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系列
騎兵有碼
唯美清純
網友自拍
亞洲性愛
歐美激情
露出偷窺
高跟絲襪
卡通漫畫
Gif動圖
小說系列
步兵無碼
暴力虐待
學生校園
玄幻仙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倫戀情
經驗故事
科學幻想

請勿進入圖片地址,以免中毒

 第一章:誰家房似錦繡無

  「早,壁櫥今天怎麼來的這麼早?!?br />
  「早你個大頭鬼,每天屬你來的最遲了?!惯@位被稱作壁櫥的女子回了個鬼
臉,語氣雖然不善,但是身體很老實的迎上前去?!钙さ笆萑庵??」

  「對,我早上五點鐘起來熬的,來給我們閃閃公主補補身體。健哥, 985,
你倆給爺叔留點啊,樓山關你只許喝一碗啊?!拐f話的男子叫劉家定,是安家天
下靜宜門店的中介,外貌普通,身材一般,性格溫和,進入中介行當很多年,但
跳槽到靜宜門店后至今還未開單。

  王子健和 985對視了一眼,兩人看著劉家定一路小跑的提著個紅色保溫盒,
快步朝著店長室走去。這時王子健有些陰陽怪氣的說道:「家定你別忙,姑姑還
沒來,哎呀,你不用著急?!?br />
  985 聞弦歌知雅意,也跟了一句:「就是,爺叔要是在這準批評你毛毛躁躁
的?!?br />
  「誒, 985,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小劉每天早上都是這樣,反正爺叔也看不
見?!雇踝咏〉故遣仍?985的點上,「至于姑姑會怎麼說,反正他每天早上都和
老板娘在家吃,最后這份還要給小樓吃?!?br />
  劉家定放下保溫盒,轉身出屋,正巧看見朱閃閃分完了粥,一人一份,剩下
一個干干凈凈的盆地,樓山關正抱著盆努力地刮干凈最后一滴粥水?!傅?,有的
吃還管不住你們的嘴?!?br />
  「就是就是,人家定也是好心好的伐?!怪扉W閃靠著椅背,舒舒服服的喝著
熱粥,眉眼間充滿了自在。

  「健哥你……」樓山關動作倒是快,王子健還沒端起碗,擡起頭一口悶了個
干凈?!附「缒阋遣怀?,就留給我,我還沒……」

  王子健趁著樓山關放碗的功夫,飛速的端起了碗,抿了一口,咂摸咂摸嘴,
喃喃道:「小劉來門店半年,別的不說,熬粥的功力見長,雖說我沒有刻意的保
持體重,每天要是都這麼補下去,遲早的圓滾滾了不說。壁櫥公主你也不怕胖,
回頭再找不到金龜婿?!?br />
  「王!子!??!我晚上可是不吃飯的!我怎麼可能長胖!還有!不要再叫我
壁櫥!」朱閃閃的自在瞬間消失,轉眼間就換上了憤怒,兩條眉毛一翹一翹的,
有些單純的好看。

  「我的錯,怪我,以后不叫你壁櫥了,朱傻傻?!雇踝咏≌笪W?,理了理
領子,然后優雅地系上襯衣的袖口,想說繼續說些什麼,可是這時朱閃閃已經扭
過頭去,俏臉沖著前門,慢悠悠的品粥去了。

  「朱閃閃,朱閃閃?」王子健喚了兩聲,朱閃閃仍沒沒有理他。

  靜宜門店陷入了沈寂,只留下大家喝粥的聲音。

  樓山關來自農村,性格直率,爽快,在城里人習慣的虛與委蛇的氛圍中有些
不自在,于是率先打破了這件門店難得的安靜祥和。

  「家定你粥咋熬的這麼的好啊?!?br />
  粗看這碗粥,經過長時間的燜煮,每一粒米已綻放成花。里脊肉大小合適,
和切的不規矩的皮蛋綴在米花間,頗為誘人。簡單的調味突出了食物的本味,漫
長的熬煮讓整鍋粥分外誘人。

  「這粥……」劉家定正欲開口,朱閃閃就搶過了話頭。

  她緊緊地抓住了劉家定的手,余光瞟著王子健,歡脫地說道:「家定,家定
哥,你們總叫我壁櫥公主,公主就是要等白馬王子的。人都說要抓住一個男人的
心。就要抓住……」

  王子健看著兩人如此親昵,手上甚至有了超越友誼的動作,連忙插入了談話。
他說道:「抓住男人的胃啊,朱閃閃你怎麼能這麼沒有骨氣,作為新時代的單身
女性,就應該……」

  「十指不沾陽春水?!?85順口接道。

  「不對不對,你那是說她養尊處優,嬌生慣養?!?br />
  「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龍泉壁上鳴?!?85再次捧道。

  「還是不對,你那說的是女子參軍打仗,我們家閃閃作為門店吉祥物,那可
是?!?br />
  「一雙玉臂……」985三次捧道,只是這次捧蹄子上了。

  「一雙玉臂上下翻舞,剎那間影分三人,無數白光閃爍,滿眼是梨花亂舞,
細雨婆娑,端的是千手觀音,降世臨塵?!雇踝咏≌f的興起,甚至掏出了手巾擦
了擦汗。

  劉家定眼瞅著這幾個沒正形的越跑越偏,趕緊恭維道:「行啊健哥,你這嘴
皮子夠利索的,你不說相聲不說脫口秀,跑來干中介可惜了啊?!?br />
  王子健受人吹捧,這一番架勢也是頗費體力,自從劉家定來了門店,每天早
飯要麼是一碗頗為精致的粥,要麼是一些造型別致的小糕點,味道不錯,但不抗
餓。雖說沒再花過早點錢,但是自己買點別的就著吃也不是一個滋味,就連從來
口味挑剔的徐姑姑也再未買過早飯,如果來得早也會分上一點大伙口糧。

  「你看你們沒正形的,就不能學學隔壁小白帽。每天早上跳跳健身操,或者
看看人阿拉是丁,早起就在外面宣傳獨家房源了好啦伐?!菇痖W閃輕輕肘了劉家
定,顯然是這些玩笑仍在她能接受的範圍內。

  「對了,爺叔怎麼還沒來,徐咕咕呢?」劉家定看眾人吃完了粥,便開始收
拾殘局,這一幕已經成為他在門店里面必不可少的日常。

  「爺叔帶顧客看房去了,就那家宮女士,來來回回看了幾十家的疑難雜單。
姑姑,姑姑這點還沒來怕是昨晚上操勞過度了吧?!雇踝咏》隽讼卖W角,正巧手
機響起,他拿起桌上的手機,屏幕上寫著兇宅房客。

  「靜一靜!噓!餵,是,您一會來店里是嗎?那太好了,我們安家天下靜待
您的光臨?!雇踝咏炝穗娫?,手機甩在桌上,神色里說不出的暢快。他吐了一
口氣,全身舒緩的靠在椅背上,對著大家說:「又開一單!」

  「我健哥颯!」隔著老遠,樓山關舉著水杯,人未至,聲音和大拇指先到。

  「什麼房子,什麼房子???」別人開單,最興奮的永遠是朱閃閃,這次也不
例外,對于店里每開一單,每一處賣出去的房產,她都感到興奮。

  「說出來怕嚇死你們?!雇踝咏∩裆?,這讓坐在他對角的劉家定想到了
什麼。

  「你是說那套。作為捧哏,985總是特別的及時。

  「不會吧……」

  「那套房子,那套房子砸咱們手里小半年了吧?!箘⒓叶ㄏ肓讼?,掏出手機
開始查找,

  「我的天,兇宅也有人???」

  在大家雜七雜八的驚嘆聲中,朱閃閃展現出了女人應有的素質,她直奔每個
人都十分關注的主題,身子探過了隔板問:「男的女的啊?!?br />
  王子健頜首,回應道:「女的?!?br />
  安家天下是一家關于房產的中介公司,其主要以找房快,看房快,住房快而
聞名于業界,當然伴隨著海量房源和交易迅速的是傭金略高于其他公司。靜宜門
店曾經因交易量在上海聞名遐邇,現如今已門可羅雀,而門店兩邊也各自新開了
兩家房屋中介,一家是店長矮胖,整日把努力奮斗掛在嘴邊,恨不得員工通通99
6 的小紅帽;另一家是以買房前賓至如歸,買房后拒之門外,常年于顧客打官司
的阿拉丁,阿拉丁的店長是個瘦高個,一臉的尖酸刻薄。

  而我們故事的主要場所,安家天下在店長徐文昌先生的英明領導下,以優異
的成績,終于成為了業績墊底的養老門店。

  既然是養老門店,少不了的就是整日插科打諢混日子的職員。

  伴隨著王子健開單的消息,店內沒開過單的神奇四魚也受到了鼓舞,他們堅
信過不了多久,幾人都會跟著開單。只是單是別人開的,就算在強效的藥力也無
法讓混吃等死的死人堅持下去。過了小一會,朱閃閃首先掏出了自己寶貴的化妝
盒,緊隨其次的是 985,平日喜好讀書,以文化人自居的他也開始不務正業。劉
家定作為第三個投降的群眾,自然不干下風,從自己藏寶庫般的抽屜里掏出塔羅
牌,開始測運勢。

  樓山關恐怕是唯一一位仍抱有上進心的人了,只是早上起的太早,有沒有吃
飽,現今仍在盤算自己要不要把爺叔或者姑姑的粥喝了。

  劉家定打量了一會樓山關,說不上好心地提醒道:「小樓去把爺叔的那碗喝
了吧。等爺叔回來讓他喝咕咕那碗?!顾怯X得自己起早貪黑熬的粥涼了挺可惜。

  「行?!箻巧疥P回應了他一個單純地微笑。

  沒想到樓山關剛端起了碗,門外就進來一個美女。她身穿一件黑色風衣,右
肩背著一個挎包,包中還掛著一把長柄雨傘,下端和地面保持著距離。店內該吃
的吃,該化妝的化妝,測命的測命,聊天的聊天,要說樓山關一邊吃,手里還舉
著手機刷抖音。這一屋子人看似是房屋中介,如果不說年齡,很可能被人當作老
干部離退休中心的駐場。

  劉家定翻開一張牌,沒人知道他在算什麼。在店內其他人眼中,他有些神叨
叨的,除了徐姑姑和爺叔,也就樓山關和他關系不錯。他看著手里的塔羅牌,是
正位的女祭司。

  直覺告訴他,他等了很久的東西終于來了,而他選擇了相信直覺。

  果不其然,一擡頭,他正巧看見了這位嶄新嶄新的美女,風塵僕僕的,左右
手各提著行李,黑色風衣里面是白色的襯衫,頸間圍繞著一條紅白條紋的絲巾,
清爽的短發給她添了幾分職場人應有的干練和英氣。

  「開始了?!箘⒓叶ㄠ哉Z,之后開始收拾桌子,這讓他旁邊的朱閃閃很
是疑惑,她正準備問些什麼,站在門口的美女先開了口。

  「大家好?!?br />
  有客臨門,王子健自覺地起身,恭聲問道:「您是房小姐?「

  「是?!?br />
  作為中介,王子健絲毫不缺職業素養,雖然沒有給她留下好印象,但是他仍
然保持了自身的高水準。王子健先是略鞠一躬,欠身道:「您先會議室坐一下,
我去給您準備合同?!鸽S后不慌不忙的走向了文件區,去拿早已準備好的房屋租
賃合同。

  樓山關也站起來把會議室的門打開,嘴上花花的說:「美女,里面請?!?br />
  美女并不理睬他,反而朝著里屋走去,一邊走,一邊四處張望,就像巡視地
盤的母獅,眼中飽含嫌棄。

  樓山關被無視后,風風火火的跑到985身邊,扽著985的衣服說道:「你看,
長得挺年輕,膽子還挺大。你說他是一個人住嗎?」

  劉家定和朱閃閃也湊到了兩人中間,遇到八卦兩人從不手軟。

  「你想什麼呢你?!?br />
  「你們仨看啊,從包到箱子,到一整身衣服,全是大陸貨?!雇瑸榕?,朱
閃閃的注意點從來和門店其他人不同,

  「眼挺尖?!?br />
  「我是誰啊?!怪扉W閃有些得意。

  「我就喜歡這樣的?!?85充分地展示了什麼叫做斯文敗類。

  這仨人圍在一起八卦來八卦去,劉家定也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人,下意識的說
著。

  「這是同行?!?br />
  「什麼?這位小姐是我們同行?」朱閃閃有些不相信。

  「要麼說你開不了單呢,不看她的行李,但看她的腿,小腿很發達,平時一
定走了很多路??姘洗钪陚?,朱閃閃你學著點?!箘⒓叶ɑ鹧劢鹁?,一針見
血的點出美女身上不同的地方。

  聞言朱閃閃有些不服氣,但是這麼看確實挺像同行的,「你不也沒開單,不
過這沒下雨帶什麼傘啊?!?br />
  「看房時給客人打的,我打賭,她包里肯定有紙巾口香糖口紅化妝盒鞋套充
電寶,還有最次也是恒大冰泉,高點還得是依云的礦泉水?!箘⒓叶ㄆ綍r神神叨
叨的,大家都習以為常,只是他這次特別的肯定,讓眾人有些手足無措。不過最
讓眾人震驚的反而不是美女的身份,而是,「我要是猜錯了,明早干貝粥?!?br />
  「不會吧,這麼看還真是同行?不過我們怎麼去看她包里有什麼啊,家定明
早就熬干貝粥吧?!?br />
  這邊有說有笑,那邊王子健已經整理好合同。他走向會議室,略帶歉意地說:
「房小姐,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請?!?br />
  房小姐仍然掃視著店內四周,腳下不緩不慢地挪著,頗有些優雅。進了會議
室,王子健關上門,整個會議室的毛玻璃墻上瞬間出現了四個人影。房小姐放下
行李,直接坐在主位,王子健連忙遞上了文件。

  「這是您的合同,還有執行承諾書,請仔細閱讀?!?br />
  「我知道?!狗啃〗憷淠幕貞?,逐條審視著租賃合同。

  王子健站直身體,雙手窩在身前,畢恭畢敬地說:「出于我的職業道德,還
是要再次跟您確認一下,這套房子之前出過刑事案件,也就是人們說的那種兇宅。


  「我知道?!?br />
  「上一任租客不幸在客廳里遇害?!?br />
  「我知道?!狗啃〗慊氐牟焕洳粺?,不鹹不淡。她伸出手,示意王子健把筆
遞給她。四目相對,兩人沈默了數秒。

  「那就沒什麼問題了……要不我還是帶您先看一下房子?」為了賣出這套兇
宅,王子健再三確認。

  房小姐接過筆,很快便簽署了合同。之后她的話語,讓王子健有些錯愕。
「請他們進來吧?!?br />
  「???」

  沒有得到想要的回應,房小姐直接提高了聲音?!搁T口那幾位,你們進來吧?!?br />
  神奇四魚還想探討一下先后順序,劉家定率先推開了門,臉上堆滿了笑容。
「房小姐您有何貴干?」

  房小姐隨后的動作讓劉家定安了心。她掏出一疊文件,十分正式的向大家介
紹道:「我是總部派來的新店長,我叫房似錦。哪位是徐文昌店長?!?br />
  「他,他還沒來?!?br />
  「這是我的調令。請你們看一下?!狗克棋\把調令放在桌上,很有禮貌地朝
著眾人推去。

  眾人圍著調令,只見上面寫著,「經研究決定,為激發門店活力,提升業績,
安家天下上海靜宜門店試行雙店長制。特派遣房似錦同誌擔任靜宜門店店長。與
徐文昌店長共同主持門店工作,于五月十五日到崗?!?br />
  朱閃閃念完調令,眼睛直戳戳的看向王子健。

  「徐姑姑怎麼不事先跟咱們說一聲啊?!箻巧疥P抱怨著,換來的卻是王子健
的調侃。

  「徐姑姑干什麼事情還得事先通知你啊?!?br />
  985眼尖,他有些急促道:「上面蓋著大紅戳呢?!?br />
  劉家定一如既往,說出了自己的推斷:「這怕是真的?!?br />
  「切?!乖诒娙说谋梢穆曋?,房似錦朝他點了點頭,顯然門外的討論她全聽
的一清二楚。

  宣布完調令,眾人都回歸工作崗位,現在徐文昌不在,大家也沒有主心骨,
對于房似錦只能聽之任之,畢竟調令應該是真的。

  大家都坐下后,房似錦暫時存放好了行李。靜宜門店因為常年業績倒數,大
家也都散漫慣了,整個門店唯一空出的房間也堆滿了雜物,按理說那應該可以當
作房似錦的辦公室??煞克棋\有自己的想法,她作為北京地區的十佳店長,很快
挑好了自己的工作場所。

  她在徐文昌的店長室門口擺放了一張桌子,就像隔壁店鋪店長的秘書一樣。

  房似錦靠在桌子上,進了門店有一會了,除宣布調令,店內員工就和他再也
沒有過交流,她只能自己搬來搬去,在職員們無聲的嘲笑中,思索著對策。

  可是她沒有注意到,在她極易忽略的角落里,有個人在一直觀察她。

  劉家定不像其他人一樣,他出現在這里有他的目的,平時可以混混日子,等
房似錦出現了,這才是他的主要目標。

  中介是一門很考驗眼力的行當,眼里有活不一定能讓你多開一單,但是恰倒
好處的鋪墊能有效提高顧客的好感度。劉家定早就發現房似錦只有桌子,沒有椅
子,因為這間門店本來多出的一套辦公用品因為他的出現而被占用。

  在其他人複雜的目光中,劉家定提起舒適的靠背椅,盡量不在地上劃過發出
聲音。

  「呵,這就開始拍新店長馬屁了,要我說,這人還沒走,茶就涼了。不對,
是粥涼了?!挂驗橹扉W閃的原因,王子健總是對劉家定抱有敵意,說不上多少,
似有似無的。

  985 畢業自重點大學,雖說出自象牙塔,眼高手低,但該有的眼力見也是有
的,既然失了首先和房似錦拉關系的機會,那自然要繼續迎合王子健。他笑著轉
過頭,眼里譏諷遮掩不住?!负?,你別說,明天小劉肯定又多帶一份粥,不知道
會換個什麼樣的保溫盒?!?br />
  樓山關自己刷抖音傻笑,沒有摻和兩人的碎嘴,朱閃閃卻按捺不住。平日她
看起來總是傻傻的,因為是店內唯一一個女性,她也自認姿色高人一等,從來不
缺來自左右對面專注的目光,房似錦的出現,在她心理敲響了警鐘。她看著劉家
定獻殷勤,嘴里不說什麼,臉上全都表現了出來。

  房似錦看著劉家定拿來了椅子,沒有謙讓,眼神示意他把椅子放好,坐下,
然后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她帶著職業笑容,職業性的問他:「椅子給我了,你坐
什麼?!?br />
  「我從會議室拿一把就好?!?br />
  「那會議室就會少一把椅子,有顧客上門會不好看的?!狗克棋\直著腰,目
光從劉家定身上移開,她看向了朱閃閃。比起樓山關,同為女性的朱閃閃顯然更
讓人在意,而且相比樓山關沒心沒肺的刷著抖音,朱閃閃氣鼓鼓的化妝更讓她在
意。

  「沒事,我先將就一會,等徐咕咕……等徐店長回來我跟他申請再買一把,
就半天的事?!拐f完,劉家定欲言又止,他可能還有些要補充的?!傅昀锉緛硪?br /> 子不少,只是街道上姆媽們隔三岔五的來借幾把,徐店長抹不開面,也就都被借
出去了。如果您有需要我下午也能再帶幾把回來?!?br />
  「公司有公司的規矩……」房似錦職業化的笑容漸漸消退,轉而嚴肅了起來。

  「是啊房店長,公司有公司的規矩,這門店也有門店的規矩呀,徐店長訂的
規矩我們不好反駁的是不是,您有什麼問題可以等他回來再說,您瞧您這風塵僕
僕的,先休息,我去給您倒杯水?!箘⒓叶ㄞD過身去,朱閃閃本來氣鼓鼓的臉更
顯得圓了,兩條眉毛一挺,大拇指高高豎起,就差脫口而出干得漂亮四個字了。

  王子健把這些看在眼里,拉過 985,低聲說道:「看見沒,這就是會說話,
你以后學著點,你瞧瞧這房店長的臉色……這城府夠深的啊,這都沒生氣?!?br />
  眼看房似錦被劉家定來了個下馬威,居然沒有生氣,這出乎了大家的意料。

  劉家定端來一杯茶,茶湯紅亮,看起來是招待尊貴客人的上品,房似錦雖然
生氣,但伸手不打笑臉人。只能接過茶放在一邊。她雙手盤在胸前,正要說些什
麼,劉家定頭也沒回的走回了座位。

  樓山關此時也意識到店內氣氛不善,趕緊開始工作?!傅园⒁毯?,我是安家
天下的小樓,我這有一個筍盤,今天帶您去看看吧,房子很好的,地段好,裝修
好,加上今天天也好,您出來……哦,打擾了」又是一個閉門釘。

  大家都開始工作,房似錦也蓄力完畢,她剛越過王子健的座位,就被 985攔
了下來。

  985拉了一下西服,雙手握在身前,端正地說道:「{房店長,我也自我介紹
一下,我叫魚化龍,我也是總部派過來的,剛過來幾個月,還請您多多關照?!?br /> 說完伸出右手,想和房似錦來一個友誼的握手。

  「你坐?!狗克棋\冷這面,淡淡的一句話,讓 985的手獨自在空中接受空調
的侵襲。

  樓山關手里握著電話,神色有些尷尬。

  劉家定預想中的下馬威沒有出現,房似錦也走過了他身邊,只是用手拍了一
下他肩膀,不疼,很輕。

  劉家定心說:「壞了?!?br />
  果然朱閃閃成為房似錦來到靜宜門店的第一槍。

  房似錦敲著朱閃閃和劉家定的隔斷,示意朱閃閃停下了??缮倒媚镏扉W閃隨
意慣了,這時候還在看美妝教學,此時她剛涂完口紅,上下嘴唇互相涂抹著,俊
俏的模樣有些好笑。

  「你怎麼坐著不動啊?!?br />
  朱閃閃瞟了眼鏡子,鏡中的自己口紅涂的很均勻,她和往常一樣沒心沒肺的
傻笑,甜甜地說:「我沒有客戶啊?!诡H有些義正言辭。

  「沒有客戶就自己去找,去街上挖去,沒有房源就去小區搜樓,天天鎮宅一
樣坐在店里,描眉畫紅的,以為自己是招財貓嗎?!狗克棋\這話說完,劉家定偷
偷地把自己桌上的小招財貓收了起來,這一切房似錦看在眼里,并沒聲張。

  「我化妝怎麼了,誰還不臭美了。而且跟姑姑說過,有的新人一兩年開不了
一單,也是很正常的了?!?br />
  房似錦搶過劉家定的手把件,攥在手里,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朱閃閃,看的她
有些發毛。

  房似錦繼續說:「我再給你三個月的時間,如果你對門店的貢獻率,仍然是
零,那就不要在這里蹉跎歲月了?!?br />
  朱閃閃被嚇了一跳,心下說這店長居然來真的,嘴上卻不敢置信地說:「你
要開除我嗎?」

  「你說呢?」房似錦殺氣四溢,然后放下了手里的把件。

  這時做完單子的王子健拿著房似錦的信用卡,十分恭敬的遞還給她。他也想
不到氣氛會急轉直下,仍是帶有歉意的說道:「房店長,您的卡。之前不知道您
是新來的店長,其實這個房租,還能再往下談的。要不然,我這個提成,就不要
了?!拐f著,還瞟了朱閃閃一眼。趁著房似錦轉頭,朱閃閃回了他一個鬼臉。

  「公事公辦吧?!狗克棋\冷冰冰的,比空調的溫度還冰。

  「好,那您的身份證,也借我公事公辦一下,我去給您複印?!?br />
  房似錦直接拒絕了他?!覆挥昧?,我自己來?!?br />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咕驮诘陜认硎芾錃獾耐瑫r,門外傳
來了戲腔,老謝剛帶顧客看完房,看他垂頭喪氣的,不用想,又浪費了油錢。
「哈嘍啊,everyone啊,今兒又白跑了一趟?!?br />
  「這位是?」正在進行室內降溫的房似錦有些疑惑,傳說中年少多金,業務
能力超群,尤其擅長老洋房業務的徐文昌不會就是這個老頭吧。

  「這位是老謝,謝亭豐,老業務員了,業務熟練,工作認真,態度很好?!?br /> 王子健剛要開口介紹,劉家定搶先解釋道。

  「業務熟練,工作認真,呵,你怎麼現在才來上班,你已經遲到一個小時了?!?br /> 房似錦帶著身后的王子健,兩人同步調的走了過去,她還看了看表,確定了時間。

  「我帶客戶看房子去了啊。誰啊,一呼一咋的,這是來查我課嗎?」老謝說
說笑笑,試圖緩解空氣中的尷尬。

  「你好,我是總部派來的新店長,我叫房似錦?!狗克棋\雙手插袋,這時自
有王子健上去解釋。

  「是真的,我們都看過調令了?!?br />
  得到王子健的解釋,謝亭豐有些驚訝,怎麼遲到一小時靜宜門店就變換了風
云?

  「你帶的是什麼客戶,看的是哪里的房子?!狗克棋\冰冷的話語,顯然是要
將公事公辦進行到底。

  「哎呀,新來的店長,失敬失敬。我年齡大了,眼神不太好使。呵呵,這龍
頭滑絲了,我先去個廁所,對不住對不住?!惯M了廁所,老謝連忙上了鎖,手機
熟練地撥通了一個電話,是徐文昌的?!赋鍪铝?,出大事了。來了一個女的,說
是上面派下來的新店長,正在查崗訓話,你快點回來,馬上,立刻!」

  老謝在上廁所,房似錦已經開始了自己的店長訓話。店內員工站成了一排,
各個神色慌張,不知所措,只有王子健還比較正常。

  「你們知道在這個地段,這扇黃金門面,公司一年下來要付多少租金嗎。還
有人員工,水電物業,你們知道是誰在養活你們嗎?你們門店這幾個月業績不好,
你們知道問題出在哪里?是你們掌握的房源數量太少,還是現有戶型沒有開發出
潛在優勢,要不就是客戶需求你們沒有掌握?!狗克棋\不茍言笑,但語氣還是溫
和的?!钢x亭豐,你是老業務員了,經驗豐富,同事說你,說你業務熟練,工作
認真,你先談談?!?br />
  老謝平時油腔滑調,沒個正形,時常以老油條自居,事到臨頭,不接也得接。
他雙手叉腰,有些油得說:「這老同誌遇到了新問題,巧了,我手上正好有一處
奇葩戶型,詳情房店長指點一二?!估现x嘴上說著指點,可心里想的是下套。

  「說?!?br />
  「水林間十八號樓一單元一八零二,俗稱跑道房?!估现x早有準備的從桌上
抽出一張房型機構圖。遞給了房似錦。房似錦雙手接過,這套房確實有些奇葩。

  「哎呀這套房我帶很多客人看過,也沒有一個人要買。我一世英名,眼看就
要毀在這套房子的手上了。房店長你看看吧,呵呵呵?!?br />
  老謝這邊搭好了臺子,那邊王子健攛掇樓山關繼續,小樓被鼓動的實在無奈,
還是劉家定解了他的圍?!高@個跑道房戶型很奇怪,是開發商委托的房子。說是
有十多年沒賣出去?!?br />
  王子健沒想到劉家定居然給他捧哏,伸手摸了摸鼻子,接腔應道:「這能賣
得出去嗎,晚上起夜上個廁所,得繞好幾個彎。誰買,誰有毛病才買?!?br />
  朱閃閃和劉家定相視一笑,低下了頭。

  「可不嗎?!?br />
  「為什麼會有一套房子,設計成這樣?」房似錦質問著。

  「這個我恰巧知道?!?85 雙手握在一起,向著房似錦解釋道:「這套房子
是一個頂層的房子,他的鄰居是開發商。開發商買了上下兩層,就變成了一個複
式,所以頂層其實就只有他們一戶人家,本來這房子是一個一室一廳,但是因為
他們這個垃圾間,就自己家一家人用,索性就改成了一個房間,但是每次要去這
個房間,就要經過這個電梯間,或者消防通道,要走一個 z字型就非常麻煩?!?br />
  順著 985的話,樓山關跟著說道:「關鍵是這間房,它沒窗戶,只有房頂有
一個天窗。小小的,開在頂上?!?br />
  「房店長從總部空降而來,那一定是拯救我們靜宜門店的真神。這麼艱巨的
任務,我覺得房店長應該做一個表率,三個月之內,你要是能賣出去的話,欸,
那我們就會特別有信心的了。要不然的話,業績不好,只能怪時運不濟呀?!?br />
  「是是是?!?br />
  「用不了三個月?!狗克棋\放下圖紙,目光從大家臉上掃過。

  老謝臉上堆砌的笑容徹底垮塌,他歪著腦袋,嘴角斜著問:「房店長,這麼
有自信?」

  「沒有我賣不出去的房子?!?br />
  房似錦答道。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
  • 圖片小說月排行榜
  • 圖片小說推薦排行榜
  • 彩票论坛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