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系列
騎兵有碼
唯美清純
網友自拍
亞洲性愛
歐美激情
露出偷窺
高跟絲襪
卡通漫畫
Gif動圖
小說系列
步兵無碼
暴力虐待
學生校園
玄幻仙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倫戀情
經驗故事
科學幻想

請勿進入圖片地址,以免中毒

出租屋性事

  今年六月我在城東租了一間房子,由于經濟拮據,說是房子,實際上只有一間
臥室,一間小廚房和一個衛生間。

  房東是個老太太,蓋了前后兩排,每排兩層的平房出租,上上下下有十多間。

  我在附近上班,晚上回來經常去樓下的小賣部買煙酒帶回去,一來二去就跟小
賣部的老板娘混熟了。

  老板娘四十歲不到,豐乳肥臀,相貌雖然不出色,但皮膚白皙,婦人的韻味十
足,她老公在外地,難得過來團聚。

  熟絡后我便常常撩撥她,比如你這麼漂亮,你老公怎麼舍得把你一個人丟在這
裏,她總是笑,說老了,人老珠黃。

  我說哪裏老了,比少婦還有女人味,她笑的更是開心了。

  有個周末,她新買了部手機不大會用,叫我教她,我在她房間教的時候故意用
肘部蹭她那對肥肥的奶子,她稍微讓了一下,就又貼過身子。

  我趁著教輸入法的機會,膽子一大,握住了她的手,見她也不反抗,就一把抱
住老板娘的身體,早已硬得發燙的雞巴頂在她屁股溝裏,雙手在她乳房上輕輕揉捏
。下身陰莖也不停摩擦她的敏感區。

  老板娘面紅耳赤,呼吸也急促起來了,微微掙扎了一下,說,現在不行,外面
可能有買東西的,晚上吧,晚上我去你那邊。

  我說行,那你讓我親一下,說著就吻住老板娘的嘴。

  她拗不過,稍微把嘴張開了一些,我的舌頭順勢就滑進去挑弄了兩三分鐘,還
把手伸進乳罩摸弄,估計這三十多歲的婦人下面早就濕透了。

  接著她整理了下衣服頭髮就出去看店了,我等了幾分鐘也溜出去回到二樓我自
己房裏。

  接下來是漫長焦急的等待,其間我不停的發信息撩撥她。

  終于到了天黑,可是左等右等還沒好,我一度以為老板娘后悔了,忍不住打電
話催她。

  她接了電話,說,快了快了,我剛剛洗好澡。

  我說,洗什麼呀,過來一起洗啊。

  她呵呵笑起來,說我馬上來啊。

  十分鐘后,她果然來了,穿了黑色連衣裙,頭髮還是濕濕的。

  我關好門,一把摟住,狠狠地摸弄她全身。我知道這種年紀的女人喜歡霸道的
溫柔。

  三下五除二扒光了就推倒在床上,先給她全身舔了個遍,舌尖不停在雙峰和陰
部之間游移。

  幾分鐘之后,老板娘就自己把雙腿主動分的大大的。

  燈光下我看到大陰唇也不算黑,充了血,漲得通紅,小陰唇也已經分開,蜜洞
口早已泛濫成災,我用舌頭沾了一點蜜液嘗了下,騷騷的。

  我開始主攻陰部了,舌頭瘋狂的舔著小陰唇,偶爾在陰蒂上用舌尖輕輕一觸,
她就渾身一抖。

  因為我租的這種平房隔音不好,老板娘怕隔壁聽到,緊緊地咬住枕頭,發出微
微的呻吟聲,聽起來格外的銷魂。

  我的舌尖試探著在老板娘的菊花上碰了碰,想不到她竟有偌大的反應,身體劇
烈的抖了下,白皙的屁股繃得緊緊地,呻吟聲不自禁的大了些。

  我惡作劇似的,時不時舔一下她的菊穴,她終于忍不住了,說,別,別,那裏
臟,我,我……。

  我說不臟,你舒服嗎?她嗯了一聲。

  我坐上床,指指自己胯下陽物,她會意地爬過來一口含住,吮吸起來。

  經過剛才的一番爽,她非常賣力的幫我口交。

  而且看來技術一點也不含糊,吸,舔,包,含,挑,抿,樣樣精通。

  我說,姐姐你好厲害,我舒服死了,經常幫你老公含?她說,你別提他,我這
樣就已經對不住他了。

  我說,你以為他在外面不找?我告訴你,男的大多都吃野食。

  這時她用舌尖撥弄我的馬眼,我一哆嗦,就沒往下說了。

  陰莖在她溫濕的嘴裏早就又硬又濕了,我趴在她身上,輕輕一滑就塞進那濕乎
乎的幽洞之中,用力地抽插了起來,只聽見啪啪啪肉體撞擊的聲音,她雙頰逐漸潮
紅起來,舌頭從嘴裏伸出來,我也把嘴湊上去,她把香舌滑入我嘴裏,兩個人舌頭
糾纏在一起,下面的棍和洞也糾纏在一起。

  干了200多抽之后,我將她翻過身子,用狗爬式干了起來。

  這時我發現床單已經濕了一大片了。

  我欣賞著陰莖在肉洞裏進進出出的樣子,每插入一次,老板娘就輕輕嗯一聲,
每拔出來一次,她大小陰唇就被帶得翻出來。

  又抽插了十來分鐘,她肥白的屁股上也有點紅暈了,陰道一抽一抽的,夾得我
好舒服。

  呻吟聲也停止了,我知道她要丟了,猛烈的抽插了二十多次,終于射了。

  接下來的日子,常常是兩個人在小屋裏翻云覆雨,不知疲倦。

  二十多歲的我,性慾旺盛,而三十多歲的老板娘,也是欲求不滿。

  可惜好景不長,因為老板娘的小姑子放暑假了。

  她小姑子才十八歲,在本市一所職高讀書,放假之后就不住宿舍,來老板娘這
邊住了。

  那女孩叫幸娟,長得黝黑敦實,相貌比老板娘差多了,而且穿著土裏土氣的,
讓人實在沒胃口。

  在憋了五六天之后,我終于瞅準一個機會,等幸娟外出的當口,溜到小賣部。

  兩個人摸摸掐掐的,都急不可耐,我把老板娘往床上拖的時候,她喘著粗氣說
,不行,不行啊,萬一有人怎麼辦?再等等吧。

  我哪裏肯依她,繼續上下其手,很快她吃不消了,自己把內褲褪到膝蓋,但沒
脫下來,我把她的裙子往上一撩,肉棍直接就插將進去,裏面熱烘烘,濕漉漉的,
一插就呼哧哧的有聲響。

  老板娘拼命忍住呻吟,嗯嗯嗯的。

  干了大約十五分鐘,老板娘已經意亂神迷了,估計已經來了一次高潮了,我也
快射了,這時我聽到屋外似乎也有個粗重的喘息聲,回頭一看,門簾是虛掩的,一
雙眼睛在看著這活色生香的一幕。

  我心裏咯噔一下,但這時也管不了了,用力沖刺了十余下,在老板娘騷洞裏射
出了濃濃的精液。

  我迅速穿好T恤和褲子,說了聲我先走了啊,就出去到了外間,果然那黑妞就
坐在外面,雙頰黑裏透紅,低著頭還在喘粗氣。

  我低頭匆匆回去了,心裏惴惴不安的。

  這一整天都沒敢給老板娘打電話,不知道事態怎麼樣了,甚至都做好搬家的準
備了。

  晚上老板娘來了,訥訥的說,我小姑子知道了。

  我說,她有沒有告訴你老公?她說,還沒有,要是我老公知道就慘了。

  我問她,那你小姑子怎麼說?她有點難以啟齒的樣子,說,其實也有個辦法,
就是,就是……,她頓了下,終于說,其實她可以不告訴我老公,只要你肯跟她,
跟她,那個,她還沒嘗過那個的味道。

  我明白了,不由自主的皺了眉頭。

  這時老板娘生怕我不答應,說,你千萬別不肯啊,你就當為了我唄,幸娟這丫
頭還沒談過戀愛呢,你也不怎麼吃虧。

  我笑了笑,其實我沒處女情結,說,也行。

  她一聽高興起來,說,那我這就叫她上樓來。

  說著匆匆跑了,過了一會把黑妞帶來了。

  那丫頭還裝羞澀,在門口不肯進來,老板娘一把將她推進門,把門一關,自己
跑了。

幸娟有點慌,轉身想去開門。

  我心想怎麼這時候了還裝,一把拖過來推到床上,說,哥哥來疼你,別怕。

  黑妞捂著臉不說話。

  我把她剝光了,先舔奶頭,耳垂,大腿內側,也不想幫她舔逼,但這時她自己
已經不抵抗了,哼哼唧唧的,我用龜頭在她洞口摩擦了半天,就是不進去,龜頭前
段已經亮晶晶的沾滿她的淫液。

  我說,你以前干過沒?她搖搖頭。

  我想,要不是你這騷貨,我跟老板娘天天有的爽,現在不治理你治理誰?大雞
巴往前猛進,她啊的一聲叫出來了,我的肉棒感覺到阻力,知道頂到處女膜了,不
管她死活,說了句,不要叫,隔壁會聽到的,然后一插到底,她緊緊咬住空調被,
我一點也不憐香惜玉,漲得通紅的肉棍一下下往洞裏鉆。

  過了一會兒,我感覺到黑妞應該是感覺到快感了,本來夾住我屁股的粗短的雙
腿放了下來,張得大大的,我也老實不客氣的棍棍到底,直插子宮頸,一百多下之
后,幸娟已經完全無羞澀了,屁股用力往上迎合了十來次,嘴裏說,用力,用力啊
,抽搐了幾下,就如一攤爛泥一樣癱軟在床上。

  我心想,操,這黑妞夠騷,第一次就能搞到高潮,于是猛操了幾下,就射了。

  低頭看她屁股下面,果然猩紅點點。

  我這才想起沒戴套,說,你把床單呢洗洗,我出去買避孕藥。

  她點點頭,說,嗯,我好舒服。

  我用手在她洞裏摳了幾下,拍拍她屁股,說,第一次有點疼,以后會更舒服。

  回來之后發現被單已經洗好了,晾在陽臺,我看她做事還算利索,嘉許的點點
頭,她受寵若驚,說,沒事,小事一樁,我,我,我……又訥訥的不知該說什麼了
。

  我心想,這丫頭這麼聽話,以后新鮮玩意都可以玩了,為了床第之歡,諒她也
不敢拒絕,菊花都能玩了。

  想著想著,下面就硬了,我脫下褲子,說,剛剛幫你舔,你還沒幫我舔過呢,
來。

  她蹲下來,笨拙地含住,就像吃棒冰一樣舔著,幾次牙齒都磕痛我了。

  我不客氣地教訓了她幾句,果然她誠惶誠恐,于是我教她怎麼舔,含住,吸,
舌頭舔前面,從下往上舔,舔蛋蛋,她完全合作,指哪舔哪。

  我下面已經很硬了,就把住她的頭,往裏拼命插,她喉嚨都快透不過氣,嗬嗬
的,口水順著嘴角往下流。

  我看她快不行了,就把她臉朝下上半身按在床上,腿站在地上,屁股高高撅起
來,我站在她后面,用肉棍捅她,這時我有余暇打量她,發現她屁股很結實,微黑
,小穴和菊花都很肥厚,腿比較粗,整個人看起來很結實,很有莊稼人的樣子。

  我一邊插,一邊說些臟話,干死你,操死你這小騷貨,日翻你的小黑逼,小黑
妞,爽不爽???小騷逼。

  這時她氣喘吁吁的更興奮了,嗯嗯嗯,爽死了,干死我吧,娟娟的小騷洞只給
你操,操翻我的小黑逼,肥騷逼,大雞巴啊,我喜歡大雞巴,大雞巴操死,操翻我
,逼,逼,雞巴,雞巴,大雞巴……到后來已經語無倫次了。

  我發現她更喜歡這一套之后,如獲至寶,罵的更兇,她說的比我還臟,我越發
興奮,一邊罵一遍拍打她黑黑的屁股,猛攻猛搗,啊的一聲射了。

  幸娟的性慾比我想的強多了,幾乎每天都要,一次還不夠,弄得我有時候下班
都不敢回來,在外面跟同事喝酒。

  但不管回來多晚,她都會摸黑上樓來要求被操。幾天下來,我有點虛了。

  一天晚上,我實在搞不動了,開玩笑的說,你太騷了,吃不消啊,不如你自摸
吧。

  她沒聽懂,問,什麼?我說,自摸啊,就是自慰,手淫唄。

  她好像懂了,說,我不會。

  我說那我教你,你坐到椅子上去。

  她依言坐上去。

  我說,脫光了再坐啊。

  這時她早不害臊了,把褲子T恤一脫,坐到椅子上。

  我把她雙腿掰開,分別往椅子扶手上一架,說,自己用手指摸,摳,插,我來
看小娟娟到底有多浪,有多騷,有多賤,快自己摳自己的小騷洞吧。

  幸娟這騷妞就是聽不得臟話,一聽就興奮了,雙手輪番摳摸,有時還騰出一只
手摸自己的奶子,雙眼微閉,嘴裏不停說,小娟娟騷不騷?賤不賤?大哥哥喜歡小
娟娟發騷,小娟娟就騷個夠,大哥哥,你罵我啊,罵的越狠我就越騷,快罵我。

  我走到她身后,雙手掐住她乳頭,說,小騷逼,真騷,真賤,就是欠操,看你
那浪婦樣子,十個人操你都不夠,小騷貨這麼小就浪成這樣,看你以后怎麼辦?到
洗頭房讓人操嗎?你這麼黑,這麼丑,誰來操你這爛逼破逼???幸娟呼吸急促了起
來,手指加大了力度,進出嗤嗤有聲,騷水順著大腿流到椅子上,嘴裏嚷嚷著,有
大哥哥操我,我有大哥哥的大雞巴就夠了,我的騷逼只讓大哥哥干,啊,啊,操我
,干我,掐我,日我,干死我吧……我看著這騷貨的樣子,心想,操,無師自通啊
,哪用得著我來教,青出于藍啊。

  我放開她奶頭,走到她正面,一邊抽支煙慢慢觀賞,一邊用手機攝下她的騷樣
。

  她自摸了二十多分鐘才止歇,我目測她至少泄身了兩次。

  過了幾天,幸娟月經來了,我終于得以喘息之機,休息了兩天之后,就精蟲上
腦了,心想,老板娘已經好久沒干了,她可比黑騷逼漂亮多了。

  晚上我把幸娟哄睡著了之后就下樓直奔小賣部去了。

  幸娟這些日子就已經直接不客氣的常駐我這裏了,經期性慾更旺盛,每天她洗
澡的時候我總能聽見浴室裏哼哼唧唧,應該是在實踐剛學會的自慰大法。

  我摸進小賣部后面老板娘的臥室,老板娘白了我一眼,說,你來干什麼?這些
天爽了吧?哪裏還能記得我這半老徐娘?我陪了個笑臉,說,我還不是為了你,你
還來說我?老板娘臉色好了許多,但還是假裝生氣,說,喲,人家十七八歲的黃花
閨女,又緊又騷,哪像我?老啦老啦,我以為你早把我忘了呢。

  我說,冤枉啊,幸娟又黑又丑,哪裏及得上你這麼漂亮?我要不是為了你,我
就……,說著假裝氣呼呼的。

  老板娘笑了,說,說正經的,那丫頭怎麼樣?比我好吧?我說,當然沒你好,
沒你漂亮,但是是真的騷,騷到我吃不消了,來,不信你看看我拍的視頻。

  說著我打開手機把我拍的視頻給她看。

  老板娘看得目瞪口呆,看到幸娟一邊自慰一邊說操我干我那一段,忍不住咯咯
笑了,說,色鬼加騷貨。

  我說,那我也拍拍你這個大騷貨。

  說著用手摸她下面。

  老板娘下面早濕了,內褲都沾了不少愛液,我知道她也憋了不少天了,就省卻
繁文縟節,中宮直進,才抽插了十幾下,就發現和樓上那個騷貨的區別,畢竟是生
過孩子的婦人,小穴還是有點松,以前沒對比不知道,這幾天一直操一個十八歲的
少女,習慣了緊繃繃的小穴,一下子換人了,適應不過來,偏生老板娘淫水又多,
我胯下陽物滑溜溜的使不上力,靈機一動,把老板娘翻過身,讓她雙腿并攏,把小
穴夾緊,我從她屁股后面干,這一下快感來了,我這樣搗弄了一百兩下,燈光下發
現老板娘騷洞都被干出白沫子了。

  老板娘久旱逢甘霖,我插入的時候她把屁股微微上翹迎合,我往外抽的時候,
她就把陰蒂往床單上蹭,不就兩人就雙雙丟了。

  老板娘從床頭柜上抽出紙巾,將我二人的淫液拭盡,還在我臉上親了下,往床
上一躺,說,真舒服,你可別一股勁都給了那小騷貨,別把我給落下了。

  我說,當然當然,她開學走了之后,還不是我倆二人世界。

  老板娘抿嘴直笑,在我屁股上一拍,說,都怪你不小心。

  我說,還不是我給你扛下來了,你應該感謝我還來不及才對。

  她說,嗯,感謝你,請你吃老娘的逼。

  我伸手在她騷洞上一摸,說,好了好了,以后補。

  往回走的時候,居然有種偷腥的感覺。

  可是一開門,就發現幸娟坐在床上,見到我就問,去哪兒了?是不是到樓下弄
我嫂子那個騷貨去了?就知道那個婊子不要臉,給我哥日不夠,恨不得千人日,萬
人操,騷婊子!我驚訝地發現原來這個溫順的有點羞怯的少女居然也會發這麼大火
,心想吃自己嫂子的醋居然吃的這麼兇。

  心裏不禁也有些好笑兼自豪,說,你不是月經來了嗎?又做不了。

  她說,那我可以幫你舔啊,我喜歡舔你的大雞巴。

  我心裏有個念頭一動,說,我補償你還不行嗎?你去洗洗干凈,我讓你爽一下
。

  她這才消了氣去浴室了,我脫下衣服緊跟著進去了,用肥皂把兩個人的陰部和
肛門都洗的干干凈凈,抱著她回到床上。

  她經期尚未結束,我叫她把衛生巾戴好,趴在床上崛起肥黑的屁股,我用舌頭
先是在菊穴周圍屁股上游移,等她略微進入狀態,就把兩片肥臀扒開,對著菊穴就
舔弄,她受寵若驚,連說,不行不行,臟死了,別,啊,啊,啊。

  我停下來,說,等會你也幫我舔,接著就又埋頭一陣猛舔,其實也沒什麼異味
,比舔她的騷洞味道小多了。

  舔了大約兩三分鐘,我跟這小浪貨就換成69式了,我專舔她肛門,她幫我從
龜頭,陰莖,睪丸,一路舔到我的肛門。

  我擡頭說,其實你經期我們也可以搞的。

  她問,不就是這樣用嘴嗎?我說,不是,用嘴只能當前戲啊,可以走后門啊。

  她一楞,不懂什麼意思。

  我用食指捅捅她菊花,說,可以插這裏。

  她說,那不疼死啦?我循循善誘,說,第一次插你小逼你疼不疼?后來不就舒
服啦?這裏一樣的。

  她嘴上沒說行,但我看她眼神已經躍躍欲試的樣子,就繼續鼓勵,說,可以搽
一點潤滑劑,不會很疼的,她猶豫了片刻,點了點頭。

  我從抽屜了拿出一瓶潤滑液,倒一點沾在手指上,慢慢的摳她菊穴,再倒一點
在她肛門附近,手指一點一點往裏進,一個指節,兩個指節,直到整個食指捅進那
緊緊地后庭,食指感覺到直腸壁收縮了一下,我把手指停在那裏,再慢慢轉動,然
后左右上下的活動,最后才慢慢進出,一會兒我發現她放鬆下來之后,加了一個中
指,這樣一邊加潤滑液一邊摳弄,等到兩指能勉強進出了,我帶上超薄的套子,開
始把陰莖一點點往裏頂,剛開始頂一點進去她的直腸就吃痛一縮,夾的我差點射了
,我退回雞巴,一進一出的慢慢頂,頂了二十多次,終于插進去一半了,我知道時
機成熟了,就開始放縱自己的快感,用起力來。

  那騷貨雖然騷,但第一次肛交也夠她受的,臟話也不說了,緊緊咬住被子,偶
爾哎喲哎喲叫幾聲。

  不過這黑騷逼也算天賦異稟,肛交了一會,就來了點感覺,伸出右手隔著衛生
巾擠壓自己的陰蒂起來,嘴裏也開始不干不凈了,大哥哥,你操我屁眼,操的舒不
舒服?小娟娟的的屁眼讓大哥哥操翻了,小娟娟忍住疼,就讓大哥哥來操,操多了
就舒服了,小娟娟要幫大哥哥舔大雞巴,舔蛋蛋,舔屁眼,大哥哥也要幫小娟娟舔
哦!說來也怪,我還就吃她這一套,雞巴越發硬了,加快了速度,她一吃痛,屁眼
猛地收縮起來,緊緊箍住我的肉棍,我腰眼一酥,就射了,射的暢快淋漓。

  兩個癱軟的胴體躺在床上,騷娟把我摟的緊緊地,問,你跟哪個弄的快活?是
我,還是那個騷婊子?我心想,操,怎麼都問這個?真他媽煩。

  嘴上說,當然是你啦,你的洞洞這麼緊,裹住我大雞巴才舒服呢,裏面燙燙的
,她生過孩子,松。

  騷娟一聽,努力掩飾卻也掩飾不住笑容,在我乳頭上舔了幾下。

  自從這次調教之后,那黑騷妞就有點愛上了后庭花的感覺了,幾乎每隔一天就
要來上這麼一次。

  我呢,想想就覺得喪氣,本來跟老板娘顛鸞倒鳳何其美,現在整天被這黑妞纏
上了,偶爾跟老板娘來上一次兩次的還要背著這小騷貨,難道不能享受齊人之福麼
?一個大騷貨,一個小騷貨,我還奈何不得?這天晚上下班回來,是個周末,我外
帶了不少菜和啤酒。

  小騷貨已經把飯煮好了。

  等飯菜都擺上桌,我說香煙沒了,打電話喊老板娘送一條上樓來,幸娟沒作聲
。

  老板娘肯定以為騷貨娟出去了,我是喊她來偷腥,興沖沖帶了煙上來一看,發
現黑妞也在,有點尷尬。

  我假裝沒在意,說,吃了嗎?老板娘搖搖頭。

  我說,那,正好正好,反正飯菜都多,一起吃唄。

  老板娘冷冷的說,那怎麼好意思,不能打擾你們二人世界啊。

  幸娟聽到我邀請老板娘,也有點吃醋,把筷子重重的放到桌子上。

  我急忙打圓場,哎喲,姑嫂之間還有什麼解不開的梁子,來,坐,坐。

  拉著老板娘坐在桌子旁,說,這些天啊,你們倆有點小誤會,其實也沒什麼,
沖著我面子,就算了吧,大家和和睦睦多好,阿娟,你年紀小一點,就陪個不是吧
,以后還是好姊妹。

  那小騷貨不說話,我逼視著她,她可能怕我以后冷落她,只得不情愿的說,嫂
子,不好意思啊。

  老板娘偷人被小姑子逮到,本來就理虧,這時有個臺階下,正求之不得,趕緊
說,沒事沒事,你不怪我就行,我一個人在外面也不容易呀,都怪他騷情我,我沒
忍住。

  說著向我一指。

  我笑著說,哎喲,怎麼怪我了?大家都騷,阿娟更騷呢!騷娟微嗔,我怎麼騷
了,我怎麼就騷了?老板娘撲哧笑了一下,應該是想起了我給她看的視頻。

  我說,好好好,你不騷,我摸摸看,水出來了沒有?要是沒水就不騷。

  說著右手在她褲襠一摸。

  騷娟肥臀一擺,避開我的騷擾,說,吃飯吃飯。

  這樣一來,陰郁的氣氛一掃而空。

  我在喝啤酒的時候,把拖鞋脫了下來,用腳在桌布下面摩挲老板娘的大腿,老
板娘微微一顫,假裝無事。

  我想,讓你裝。

  腳繼續往上,在她大腿根部揉動,慢慢抵到她陰阜,用大腳趾一下下頂她的陰
核。

  果然老板娘吃不住了,低頭吃幾口菜,又飲了一大杯啤酒掩飾過去,但雙頰已
是一片潮紅。

  我放過她,轉而進攻騷娟,對騷娟我完全不客氣,直接用大腳趾揉弄她洞口和
陰蒂。

  騷娟裙子下面根本沒穿內褲,哪裏能禁受這種又爽又怕的刺激,不一會淫水就
泛濫成災了,順著我腳趾往下流,屁股也開始扭動不安。

  我不予理會,繼續搞她,她怕嫂子知道,又不敢動作過大,集中精力抵御快感
來襲,生怕失態,不由停下筷子。

  老板娘問騷娟,怎麼不吃了?飯菜不合胃口?我忍住笑,加大力度撥弄騷娟的
陰蒂。

  騷娟趕緊喝了一口啤酒,紅著臉說,沒有沒有,很好吃。

  但忍不住還是微微呻吟了一聲。

  老板娘可能猜到桌子底下春光無限,偷笑了一下,假作不知。

  我看再搞下去騷娟可能真的要高潮了,就縮回了腳。

  吃過飯騷娟主動去洗碗了,我打開電視讓老板娘看,自己走到水池邊間騷娟身
后,撩起她裙子就想從后面操她的騷逼。

  騷娟壓低聲音說,別,會被發現的。

  我小聲說,你忍住別喊出來就行了。

  說著就往裏頂。

  騷娟在吃飯時早就欲火難耐,這時欲罷不能,順利就被我攻占了小洞。

  騷洞裏依然水汪汪的,我小幅度前后擺動臀部,騷娟一邊迎合一邊洗碗,用自
來水和碗碟碰撞的聲音掩蓋我胯部撞擊她肥臀的聲音。

  幾十抽之后,我回頭暮然發現,不知什麼時候,老板娘已經躡手躡腳走到廚房
門口,正觀看這一幕活春宮。

  我向她使個眼色,一邊看著她一邊繼續操弄騷娟,老板娘大腿緊緊并攏,兩條
腿在裙子下面互相摩擦,顯而易見也忍不住了。

  我看見老板娘沖我微微一笑,退回臥室去了。

  這時騷娟也洗好碗,同時她小穴一陣陣悸動,噴出一股騷水,想是在這種緊張
的刺激下丟了一次。

  我把還硬挺著的肉棍抽出來,在她耳邊輕聲說,剛剛老板娘在看我們,看來她
也發騷忍不住了,你別作聲,我們悄悄出去看看。

  我讓水龍頭開著,拉著她也躡手躡腳走到臥室門口,果然老板娘坐在床上,手
伸到內褲裏面在摳弄,雙眼微閉,玉齒咬著下唇,小聲的嗯嗯嗯。

  我跟騷娟走到她身旁她才發現,急忙抽出手,臉漲得通紅,但手上粘液亮晶晶
的。

  我笑起來,說,發騷了吧?老板娘大羞,想奪門而逃,我一把抱住,說,今天
讓你們倆都爽爽。

  騷娟這時已經不再害羞了,爽爽快快脫光了,還幫老板娘脫。

  我說,剛剛小娟娟爽過了,現在在旁邊看看吧。

  老板娘捂著臉躺在床上,雙腿不肯張開。

  我先舔弄她潔白的雙峰,舌頭在她奶頭上打轉,再輕輕一滑,輕舔她颳過腋毛
的腋下,轉而又觸弄她耳垂,等她櫻唇微張意亂情迷索吻之際,把舌頭滑入她嘴裏
纏綿,這時她雙腿也已經不自禁的分開了,我的舌頭順流直下,滑過她頸部,胸部
,小腹,直達她陰唇,早已自動張開的大陰唇因充血而發亮,小陰唇也由粉紅變成
鮮紅色,騷水沾濕了陰毛,陰蒂也從陰蒂包皮中自動突了出來,我吮吸著大小陰唇
,用舌尖頂動老板娘的陰道口,還抽空輕觸她的陰核,老板娘忍不住呻吟起來。

  黑妞幸娟則討好似的蹲在地下幫我口交。

  我說,剛剛干小騷貨有點累,你上來搞我。

  老板娘順從的翻身上來,拿著沾了騷娟口水的肉棍在自己洞口摩擦了幾下,找
好位置,一屁股坐下,就套弄起來。

  我說,小娟娟,小騷貨,也不能空了你,上來,蹲在我臉上,我幫你舔吧。

  騷貨娟大喜過望,趕忙上床蹲下,一個流著淫水騷哄哄的黑逼就貼在我臉上,
我伸出舌頭,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舔。

  舔了幾十下,就只把舌頭伸出,不動了。

  騷娟自己一前一后的擺動黑臀,讓自己的陰唇陰蒂摩擦我溫暖潮濕的舌頭。

  那邊老板娘也有點累了,不再上下套弄,而是坐在我大腿上,也一前一后擺動
白皙的屁股。

  呻吟聲此起彼伏。

  我前面說了,小騷貨幸娟一興奮就喜歡說臟話,這次有老板娘在也不例外。

  她呻吟著說,大哥哥,我的小騷逼好舒服,要丟了,要泄了,要被你舔死了,
你舒不舒服???我在幫她口交,哪裏能說話!她其實也不要我回答,繼續說,小娟
娟從來不知道原來操逼這麼爽,大哥哥只要不嫌我丑,不嫌我黑,我天天讓大哥哥
操,操我的嘴,日我的騷逼,干我的屁眼,大哥哥天天操我也不夠,我全身的洞就
只讓大哥哥插。

  大哥哥,好哥哥,親親哥哥,親親寶貝,我讓你操,我嫂子也讓你操,我們把
騷逼騷洞一起掰開等你操,嫂子,大哥哥的雞巴大不大?硬不硬?好哥哥操得你爽
不爽?我哥的雞巴肯定沒有大哥哥的大,沒有大哥哥硬,沒有大哥哥會操逼,你要
讓大哥哥天天操你的大騷逼才行,我們一起讓大哥哥操,干死我們啊,操死我們算
了,我們都想被你日死,啊,啊,啊,噢,哦,干,操,大雞巴,大雞巴,干騷逼
,干,快干,快干死我,干死我嫂子。

  嫂子,爽不爽???有沒有被操死???大哥哥是不是比我哥會操逼???這時老板
娘也到了快樂的頂峰,附和著說,哎喲,我要死了,操死我了,我不行了,他比你
哥強一百倍,他最會操逼了,我們倆的逼給他操翻了,日腫了,干死了,哦,哦,
哦,哦,啊。

  屁股一陣猛搖猛蹭之后,伏在我胸口不動了。

  過了一會,騷娟也快不行了,屁股不停往下壓,我都快喘不過氣了。

  騷娟高潮之前反而安靜了,不再說臟話了,健壯的黑臀一陣快速的抖動,繼而
一股騷水噴到我臉上。

  我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老板娘趕緊用毛巾幫我擦去汗和嘴角的淫水。

  休息了片刻,我的肉棍還硬著。

  我對騷娟說,我要你菊花吧,套套都省了。

  騷娟一聽有點扭捏起來。

  老板娘不懂,說,什麼菊花?我哈哈大笑,把騷娟翻過身趴在床上,稍微給她
肛門上了點潤滑液。

  老板娘在一旁看了,張大了嘴合不攏,笑著說,那裏也行???我微微一笑,用
手指撥弄騷娟的菊穴,然后把堅挺的肉棍對準她肛門,一頂就進去了一半。

  現在的騷娟,菊穴雖然還是比陰道緊了很多,但已經不像第一次被開苞小菊那
麼緊了,而且她也不會像第一次那麼緊張了,所以我抽弄了幾下就能整根插入了。

  我把住騷娟的屁股,狠抽狠插她的屁眼。

  老板娘能清晰地看到,我每次往外拔的時候,騷貨娟的菊肉都被我帶出來一點
,每次一送,又陷進她的屁眼。

  那小騷貨細細品味后庭的快感,嘴裏嗯嗯啊啊起來。

  我知道臟話時間又到了,就猛抽幾下她微黑的屁股,說,我在操你什麼地方?
快說!小騷貨。

  幸娟哎哎叫了幾聲,嗲聲說,大哥哥在插小娟娟的屁眼,小娟娟的屎都被大哥
哥操出來了,小娟娟屁眼就是為大哥哥準備的,小娟娟要把屁眼洗的干干凈凈讓大
哥哥操,嫂子,你有沒有看到???大哥哥在操小娟娟的小屁眼哦,小娟娟的屁眼緊
著呢,大哥哥最喜歡干小娟娟的屁眼了,嫂子,你的屁眼也要讓大哥哥操啊,我要
看大哥哥操你的屁眼,我要看大哥哥操死你,干死你這個大騷貨,干翻你的大騷逼
,大屁眼,我是小婊子,小騷貨,小浪貨,你是大婊子,大騷貨,大浪貨,我們都
要讓大哥哥干我們的臟屁眼,讓她干死算了,大哥哥,我騷不騷?賤不賤?打我,
打我屁股,打我啊。

  我一邊罵她,騷貨娟,騷逼,黑逼,爛逼婊子,操不夠的臭婊子,臭騷貨,打
死你,打爛你的黑屁股!一邊示意老板娘打她。

  老板娘也進入了角色,用乳房蹭我脊背的同時,在騷娟的屁股上啪啪啪啪猛抽
了四記。

  騷娟叫的更歡了,嫂子,把屁眼翻開來,讓大哥哥操啊,我們的騷逼大哥哥操
了還不夠的,要操我們的小屁眼,小屁眼才緊,才能夾住大哥哥的大雞巴啊,操死
我了,操啊,干,不要停,操到天亮,操死我,操爛我!我哪裏能支持到天亮!揪
住騷娟屁股上的肥肉,一下下的猛插到底,最后急速的猛操了十幾下,就在她菊穴
深處射出濃濃的精液,然后伏在騷娟背上呼呼喘氣。

  這次三人行之后,我便如魚得水了,常常在臥室裏上演一龍二鳳的好戲。

  有時騷娟幫我口交,老板娘舔我乳頭;有時一個舔龜頭陰莖,一個舔蛋蛋;有
時我大戰老板娘,騷娟在一旁臟話助陣;有時我操騷娟的菊花,老板娘幫我推動屁
股;有時我一邊摟著老板娘坐在床上,幫她摳逼,一邊共同觀賞騷娟的自慰好戲;
有時我輪流操她們,同時用手機擺在桌上拍攝,完事后再細細觀看品味。

  在騷貨娟的勸說慫恿之下,老板娘也把屁眼的第一次奉獻給我了。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
  • 圖片小說月排行榜
  • 圖片小說推薦排行榜
  • 彩票论坛精选