陸,那老賊在這邊不敢那幺倡狂,但也追殺了我們幾次。
  后來我們聽說這華國的黑石城周邊有很多礦廠,其中私人礦區是絕佳的求生避難場所,而且黑龍城北接浩瀚的興嶺森林,實在不行,我們就藏到那 ,相信他們很難再找到我們兄妹。我和哥哥邊做工邊向北行,
  一路上雖吃些苦卻也沒出什幺事,但剛到了黑龍城的轄區,哥哥就得了風寒,我們又沒什幺積蓄,我只能拼命做些活來給哥哥買藥,但是藥太貴了,而且哥哥身體弱,還需要滋補,我實在沒什幺辦法。
  哥哥好強怕拖累我,非要堅持到這黑龍城來,我攙著哥哥走的很慢,后來遇到一個好心人把我們帶到了城外,我們就進了這城 ,可是哥哥已經病的昏昏沈沈了。我沒有辦法,就在街邊打算賣身來救哥哥,誰知就碰上了那個無賴,不給我錢,還要拉我走,見我不走,就對哥哥又踢又打,后來就遇到了恩公。云哥,蘭雨這一生作奴作婢都要報答你的恩情?!碧m雨咬著紅唇滿臉淚水。
  第十五章 再入綺夢
  白云最見不得女人的眼淚,特別是這樣一個柔柔弱弱、楚楚可憐小女孩的眼淚。
  “好了,別哭了。小雨妹妹。以后你和你哥哥就好好的呆在翼哥哥這 ,不要再亂想,對于哥哥來說,喂飽你們兩張小嘴沒有任何問題,哥哥少亂花一點就有了,不算什幺的。以后你正好和柔兒是個伴,出門時有你哥哥在家我也放心些。對了,小雨妹妹,你哥哥叫什幺名字?”白云溫柔的擦掉蘭雨臉上的淚珠,柔聲問。
  “謝謝翼哥哥。我哥哥叫歐陽蘭野,今年十四歲,我和他同歲,我們是雙生的兄妹?!碧m雨情緒也好了些,脆聲道。
  “我十七歲,柔兒十六歲,你叫她姐姐就對了。這宅子 有十個房間,以后你就住柔兒旁邊的房間吧?!卑自频?。
  柔兒聽到這話卻臉上一紅,白云也突然醒悟,以后自己去柔兒房間住可就影響別人休息了。想到這又改口道:“還是柔兒帶你去看看,喜歡哪間住哪間吧。柔兒,你們去吧?!?br/>  柔兒臉上更紅,還好蘭雨沒有注意,否則她就更不好意思了。起身領著蘭雨去挑房間。
  白云看著柔兒越發動人的背影,又思念起香香來。算來,香香再有十二天就要睡醒過來了,想到與香香相聚,白云心 熱熱的。
  現在想想,白云覺得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自己已從黑石礦區已經出來快七個月了。自己也由一個奴隸變成了身家百萬的名人了,只是他這名人是只聞其名不識其人罷了。自己也有了孩兒,不久的將來就是一雙寶寶的父親。自己又有了個美麗的柔兒,柔兒是他的第一個妾室,對于這個名分柔兒很開心,她也知道自己已經有了一個非常美麗的妻子,只是她暫時沒在這 ?,F在又多了歐陽兄妹,家 是越來越熱鬧了。時間過的這般快,自己也該加快行動的步伐了。自己要儘快成為強者,更要香香過愜意幸福的生活。
  想到這,白云熱血沸騰,豪情萬丈,渾身是勁兒的沖出了家門。
  白云走在黑龍城第二街道福滿街上,福滿街雖然沒有金寶街那般繁華鼎盛,卻也不蕭條.這街上經營東北一帶的特產,一般來黑龍城撒銀子的也大多會來這 扔上一些,所以這些商鋪也是財源廣進的,遇到大主顧,就日進斗金了。
  既然金寶街上沒有鋪面可尋,那在這條街上開一家珠寶首飾也不錯,這條街上還沒有一家經營珠寶首飾的呢。走了一會兒,白云還真看到有幾家要出讓鋪面的,白云上去談了談,價格都不貴,有個千把兩銀子就夠了,只是鋪面有些小,不中白云的意。不過白云沒有洩氣,這還有大半條街沒有看呢。
  所謂冤家路窄,仇人易見,迎面來了一群人,弄的整條街雞飛狗跳,烏煙瘴氣,白云一看,那領頭的正是那上午踹暈過去的尖嘴猴腮。
  六七十人手持棍棒呼啦的把白云圍在當中,街上的人四散奔逃。那尖嘴猴腮得意的笑道:“小崽子,可讓你崔爺爺找到你了。今天先扒了你的皮,再找到那小丫頭好好瀉瀉火,給我往死 打?!闭f完站到了遠處。
  白云怒急反笑,“你姓崔是吧,你記住了,我今天要打的你忘了姓什幺?!卑自颇抗馊缇娴亩⒅切沾薜臒o賴。白云有如實質的眼光看的這無賴一哆嗦,他怎幺覺得這目光象刀滴血的刀一樣滿是殺氣。把他下面的話都給嚇忘了。
  這邊白云說完,那些打手的棍棒刀槍就已經招呼上了,
  白云看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慢悠悠的向自己靠近,很輕鬆的格擋,出拳出腳,那些人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白云的大力弄的飛到一邊暈了過去。
  那尖嘴猴腮目瞪口呆的看著地上橫七豎八的手下,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只剩下自己一個醒著的了。他不知道,這還是白云慢動作,如果要是快的話,就把他嚇傻了。
  白云走到這尖嘴猴腮的面前,“記住了,以后別再做惡,再讓你大爺撞上,就沒這幺客氣的了?!卑自评淅涞恼f完,一腳把這無賴踹到七八米遠的地方暈了過去。
  白云被這幫雜碎壞了心情,于是朝清明山走去,白云很喜歡那邊的清靜。
  白云走到飛花街的時候,突然覺得從丹田處涌上一股熱流,這熱流沿經脈亂竄,讓白云產生了強烈的欲望。比上一次的情況還要嚴重。白云心中隱隱有些不安,是不是香香說的走火入魔啊。
  可惜白云不懂什幺內功心法,不會運行調息。以前香香曾讓他試練過自己修煉的法術,但那東西白云根本沒法練,那法術只適合女子修煉。而雙修大法是性欲涌動時自然運行的,所以白云碰到這種熱流亂竄的情況自己是一點辦法沒有。
  白云覺得不妙急忙加快腳步朝綺夢樓奔去。
  當白云進入身下女子的身體時,才舒了口氣。渾身一陣暢快,耕耘之下,嬌俏的姑娘哀吟如歌。
  白云的合和雙修大法運行到了極至,幽幽的香氣薄霧般的彌漫整個瀟湘院,樓上樓下的女子都被這激發體內情欲的幽香熏得神昏顛倒,自製力強的情不自禁的都俏臉粉紅,醉眼迷離,香汗淋漓;自製力差的早就脫下了衣裙如蛇般亂扭,腿間一片濕滑。
  老鴇在遠處都被熏得渾身燥熱,看到眼前的情景都傻了。上面這位還是人嗎?
  幾具雪白的玉體橫陳香榻,幾經承歡后被僕婦擡走,有新的胴體接替她的位置。。。
  消魂蕩魄的呻吟在綺夢樓瀟湘院持續了七天七夜,整個綺夢樓再次陷入大亂,只因為白云一個人。
第十六章 花名傳著
  洗完澡的白云一邊喝茶一邊把四十萬兩銀子遞到綺夢樓老闆黃十一的手上。
  黃十一很少出面招待客人,但這次他卻不得不出面了——上次白云的事情他以為是老鴇胡扯,哪有人這幺厲害的。但這次他是真長了見識。對于這樣的大財主,他沒有理由不親自接待。
  看到洗完澡神清氣爽的白云時,他詫異的發現,竟然是個十七八歲的少年。這少年身材魁梧,相貌英俊,面帶微笑,給人不平凡的感覺——黃十一覺得這少年很眼熟。
  “在下綺夢樓的老闆黃十一,冒昧的問一句,請問白公子尊諱???”黃十一問道。
  “黃老闆客氣了,在下白云?!卑自坪攘丝诓璧?,茶很好,白云又喝了一口。
  “莫非您就是那位珠寶首飾大賽中奪魁的“神手天工綺夢樓”白云先生?!秉S十一欣喜的問道。他忽然想起在珠寶首飾大賽上看到過這個少年。
  “不敢,正是在下?!卑自瓶催@個人很順眼,也沒隱瞞。反正自己不久也要開鋪面了,那時別人也會認識自己。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白云公子您以后來綺夢樓的費用一律六折,希望您以后多多關照這 的生意。如果白公子哪日開錘出山,千萬要讓在下訂做幾件首飾。家中內人和小女早都盼望能有一件白公子打造神乎其技的仙品。真想不到白公子不但技藝驚人,而且如此勇猛,在下真是佩服啊?!秉S十一高興萬分的道,這位不只是個大大的財神爺,還是個活廣告。
  “多謝黃老闆的慷慨,以后我會常來的。至于出山,呵呵,也快了。到時忘不了黃老闆的。那在下就先行告辭了?!卑自普f完飄然而去。
  出去時,綺夢樓的姑娘們都和白云打著招呼。
  在這些姑娘的心中,還從來沒有哪個客人像白云這般既英俊多金又懂得讓女人快樂。真希望他能常來。想起那銷魂的滋味,眼神都迷離起來。
  綺夢樓停業三天,接待了一位白云公子。這白云七天七夜不眠不休,讓綺夢樓大亂,還到外面去借了好些姑娘才滿足了他——而最離奇的是,這位白云公子竟然就是那位號稱“神手天工”的白云。
  這奇聞從白云走出綺夢樓后,立刻轟動了整個黑龍城,而且不久后整個華國,整個歐雅玫大陸就都知道這個消息。
  自此,所有的大的花樓妓院都對這位白公子又盼又怕,盼的是他來了可就是筆大生意,怕的是沒辦法找到那幺多的美貌女子。據說,這次黑龍城花樓 的美貌姑娘都被白云一網成擒了。
  白云還不知道自己有了新的綽號:花王神手。他幾乎在一夜之間九成了男人的偶像和敵人,成了女子的暗戀對象和仇家。成了煙花女子的夢中情人。
  白云恐怕想不到自己竟然是憑著這個成了大大神秘的名人,而也因為這“綺夢樓事件”讓白云的身價更高,有更多的人想一睹他的真容。白云成了一個傳奇人物。
  白云走出綺夢樓,就有種被人窺視的感覺,可是四下觀望,卻什幺也沒有看到。白云搖了搖頭,想可能是錯覺。
  到了自己家胡同口的時候,這種被窺視的感覺突然變得強烈起來,白云猛的轉身,只覺得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覺。
  不知過了多久,白云耳邊響起悠揚的琴聲,這琴聲如泣如訴,仿佛情人相棄的悲傷慘澹,又好似分別后的重逢喜悅欣然,這忽喜忽悲的琴聲突然戛然而止,說不出來的詭異和決斷。
  白云猛的睜開雙眼,這是什幺地方?
  “這是我的家?!币话汛判缘蜕虻哪新曧懫?,這聲音讓人有種親近的沖動。琴聲忽又想起,白云雖不懂音樂,卻也知道那是接著前面中斷的地方繼續彈奏的,但這忽然又起的琴聲竟一點都不讓人覺得突兀,說不出的流暢動聽。白云不覺就沈入這美妙的音樂之中。
  一陣激越之后,琴聲慢慢緩和,終于停止。白云也從想像的情境中清醒過來,想到自己還不知道這是哪里,這是何人,抓自己到這 來是為了什幺?
  白云坐了起來,看到自己所在的是一間古色古香的雅室,而自己正坐在這雅室一角大床上。雅室的另一端紗幕低垂,朦朧中可以看到一個雄偉的男子坐在琴案后??磥韯偛派衿娴那偾撬?。
  “是我帶你到這 來的?!蹦前汛判缘蜕虻穆曇粽f道。
  “前輩找白云有什幺事嗎?”白云感覺這男子是一個令人尊敬的長者。
  “你修煉的是什幺功法?!蹦悄凶訙芈晢柕?。
  “雙修大法?!辈挥勺灾鞯拇鸬?。說完自己詫異的想到自己怎幺這幺不謹慎。
  “你知道你現在命懸一線嗎,如果不是遇到我,不出三日,你將經脈爆裂而死?!蹦堑蜕虼判缘穆曇舨患辈痪彽恼f道。
  白云卻覺得那聲音有殷殷的關懷?!扒拜厼楹斡写苏f?”白云雖然也知道近來自己狀態不正常,但想來不會象這前輩說的這般可怕,否則香香怎幺會不和自己說呢。不可能的。
  “你本是天陽之體,天陽之體若在十八歲之前不能遇到處子之身的地陰之體與之交合,將會在十八歲尾化枯骨而死。而地陰之體的女子亦然。這種體質的男女不能與正常的異性接觸,碰觸者將立刻脫精而亡。
  你是在十六歲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地陰之體的女子,修煉了這種雙修大法,并且脫胎換骨,那女子是花靈公主,天香純陰之體,是天下至媚至柔芬芳之體,是天生純陽之體夢寐以求的至佳伴侶,與這樣的女子云雨,不但解了化骨之厄,更有無盡的好處,也是天下極至的豔福。但是這女子身上卻有一種奇怪的內力,雙修的時候就潛入了你的軀體,隨著你功力的增長而增長,或許你和那女子繼續修煉下去,達到最高境界“大愛無形”就可以煉化這股內力,但是你們已經很久沒有修煉,再加上這黑龍城周圍礦脈的地氣牽引,就讓把那內力激發活躍起來,你又無意間動用了真氣,讓那內力迅猛的增長起來,讓你渾身熱流攢動,欲望狂生,雖然你連御百女暫時平復了那熱流,但是下一次爆發時你就無藥可救,渾身經脈爆裂而死。
  聽這男子所說,絕不是虛假恫嚇之言,只是這花靈之事,他怎幺會知道?香香說過花靈不與人間來往,而能到人間的花靈人也只有皇室而已。不過這還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如何能保住自己的性命,現在香香還在自己身上,自己不想讓她受傷害,更捨不得讓她以后孤單的生活。
  “前輩可有救治之法?”白云殷切的問道。
  “我沒有,天下還誰人有?”那男子傲然的道。
  第十七章 逍遙花帝
  白云感覺到這男子的驕傲與自信,看來自己是不用擔心了。也不由得松了口氣,但很奇怪這男子就竟是何人,竟然知道這幺多。不過現在也不是隨便問的時候。
  “你知道我是誰嗎?”那男子問道。
  “晚輩不知,前輩您是?!卑自浦赖娜吮緛硪膊皇呛芏嗟?。
  “說了你也不知道,你知道的東西實在是有限。本尊八十年前就叱咤天下,一提我“逍遙花帝”李太玄的名號,哪個人敢不退避三舍?”逍遙花帝李太玄傲然道。
  “那前輩您今年?”那這人的年紀該是百歲之外了,人間能活這幺大年紀的人好像也不是很多的,能象他這幺大年紀還如此厲害想來就更少了,可能他不是人間的。白云想道。
  “本尊的壽命怎幺會同這凡人一般。好了,少說廢話。小子,本尊已將你體內的內力融合,經脈重整,現在就傳你一套功法。好好修煉吧?!闭f完白云只覺得一陣幽香襲來,眼前一花,已經來到了一個寬闊的山洞 ,洞頂鑲嵌著碩大的明珠,照得洞內亮如白晝。李太玄仍舊是剛才的那個姿勢坐在一幅紗幕后,而白云坐在了一張黑黑涼涼的石床上。
  “徒兒多謝師傅?!边@逍遙花帝李太玄實在是厲害,白云也感覺他很親切,就拜他為師吧,這以后也是自己的靠山啊。
  “你倒是挺機靈。以后就在這冰火洞中修煉吧,飲食自己到外面解決。我還給你留下了一些書籍典譜器具,書我是編好了號的,你按照次序學。全都給我學精通了。將來能不能出去就靠你自己了。你的家 我替你照應著。好了,本尊去了?!卑自浦庇X得腦袋一沈,好像多了些什幺。那逍遙花帝已蹤跡全無,前面空空如也,讓白云懷疑自己在做夢,但身已處這洞穴之中。
  白云茫然的抓了抓頭,站了起來,動了一下四肢,只覺得輕飄飄的舒暢不已,心下一喜,看來自己真的和以前不一樣了。如果自己也有那逍遙花帝神秘莫測的武功,應該可以保護香香和柔兒她們了,更可以為建立自己的勢力多一些保障。想到這 ,白云心情好了起來。先看一看這 吧。
  這是一個無比寬闊的天然溶洞,從洞口到最 端有十 長,寬度不一,但最窄的地方也有二百米寬,高度也在一百米左右。在洞的 面有不知多少歲月形成的無數巨型石筍,石鐘乳,竟然還有幾個水潭在 面。白云所處的地方是溶洞的中間部分,足夠睡十人左右的石床在這無比寬闊的空間 顯得很渺小。洞 的溫度適中,很是舒服,空氣也非常的好。白云最驚異的是洞頂那估計足有拳頭大的繁星般的明珠?!斑@可是真夠奢侈的了。不知道一顆能值多少銀子?”白云喃喃自語。
  走出溶洞,外面是山谷,四面懸崖千仞,有云朵擋著,看不到盡頭。應該是中午時分,陽光很強,投射在云朵上,美麗的很。山谷不大,看來不過二 方圓,風景卻很美,瀑布小溪,花樹掩映,綠草茵茵,讓人心曠神怡。這山谷要比溶洞中溫度高一些,但也是氣候怡人,真可稱得上世外桃源。
  白云四下走走,發現西周果然沒有出路,要想出去可能只有飛上去了。在瀑布下的水潭 洗了澡,舒服的躺在一塊大石上曬著溫暖的太陽,感覺愜意極了。想到再有五天就會看到香香了,香香一定會喜歡這 的。想到這白云笑了,恍惚間竟睡了過去。
  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不知是霧還是煙,白云嗅了一下,沒有什幺味道,應該是霧氣。
  “這 是什幺地方,我怎幺會在這 ?我不是躺在水潭旁的石頭上曬太陽嗎?”白云不解的想到??粗_下,是白玉般的石板鋪成的路,這路通向哪里?四下 看,除了霧還是霧,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邊際。
  白云茫然的不知該向哪里走,這是夢嗎?白云掐了自己的手背,一陣疼痛讓白云坐了起來,自己還在這山谷 ,看下手背,紅紅的還有些疼痛。那剛才的該是做夢了,那夢境中的地方好奇怪。白云看了看太陽,竟然已經西斜了,如血的夕陽映得天空的云朵成了震撼人心的的壯麗景色。那紅云壓頂的感覺仿佛一個詭異的夢。還是夢。
  白云趁著天還沒黑,在水潭 抓了幾條魚,在遠處的樹林 找了一些乾柴,回洞 在那放書和一些物品的地方找到火折,發現竟還有調料,白云高興的燃起了一堆火,把魚用樹枝穿起開始燒烤,等到魚開始泛黃了,就向上面撒調料。這招是白云在黑龍城 和柔兒吃烤肉時觀察到的,那時想以后在家 邊吃烤肉邊喝酒一定很享受,沒想到卻在這 實踐了,不過烤的是魚,不是肉。
  看著那魚變成了金黃色,香味慢慢的散發了出來,終于可以吃了。白云吞了一口口水,已經好幾天沒吃東西了。雖然說現在即使半個月不吃不喝也沒有關係,但白云還是習慣按時用餐,所以胃口一直非常好。在白云看來,人活著如果不吃不喝那就很缺乏樂趣了。
  這魚非常的肥美可口,嫩滑的魚肉入口即化,白云這幾個月照實吃了不少美味,黑龍城因為經濟發達,商業鼎盛,所以會集了全國甚至國外的著名主食小吃菜肴,白云基本著名的都去過,但是還沒吃過如此美味的東西。這魚白云沒見過,但想來應該是稀有的品種。
  把抓到的五條近三斤的魚都吃到腹中,白云才覺得有些飽了。真是奇怪,平時讓自己吃這三條魚估計也就夠了,今天卻吃了五條沒覺得飽,看來這魚肉雖然好吃,卻不頂飽。
  白云用水澆熄了火,天早已暗了下來,月亮還沒有出來,漫天的星斗。不遠處的溶洞 發出耀眼的光輝,山谷中也不顯的暗。
  白云走進了溶洞,輝煌的珠光映的四周的石鐘乳,石筍光芒閃爍,好似走入了寶庫一樣。不過這廣闊的空間中只有白云一個人,腳步聲在洞 迴響,顯得特別的冷清和寂寥。白云心中泛起孤單的感覺,這種感覺很久沒有了。白云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耳后的紅痣,一股暖流由心底涌起遍及全身,濃濃的愛意讓白云忘記了剛才的孤單感覺。
  “香香妹妹?!卑自莆⑿χ哉Z道,放下了手,眼中滿是愛意。
  白云走到書架旁,看到第一層的左邊第一本上寫著“一”,白云抽出了書,書皮上寫著“逍遙術”三個字。估計這本書上寫的就是逍遙花帝的武功了。
  雖然白云這兩個月從林清原和柔兒那學了很多字和知識,但看這本書還是費力的很。有很大一部分看不懂。但好在白云對自己不懂的東西都特別有興趣,于是就用心看著,思考著,忽然腦海中有了對這話語的領悟,許多問題迎刃而解,白云興奮的看了下去,發現每每自己一認真想,就會從腦海中出現答案。
  白云猜這肯定是逍遙花帝在自己的腦海中留下了什幺,因為他走時自己感覺腦袋中忽然多了什幺。這逍遙花帝果然不是徒有虛名,光是這往自己腦袋 放知識的手段就夠驚世駭俗的了。
  第十八章 再見伊人
  白云看的是第一篇悠然篇,是內功修煉方面的內容,這內功是逍遙花帝結合家傳內功和師門內功自創的內功心法,名為悠然氣。白云看了一頁,理解了這悠然氣的產生原理。白云感覺這內功也不是很難修煉。于是就把整本書大略的翻了一下,逍遙術的第二篇是傲游篇,講的是輕功;第三篇是自在篇,講的是武技;第四篇是逍遙術,講的是陰陽雙修。
  “看來這逍遙花帝也是個風流人物啊?!卑自莆⑿χ哉Z道。
  這一本《逍遙術》翻下來,已是一夜過去,洞口處已能見隱隱的青白色。白云盤膝坐在這據《逍遙術》上說叫做溫涼香木床的大床上,修煉《逍遙術》中的悠然氣。
  這悠然氣分為八個層次,白云兩天后就修煉到了第二層—寶光流動,真氣流動時身上會出現隱隱的寶石般的流光,真氣已能外發,白云對著百米外的一塊大石發了一掌,沒有動靜,過了一會兒,那石頭突然化為青煙無影無蹤,白云拿出計時器一看,三分鐘。(這計時器是白云花大價錢從外國商人那 買來的,很精緻。)“太厲害了,我太厲害了。呵呵?!卑自坪镁貌砰]上了大張著流口水的嘴,傻笑道。
  白云一日三餐,晚上的一頓宵夜,基本都是從那水潭 抓那種銀色的魚來吃,有時燒烤,有時用自己做的石鍋煎炒烹煮,吃的美極了。這穀 還有很多奇異的水果,白云大膽嘗試,發現都味美的很,而且對自己修煉有好處。
  一轉眼到了第五天。清晨,白云已在洞 準備好了水果坐等香香出現。
  “你猜猜我是誰?”一雙嬌嫩軟香的小手從身后捂住了白云的眼睛,那誘人的聲音,美妙的觸感,熟悉的幽香,不用猜白云也知道是誰。白云控制住內心的狂喜,大手按住那雙柔若無骨的小手輕輕揉捏著。
  “你是妖女?不是?那是魔女?也不是?那你是我的小仙女,小妖精香香妹妹?!卑自贫褐阆?,然后猛的回過身來,把那具香軟美極的玉體橫抱在懷 ,懷 果然是那張宜喜宜嗔的絕世仙顏,望著那雙輕輕眨動深情凝望自己的美眸,白云忍不住把嘴唇吻住了那張微喘的嫣紅小嘴,一條丁香小舌靈動的和白云的舌頭糾纏著,銷魂蝕骨的快感讓二人不停的糾纏著,恨不得讓彼此融入對方的體內。
  白云脫下香香那藍色的衣裙,只著白色肚兜的嬌軀輕輕扭動著,一雙欺雪壓霜的晶瑩長腿泛著動人的光澤,開合間可見蜜處粉紅的花瓣微張,上面花露儼然。
  白云看著香香誘人已極的姿勢,忍不住趴在纖長圓潤的大腿之間,舔吻那珍珠般的花蕊和柔嫩芬芳的花瓣,一聲聲如嘻如泣的嬌吟。在白云的魔手下,肚兜脫落在床上,露出香香嬌挺無比的雙峰和不盈一握的幼長腰身。
  在白云一雙大手的揉搓挑弄下,雪白嬌嫩的玉峰驕傲而挺拔,兩顆鮮紅的櫻桃挺立著仿佛要滴出血來,那鮮紅的小小乳暈更強調這動人的美麗。
  在一陣下身挺動玉體亂顫間,香香發出了一聲滿足的歎息般的呻吟,香滑的花蜜從盛綻的花心中涌了出來,白云貪婪的吸啜舔食著,癢麻的感覺讓已到了極樂頂峰的香香急促的呻吟起來,一雙雪白的玉腿把白云緊緊的圈在腿間,小巧晶瑩的玉足用力的弓成新月,珍珠般的可愛腳趾也都用力屈著,更多的花蜜從翕動的花徑中流淌出來,讓白云大快朵飴,盡情享用。
  在連續十幾波的高潮后,白云終于放過了香香,把香香放在自己的臂彎間,二人溫柔的輕吻著。眼神間不時的傳送彼此的濃濃愛意深情。
  香香漸漸的平復了下來,俏臉上掛滿了滿足后的慵懶。美眸中波光盈盈,動人已極,讓白云差點又失控。不過白云還是控制住了自己,還要和香香好好的說會兒話。
  “香香妹妹,我。。。我收了一個叫柔兒的女孩?!卑自评⒕尾话驳牡?。雖然香香說讓自己弄幾個美女回家,但白云還是覺得對不住香香。
  “云哥哥,不要愧疚,不是香香讓你這幺做的嗎?再說現在還只有一個柔兒,就算上蘭雨,也還是太少了。你的體質特殊,是需要多些美女來服侍的。你總不能總去綺夢樓吧。
  香香想不到竟會害了哥哥,幸虧遇到了逍遙前輩?!毕阆阏f到這 淚眼婆娑抽泣起來。
  “別哭了,香香。這個你也不知道,再說你帶給我的好處不是更多嗎?就是有你這個仙子般的妻子,哥哥也是太滿足了。我相信在街上隨便讓哪個男人用生命換一個有你十分之一美麗的女子,他們也是會打破腦袋搶著來的。哥哥現在不是變成了高手嗎,而且以后還會成為絕頂的高手。這都是我美麗的香香帶給我的。你說云哥哥是不是該感謝香香妹妹?”白云深情的說。把香香緊緊的摟在懷 。
  香香也緊緊的摟著白云,送上了火辣的熱吻,二人又糾纏了起來。
  唇分,二人甜蜜的擁著?!跋阆?,你“春眠”的時候對外面發生的事情也都知道?”
  白云忍不住問道??罩挠沂謸崦阆阊┌诇唸A的俏臀,嫩滑溫軟的觸感讓白云很是享受。
  香香摟著白云的腰,合著美眸享受白云溫柔的愛撫?!笆前?,我也沒想到竟然可以感知到外面的世界,可能是我們修煉的境界比較高吧。不過我只能知道你知道的,別的我就不知道了。而且你有不妥的時候,我就會醒來。但是我無法從你的身體 出來。只能和你說話。
  如果遇到厲害的,我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象這次逍遙前輩帶你走的時候,我也睡了過去,直到你醒了之后我才醒過來?!毕阆闳崛岬穆Z道。
  “原來是這樣,香香,你聽說過我師傅嗎?”白云想知道師傅逍遙花帝究竟是何許人也。
  “沒聽過,我也奇怪逍遙前輩怎幺會知道我們花靈的事情呢?!毕阆阋埠芷婀?。這逍遙花帝給香香的感覺極為神秘厲害,所以她也尊稱為前輩。象香香的年齡在人間絕對是個神話了。
  白云和香香心意相通,所以對香香叫自己師傅為前輩也不覺的奇怪,再說香香事實上在花靈也不過是個小女孩。
  “云哥哥要好好修煉,我最近的功力因你的氣息影響也有了進步。等云哥哥成了絕世高手,香香的法力可能會比原來還厲害的,如果可能,香香就可以回家了?!毕阆阈廊坏牡?。
  “好的,為了我美麗可愛的香香妹妹,我拼了。從現在開始我就要努力修煉?!卑自迫氯轮?,大手滑進了香香的腿間逗弄她柔嫩的珍珠,“嗚?!毕阆阊┌琢岘嚨难硪煌?,一聲難過的嬌吟。小手緊緊的抱住白云。
  白云覺得香香比以前更加敏感了,怕是自己還沒真動她就要不行了。于是手從香香雪白的大腿間拿出,手指上竟從她濕滑的花瓣上扯出了一條長長的蜜涎。香香早就情動不已了。
  白云啜了一下手指,香甜的味道讓白云決定還要再次吃個夠。
  香香雪白晶瑩的玉體映襯深深臍窩四周那兩朵奇花在漆黑的大床上分外的震撼人心。望著閉眸嬌喘顫動的絕世美人,白云心中一陣滿足和愛憐。一定要好好的疼愛香香。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
  • 圖片小說月排行榜
  • 圖片小說推薦排行榜
  • 彩票论坛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